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上演财政刺激狂潮,给经济出了道新难题
财经

全球上演财政刺激狂潮,给经济出了道新难题

2020年04月01日 16:57:37
来源:万得资讯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随着新冠病毒席卷全球,各国相继采取财政措施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但与此相对,美国、意大利等国家的财政赤字将随之攀升,成为疫情过去后阻碍经济复苏的隐忧。而在一些更脆弱的国家,主权债务违约风险逐渐浮现。

美国财政赤字或达到1930年代以来最高水平

为应对疫情冲击,美国政府签署了一项2.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其中包括向美国人发送支票,并向医疗服务者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政府还将所得税的提交期限从4月15日推迟到7月15日,这增加了其债务需求。

在大规模财政刺激下,分析师担忧美国债务也将急剧膨胀。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预计,在大规模财政刺激下,周期性调整的初级财政赤字将在2020年上升至GDP的14%(假设刺激额为2.0万亿美元),达到193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而2009年仅为GDP的7%。到2020年,总的财政赤字将上升至GDP的18%左右。而富国银行则预期,美国政府可能在第二季度增加其债务1.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2%。

Ahya称,甚至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全球经济就一直面临人口,债务和通货膨胀的三重挑战。从本质上讲,疫情对收入构成了重大冲击,对总需求的影响最终将产生新的通货紧缩压力。随着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减弱以及国家,家庭和企业面临的债务水平上升,债务挑战在短期内也将更加明显。

不过,在美国债务规模膨胀的同时,新冠病毒也推动投资者涌入美元计价的资产,对美国国债的需求也随之攀升。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年初的2.395%下行至3月31日收盘1.316%,在3月一度达到历史低点0.702%;美元指数在3月也一度攀升至103.0108的高点。

意大利债务或成“欧洲的噩梦”

随着疫情在欧洲蔓延,意大利已成全球新冠病毒确诊人数第二大国家,截至3月31日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05792人。为应对疫情冲击,意大利政府采取一系列财政刺激,并放弃了十年以来严密控制的预算赤字,这也使得欧洲其他国家一再担忧的债务问题成为现实。

具体来看,意大利政府正在部署至少500亿欧元(合55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以应对疫情冲击。这将使已经总计占GDP的135%的借款增加,超过德国的两倍。智库Prometeia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爆发对该国产量的影响,预计意大利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到2020年将下降6.5%;预计到今年年底,欧元区第三经济体的债务将增至GDP的150%。

财政赤字的迅速膨胀为意大利疫情过去后的经济复苏带来隐忧。Scope Ratings主权评级主管Dennis Shen认为,财政失衡是一个严重问题,因为它们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并为流动性带来长期风险。危机期间预算的“周期性”削弱有时会产生结构性后果:意大利公司、银行和政府资产负债表在2020年的疲弱甚至会减少其在2021年或2022年的投资,一次性赤字可能到2021年甚至2022年仍不会被完全消除。

而对欧洲来说,意大利放弃预算赤字控制,将给欧央行和欧洲经济带来考验。现在,意大利的财务状况现在完全取决于欧洲央行来限制其借贷成本。罗马路易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得罗·赖希林(Pietro Reichlin)说:“如果意大利花费所有的一揽子方案,其赤字将达到5%,是自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一切都取决于欧洲一级的担保,以避免市场反应。欧洲中央银行准备好进行所需的购买了吗?”

前任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表示:“更高的公共债务水平将成为我们经济的永久特征,并将伴随着私人债务的取消。替代方案是永久性地破坏生产能力和财政基础,这将更具破坏性。”欧元区主席马里奥·森特诺(Mario Centeno)则称:“欧元区将以更高的债务水平摆脱危机,各国政府必须防止这种威胁以分散的方式威胁欧元区。”

违约风险浮出水面

另一方面,在油价下跌和迅速蔓延的冠状病毒爆发的双重打击下,新兴市场部分国家面临资本撤离,违约风险浮出水面。

随着投资者在最近几周转向避险资产,最脆弱经济体的债券收益率飙升。2025年11月到期的以美元计价的安哥拉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从3月初的不到7%跃升至3月24日的近30%。2022年6月到期的尼日利亚债券的收益率已从4%跃升至近12%。

根据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包括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在内,全球18个国家的美元计价债券目前处于不良水平,收益率比美国国债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从历史上看,这种价差预示着违约,尽管价格变化不一定意味着一个国家会违约。

Capital Economic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爱德华•格洛索普(Edward Glossop)表示:“出现主权债务违约浪潮的可能性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最脆弱的国家包括赞比亚,安哥拉,尼日利亚和加纳,厄瓜多尔已经开始进行债务重组。而在新冠病毒冲击全球金融市场之前,委内瑞拉,阿根廷和黎巴嫩就已经出现主权债券违约。

此外,美元最近的反弹加剧了人们对该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因为美元升值使各国支付此类债券和贷款的利息更加昂贵,特别是在其海外收入也可能下降的时候。这些担忧促使投资者将资金撤出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并导致某些货币大跌。

根据研究公司Dealogic的最新估计,去年新兴市场通过主权美元计价的债券借款1,226亿美元,高于2009年的633亿美元。今年,将有近240亿美元的主权新兴市场美元计价的债券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