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看点 | 面板业务净利润腰斩,TCL科技真的是“价值洼地”吗?

财报看点 | 面板业务净利润腰斩,TCL科技真的是“价值洼地”吗?

2020年04月01日 21:00:02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隋娉娉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刚刚经历了面板产业史上历时最长、下跌深度最深的行业低谷的一份公司年报”诞生了。3月31日,在TCL科技2019年度业绩线上交流会上,公司董事长兼CEO李东生这样称作这份年报。而这也是TCL完成资产重组、剥离智能终端业务,转型为聚焦半导体显示产业后的第一份年报。

TCL科技当下业务布局

年报显示,按备考口径计算,TCL科技在2019年的营收为572.7亿元,同比增长18.7%;净利润为35.6亿元,同比微增0.53%。主营业务TCL华星的净利润从23.2亿元降至9.64亿元,同比下降58.5%。

向来“高歌猛进”的TCL华星获得如此成绩,投资者们显然不买账,更何况公司又刚刚宣布拟以自有资金向TCL华星增资50亿元。对此,TCL科技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廖骞在业绩线上交流会表示:“盈利主要受大尺寸面板价格大幅下降的冲击,大尺寸面板价格在2019年Q3下降到历史低位。”

而面对诸多投资者对于TCL科技股价的怨声,廖骞以“公司重组后的估值仍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是受疫情影响”回应。截至4月1日收盘,TCL集科技股价报4.14元,最新总市值为579亿元。

主业疲软难掩 产业金融“补漏”

提到TCL科技,不得不提一下公司的重组历史。

2018年12月底,TCL集团抛出了一份重磅重组方案,拟以合计47.6亿元向TCL控股出售8家公司的股权。2019年4月,TCL集团完成重组并剥离智能终端及配套业务。自此,TCL集团由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并发展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以支持和赋能主业发展。

2020年2月,为准确地反应公司情况,TCL集团正式更名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证券简称也由“TCL集团”变更为“TCL科技”。

3月30日,TCL科技发布重组、更名后的第一份年报。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TCL科技备考口径(即剔除重组业务数据影响,公司按照重组后合并范围编制报告期和上年同期的财务报告)完成营业收入572.7亿元,同比增长18.7%;全年净利润35.6亿元,同比微增0.53%。但记者发现,公司拟利用金融投资收益来掩盖半导体业务不振的事实。

在TCL科技35.6亿元的净利润中,有2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东,同比下降1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这一数字仅为2.3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5.19%。也就是说,虽然TCL科技营收均实现增长,但归属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差额过大,增速相互背离,净利润主要是由非经常性损益贡献。

那么,这些非经常性损益来自哪里?记者比较发现,2019年,TCL科技依靠发放贷款、债权投资等投资行为新增了大量非流动性资产,由此平衡了半导体业务下滑带来的亏损。廖骞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在2019年底实现利润9.99亿元,“保证了主页低谷期整体集团的盈利稳定。”

TCL科技的第二大业务“产业金融和投资”为公司增加了非流动资产

事实上,通过投资来维稳业绩,也暴露出TCL科技的软肋,即过度依赖面板产业。以2019年为例,半导体行业在当年需求不振,导致承担了TCL科技最主要利润来源的TCL华星净利润腰斩,同比下降58.5%,仅为9.64亿元;毛利率同比减少8.42%,为10.34%。

而2020年的疫情发展,又继续影响着面板价格。资深家电产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全球受疫情影响,今年智能终端对面板需求量的预期增长可能不会到来,或推迟到来,预期涨价也很有可能涨不到位。”

而廖骞在回答投资者时也坦陈,行业格局的改善将是长周期的。“受疫情影响,部分面板厂产险稼动率下滑,新线产能爬坡计划放缓、产量时间延后,整体面板供应同比减少,短期面板供应出现偏紧的情况。”

他同时表示:“虽然面板价格已经在2020年出现明显的累计涨幅,但由于前期价格跌得太多,目前行业的毛利率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与此同时,在2019年全行业利润跌到历史底部时,供给端开始出现海外产能大幅退出,包括韩国三星和LCD TV。”

不过,TCL华星高级副总裁兼大尺寸事业群总经理赵军则用一组数据给投资者们抛出一个定心丸:“在2019年,TCL华星在TV的出货上从第四提升到第三,并且也是前六大面板厂里唯一的出货量正增长、市场份额提高(占14%)的面板厂。”

似乎正是因为看到了TCL华星的实力,TCL科技在发布2019年度财报当天披露,拟以自有资金向TCL华星增资50亿元,增资成功后,TCL科技持股TCL华星的份额将由88.82%提至90.72%。

TCL科技这个被认为是向资本市场喊话的增持行为,并没有解答长期以来围绕在公司身上的疑问:既然实力不错,为何TCL科技的估值一直得不到释放呢?

股价波澜不惊 估值释放待定

在本次业绩线上交流会上,不少中小股东对TCL科技股价道出心声:“为何迟迟不解决股价两大顽症?一是估值疲软,二是大起大落害很多散户高位被套。”

中小股东的抱怨不是没有理由。2004年,TCL科技(彼时为“TCL集团”)以4.26元的发行价上市,而股价在上市后的十年都没有超过4元,期间甚至成为“1元股”。今年年初,公司股价整体成上涨趋势于2月25日达到高光时刻,股价7.36元,之后则继续下跌至发行价。

近5年来TCL科技股价变化趋势

对此,廖骞给出的回应是,集团目前发展路径清晰,将充分释放增长潜力,重组的正面效应在未来会持续体现。“但目前受疫情恐慌心态影响,公司估值仍处于行业较低水平。”他同时称,公司会不断提高竞争力,提升股东回报。

李东生更是在业绩交流会进行到尾声时强调:“虽然最近TCL科技的股票下调得压力比较大,但TCL科技依然是在整个市场中科技板块估值的洼地,所以希望对我们要有信心。”

但在刘步尘看来,TCL科技并不存在“价值洼地”一说。他认为,尽管较一年前的TCL集团相比,TCL科技资本优化了很多,且综合竞争力有明显的提升,但经过同行企业的横向比较,TCL的竞争力还不是很明显。“如果和海尔、美的、格力等白电巨头比,我认为无论是产业布局,还是企业盈利能力、品牌影响力,TCL都有不小的差距。”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TCL科技通过去年的资产重组和今年的公司改名,其估值已经释放出来了。今年在没有重大利好出现之前,估值大幅提升的理由并不充分。”刘步尘认为。

记者观察到,本次业绩交流会上,不少中小投资者希望TCL科技能够推出股票回购长效机制,以此来提振股民信心。对此,廖骞回应称,自2019年2月14日开始实施股份回购,至2019年12月31日,TCL科技通过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股份数量5.6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8%,成交均价为3.42元/股,成交总金额为19.34亿元(不含交易费用)。

对于新一年的回购计划,TCL科技并未作出回应。

押宝喷墨打印OLED 或遇技术挑战

在看到OLED面板的发展前景后,不少面板企业已对外宣布,研发出了相关产品,包括京东方、TCL华星、友达光电等。TCL华星更是宣布,印刷的OLED和mini LED将是公司下一代技术的两条主要路线。

对于OLED面板的优势,DisplaySearch美商显像资讯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兵曾对电器杂志发表观点称,OLED面板凭借自发光、不需要背光源、可以随意弯曲的特点,被彩电产业视为取代LCD面板的下一代显示技术。

不过,由于OLED面板价格是液晶电视价格的3倍,且供应商只有LG Display,产能有限,在彩电市场的占有率仍然很小,因此,价格是阻碍OLED面板大规模应用的关键因素。

TCL华星高级副总裁兼大尺寸事业群总经理赵军同样讲道,印刷的OLED和mini LED亮相业务的成本整体偏高,“印刷的OLED在初期还是聚焦在高端显示方面,还没有进入主流显示。我们预计这两项技术下的产品会在2023年逐渐地进入商业化的应用。”他说。

张兵预计,一旦喷墨打印OLED面板成功规模化应用,那么每台OLED电视的生产成本会下降15%—25%。但他也直言:“虽然目前京东方、华星光电、友达光电等面板企业都已经对外宣布研发出相关的产品,但是喷墨打印OLED面板技术仍然不够成熟,还有很多技术难点需要突破,具体何时能大规模应用还很难说。”

显然,新技术还充满挑战,何时能够量产也很难保证。“量产越迟,不确定性越多。”刘步尘认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