李奇霖:如果无法有效控制疫情,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持久性破坏
财经

李奇霖:如果无法有效控制疫情,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持久性破坏

2020年04月01日 16:31:12
来源:凤凰网财经

危机对话:新冠疫情是一个影响全世界的历史大事件,人类和病毒的斗争,不同国家的应对和博弈,将深刻影响和改变世界秩序和全球经济格局。当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大疫情和金融大动荡的时代, 凤凰网财经推出《危机对话》栏目 ,与国内外官员、企业家、经济学家、机构高管对话,探寻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影响,世界格局变迁,政策应对方案,投资机遇和风险,为业内提供有深度有思想的解读和观点。面对人类共同的灾难,我们希望能够借此重新认识和思考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我们的产业和政策,我们的未来和选择。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李奇霖向凤凰网财经表示,如果美国以及全球能够迅速的控制住此次疫情,那么冲击便仅是暂时性的,疫情过去危机也就解除了大半。但是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那么此次危机的破坏对美国经济会是持久的、毁灭性的。

近期欧美股市出现大幅度上涨,但是纵观过去历史经验,类似于这样的超级反弹往往出现在股市大熊市中,投资者情绪受到疫情与各国政策调节的来回影响,在疫情没有明确的好转信号出现前,很难说危机已经企稳。美股什么时候可以见底其核心是仍是看“抗疫”的进展,至少让投资者能够看到疫情被控制的拐点(哪怕只是边际上的)最为重要。

01、关于本次危机

康主编:在美股自周二起出现超级反弹,美股最近走势不再像之前那样剧烈波动,这是否意味着危机已经出现企稳的迹象?

李奇霖:近期股市出现大幅度上涨,一方面是因为美联储出台的无限量QE等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流动性紧张的问题,加上市场对美国财政部出台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有一定的预期,投资者的信心有所恢复。另一方面是前期暴跌后,市场有明显的超卖情况,在政策刺激与情绪修复下,部分投资者可能会进场抄底或抓高频做多的机会。

但是纵观过去历史经验,类似于这样的超级反弹往往出现在股市大熊市中,投资者情绪受到疫情与各国政策调节的来回影响,在疫情没有明确的好转信号出现前,很难说危机已经企稳。

康主编:美联储布拉德说,美国失业率可能飙升至30%,甚至比大萧条期间更高。这次危机会导致类似1929年那样的大萧条吗?概率有多大?

李奇霖:与此前1929年和2008年的危机不同,此次危机的主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的超预期扩散,并由此对整个美国经济产生了极大的冲击。而此次危机的具体影响程度要看疫情是否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如果美国以及全球能够迅速的控制住此次疫情,那么此次危机冲击便仅是暂时性的,疫情过去危机也就解除了大半。但是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那么此次危机的破坏对美国经济会是持久的、毁灭性的。

康主编:此次危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李奇霖:在疫情冲击下,美国经济基本面预计将受到重创。居民方面,居民或由于对新冠肺炎的恐惧,或受国家防控政策的约束,消费行为受到限制,餐饮、娱乐、旅游、交通运输等领域的消费大幅减少,而美国经济很大程度上是由消费驱动的,消费端的快速缩减,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巨大冲击。

企业方面,消费骤减对大量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与收入造成了较大的冲击。中小企业由于疫情防控,正常的生产经营受到影响,劳动力被迫待业,社会中形成大规模的暂时性失业,大量家庭失去了工资收入,这又进一步对企业的需求构成了负反馈。

康主编:伯南克说,这次危机相比于大萧条,当前的状况更像是一场大的“暴风雪”, 美国经济可能会出现“非常严重、短暂的经济衰退”,但一旦危险解除,经济将迎来“相当迅速”的反弹。你同意他的说法吗?这次危机是一场短期的危机还是长期衰退的开始?

李奇霖:不赞同。现在看来,全球疫情并没有出现拐点,疫情对经济带来的短期冲击是有可能演化成长期冲击的。如果全球能快速有效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解除疫情,那么经济便有很大可能迅速反弹。反之,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全球可能会迎来一次长期的衰退。

02、美股何时见底

康主编:美股是否已经见底?如果没有还有多大的下行空间?

李奇霖:没有见底,下行空间不好说,要看疫情的发展情况了,这超过了经济分析的范畴,但我们认为美股大概率还会探底,主要看疫情冲击下经济衰退的问题,还有居民和企业部门债务的处置情况。

康主编:现在回过头来看美股11年牛市的基础,到底是企业真实盈利的提升,还是回购和低利率催生的虚假繁荣?

李奇霖:2014年以前,企业真实盈利确实在推动美股上涨,但2014年之后,美国国内非金融企业的利润增长已经接近停滞,债务的扩张已经无法带动收入增长了,主要的驱动力量变成了美国上市公司发债进行股票回购,推动估值攀高。

从数据上来看,在 2008-2018 年,美国非金融企业的总资产增长了 42.5%,负债总额扩张了 102%,但净资产却断崖式下滑,从4.1 万亿美元减少到了-9.3 万亿美元,直接跌入了负值区间,这说明美国大量企业利用举债回购的手段来推升自身的股价,如此才会造成负债大幅增长的同时,净资产出现大幅的减记。

康主编:我看您在研报中说未来会是“美股熊,美债牛“的走势,为什么这样说?

李奇霖:货币宽松可以缓解金融市场的流动性风险,这避免了美股大幅杀跌也避免了因流动性冲击导致美债被抛售,但我们之前多次提到,货币政策对实体的传导机制被疫情切断,是无法化解衰退风险的。在美联储和财政积极的刺激政策下,导致美股暴跌和连续熔断的流动性风险或已被解除,我们在美联储采取无限量QE措施后,市场连续两天出现反弹也可以证实这一点,后续市场急跌的风险已经过去,但接下来市场将为衰退风险定价(在疫情有效控制前),这意味着避险类资产会更受投资者追捧,因此,美股熊市、美债牛市还会延续。

康主编:有什么先行指标可以预示美股见底吗?

李奇霖:看美股什么时候可以见底,其核心是仍是看“抗疫”的进展,至少让投资者能够看到疫情被控制的拐点(哪怕只是边际上的)最为重要。

康主编:如果危机仍然还没有缓和的迹象,那美国还有什么可以运用的救市手段?

李奇霖:一是继续重启08年内创建的其他几类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比如定期证券借贷便利(TSLF)、定期拍卖便利(TAF)、货币市场投资者融资工具(MMIFF)等,如果流动性问题还没有有效改善,不排除美联储直接下场购买股票ETF或扩大资产购买范围,为市场注入流动性;二是美国财政部加大财政刺激计划,稳定企业和居民部门的流动性,恢复市场信心。

康主编:如今欧美国家的利率下行空间几乎已经没有了,未来还有继续宽松的余地吗?

李奇霖:有,就欧洲而言,欧洲已经进入负利率时代,利率政策的操作空间有限。但是还有其他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能够使用,如可以扩大量化宽松规模,重启直接货币交易(OMT)等。

凤凰网财经对话李奇霖全文:

对话李奇霖:现在美国经济是全球最危险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