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际会旗下3号私募基金逾期:担保方兜底人互相推诿 投资人恐难回收本金

风云际会旗下3号私募基金逾期:担保方兜底人互相推诿 投资人恐难回收本金

2020年04月01日 21:00:02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

明明有白纸黑字签署的投资协议,确认一年期还本付息,还有担保方、兜底人做收益保证,甚至投资项目也未被告知出现重大问题,但就是这样一只私募产品基金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出了问题,让投资人欲哭无泪。

“2018年,我斥资6000万元认购了由北京风云际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风云际会基金”)发行的名为华信风云实景三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华信3号基金”),投资期限为一年,承诺的预期保底收益为10%,到期还本付息。同时为让我们有信心,在产品合同书内还有担保方以及兜底方作为项目风险的保障,但是去年10月投资期限到期后,我却无法拿到本金和利息,当我向基金发行人以及担保方、兜底方询问原因的时候,这三方既不告诉我无法兑付的原因,也不按照合同支付本金利息。”3月25日,上海投资人杜子阳(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而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这只华信3号基金的总规模为2亿元,是经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基金,但是其报备的基金投资期限却显示为2.5年,而投资人与基金管理人签订的合同投资期限为一年。

不一致的基金投资期限

根据华信3号基金合同显示,其规模为2亿元,由风云际会基金担任基金管理人,托管行为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最终投向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的项目。

此外,合同中也规定了基金预计存续期限为自本基金成立之日起2.5年结束并清算完毕为止;经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及全体基金委托人书面协商一致,该基金可以提前终止或展期;该基金存续期内,投资者可能面临资金不能退出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根据实际投资运作情况,基金有可能提前结束或延期结束,投资者可能因此面临委托资金不能按期退出等风险。

但是投资人杜子阳向本报记者提供的另外数份投资合同则显示,其共计投入6000万元资金是分批购买上述基金,从最低300万元到上千万份额不等,其中约定的投资期限均为一年,合同到期日为2019年10月15日。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上报给监管部门的投资期限是有规定的,但是为了顺利完成基金的募集,基金管理人和我们投资人是另外签了投资合同,等于打了一个擦边球。如果真要让我的6000万资金投资这个产品2.5年,这其中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比较大,作为投资人我是不会答应的,也是在权衡之下,我们约定了投资期限就是一年。”对此,杜子明对本报记者解释称。

3月26日,记者也查阅公开资料显示,风云际会公司是国内私募市场上知名的私募基金,其注册资本为1000万,法人为王伟杰,大股东为自然人高燃,持股比例60%,风云际会对外参股了20余家基金。

与此同时,根据杜子阳的表述,截止目前华信3号基金投资的底层资产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依然正常运营,并未出现跑路等情况。既然项目没问题,那么基金管理人又缘何不给投资人兑付本金利息呢?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告知函显示,在2019年10月18日,杜子阳通过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向该基金的担保方华信超越(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信超越”)发函,称该基金并未投资到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中去,投资人怀疑这个基金被挪作他用,让华信超越方面解释该基金的真正去向。

“华信超越方面到现在都并未给我们明确的回复资金的真正用途。”3月29日,上述律所的受托律师对本报记者表示。

3月30日,本报记者致电作为基金管理人的风云际会基金,了解其公司发行的这只基金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出现逾期,不过,该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与投资人之间的问题在走法律程序,并未透露更多细节。

“据我们了解,这个基金并未投资到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从可查的公开信息中,这个项目的股东方没有出现华信超越以及它关联方名字,这基本是已经肯定的。在基金到期之后,我们除了向风云际会基金交涉之外,也向担保方华信超越公司申请赎回,但是他们都以我们是投资人为由,拒绝了我们兑付的要求。”杜子明表示。

错杂的投资关系

而本报记者调查发现,风云际会公司发行的这只华信3号私募基金,其中的投资关系可谓错中复杂,首先是风云际会基金发行募集2亿规模产品,募集完成之后再通过担保方华信超越以入股另外一家注册在宁波的投资管理公司的股权,最后再投资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

“绕三道湾,将一只基金层层包装后投资最后的底层资产,期限到了竟然发现并没有投资到实体,这才是让外界百思不得其解的。而让投资人困惑的是,既然这只基金没有投资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那么投资到了哪里,但不管是基金发行人还是担保人,乃至兜底人都不告诉投资人。”杜子阳的代理律所对本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目前华谊天津的香满园仅有两个股东,分别是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华信实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分别为54%、46%。也就是说,华信超越3号基金合同明确表明的最终投资标的——华谊兄弟实景娱乐,其股东身影中并没有出现华信3号资金。

与此同时,根据华谊兄弟官网资料显示,目前该实景娱乐项目依旧处于正常运营中,且门票在各大电商平台正常售卖。

“有可能是基金一开始就不是朝着华谊天津去投的,资金用到了别处,也有可能已经投了华谊天津但是工商资料没有变更,这个中缘由恐怕只有基金管理人和华信超越清楚了,从合同来看,华信3号这种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杜子阳称。

值得关注的是,华信3号基金合同规定,华信超越可依据基金投资运行情况于每份基金份额投资期满之时回购本基金持有的有限合伙份额,并按照每年10%的溢价进行回购。

3月31日,有上海私募行业内资深人士丁凌向本报记者分析称,这虽然是一份股权投资协议,但却有年化收益不低于10%兜底条款。从股权关系来看,华信超越目前是华谊天津的股东,它履行兜底协议,并拉上了地产开发商世纪金源。

世纪金源缘何不兜底

“当时就是考虑世纪金源AA+评级的强担保才购买华信超越3号基金,我们多次通过电话联系世纪金源投资集团,打总机转接了财务部和投资部,得知世纪金源尚未得到华信3号的通知,他们给的答复是仅凭基金投资人的口头要求无法垫付,如果收到管理人或华信发函,可以按合同垫付。”对于基金兜底方的世纪金源,杜子明也在受访时对本报记者表示。

随后记者尝试联系华信超越和世纪金源两家公司,不过对于这只产品逾期和资金去向等问题,均未得到回复。

事实上,前述私募人士黄磊看来,世纪金源在这只产品中扮演的角色是非常突兀的,从股权关系上看,世纪金源与华信超越以及风云际会并无直接关联,但是却愿意为华信3号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世纪金源为何要主动承担华信3号违约的风险?

记者多方查阅资料发现,世纪金源是一家总部在福建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国内债券市场上发债人之一,同时世纪金源的前“掌门人”董事局主席黄如论曾是福建首富,后因涉嫌行贿犯罪在2017年6月被免去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撤销其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委员资格。

世纪金源与华信超越,两者虽然没有股权关联,但从历史的担保项目中,两家公司却关系“不浅”,最早则要追溯到2016年。

在2016年11月,世纪金源就为华信超越提供了为期3年10亿的信用担保。此外世纪金源还分别为华信超越及其子公司华信超越控股提供了3.5亿元、1.1亿元的资金,供其临时资金周转需要。

2017年3月,广东一家上市公司曾发布公告称,持有公司25.06%股份的增盈1号资管计划基金管理人西部利得基金公司,将其所持广东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与华信超越,作价26.08亿元,转让完成后,华信超越将成为上述公司第二大股东。在转让公告披露后,华信超越收购资金来源受到交易所问询。根据广东这家公司公告的回应问询函内容,华信超越用以收购的26.08亿元的资金,其中17亿元来源为向第三方世纪金源的借款,借款期限3年,第三年后可延期2年,借款利率8%/年。

记者查阅天眼查资料发现,华信超越大股东为汇信中富(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9.78%,另一股东为自然人马超。而华信超越大股东汇信中富的股东同样有两位,分别为持股99.45%的北京嘉世创辰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与自然人张国九。北京嘉世的股东有马超和北京华信盛源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华信盛源”),马超持有华信盛源95%的股权,因此华信超越最后的实控人为马超。

而世纪金源的股权资料显示其法人为黄涛及黄世荧,持股比例分别为60%、40%。诸多公开报道显示,黄涛为世纪金源前实控人黄如论之子。

两家没有任何股权关联的公司,为何多次在资本市场上“互相帮助”?一方面世纪金源为华信超越提供并购流动性支持;另一方面,世纪金源还愿意给华信超越回购的基金兜底。

这些关系谜团,只有随着华信超越3号基金处置的进展才得以解开,而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