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刻·年报深读| 恒大:“造势”的一年

镁刻·年报深读| 恒大:“造势”的一年

2020年04月01日 20:53:2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古往今来而连绵不断,曰恒;天地万物增益发展,曰大。

恒大集团对品牌寓意的解析,也是这家龙头房企最为真实的写照——在这个行业,它是最有野心又能屈能伸的存在,从来无畏风雨,一路逆势奔跑。

多年以来,恒大的成绩单在未到交卷的最后一刻,外界都很难得知,这一次会是惊喜,还是落差。好在,交出2019年的答卷之前,恒大早早发出了一则公告,为这份答卷定调,也降低了投资者的期望。

尽管恒大这份年报与预期有差距,但依然配得上龙头房企的成色。

2019年,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额6011亿元,同比增长9%;合约销售面积5846.4万平方米,同比增长11.5%;合约销售均价10281元/平方米。

利润表现方面与预期略有差距,2019年,恒大毛利1329.4亿元,毛利率为27.8%;核心利润录得408.2亿元,同比下降48%。

盈利能力下滑明显,尽管行业趋势如此,但恒大是“主动选择”的结果。许家印说:“我们可以调整交毛利率高或毛利率低的,2019年我们是把清尾的,打折比较大的,毛利比较低的项目结转了。”

许家印向来不欢迎也不喜欢外界对恒大的刺耳声响。在业绩会上,他还反问道,为什么就关注到今年公司利润下滑了这么多,而不说恒大的利润1300多亿元依然是行业第二,我们还是“利润王”啊?

的确,1329.4亿元的毛利额,即便是行业公认盈利能力最强的中海,也不及恒大的一半。营收平滑、利润调节,只有恒大不想要,没有恒大办不到。

许家印深刻体会过房地产行业的波折和残酷。尽管成立不过20余年,但10年前,恒大差一点没有挺过金融危机的余波冲击,这段经历使得此后的恒大更加小心行船。十年一轮回,面对不确定性剧增的一年,恒大选择直面高负债。

“面对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国际国内宏观经济情况以及金融政策,行业政策,以及企业自身的发展,公司都会有不同的经营模式。”许家印表示,2020年对恒大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

“三低一高”(低负债、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转)战略提了多年,恒大终于在2020年明确了进程与目标。

回看2019年,恒大的负债水平改善不甚明显,其资产负债率77.9%,同比增加4.2个百分点;净负债率159.3%,同比增加7.4个百分点,虽在同行中属可控水平,但与比肩的房企相比,改善空间明显。

许家印说,恒大将从2020年开始转变发展方式,全面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发展战略,“从今年起恒大有息负债每年平均下降1500亿元,未来三年大降负债4500亿元,一定把负债降下来。”

不仅如此,恒大还要严控土地储备规模,实现土储负增长,即未来三年每年要降低3000万平方米土储,到2022年总土储降低至2亿平方米左右。

此外,恒大也计划按照紧密型集团化管理模式和标准化运营模式,来提高其成本控制能力,降低财务、销售、管理等经营成本。

在此基础上,恒大还释放了惊人的销售目标。许家印表示,2020年恒大内部销售目标为8000亿元,到2022年要实现销售1万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第一家向外放言“万亿规模”的房企。

要降负债、控规模,还要保持高增长,恒大准备将不可能“三角”变为可能。许家印是房企掌舵者中最懂得资本偏好的一位,这一利好消息次日触动市场,恒大股价报收13.06元/股,涨幅1.56%。

这些年来,恒大业务触角屡屡向外延伸,每一次都声势浩大,惊动行业。多元化的领域,许家印从来不只是试水,目标向来是行业顶尖。

翻开恒大的2019年,“造车”是最浓墨淡彩的一笔。许家印去年一整年,在全球各地“买买买”、“合合合”,他相信恒大汽车未来可以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车企。

过去一年,恒大在汽车行业的投入巨大。2019年,汽车产业投入147亿元,主要是用于第三方股权收购82亿元,汽车基地方面是22亿元,厂房15亿元,研发支出22亿元。

因为投入资金量大,恒大汽车亏损33.1亿元。但好消息是,恒大管理层称,随着全产业链的布局完成,2020年恒驰1的亮相和2021年整个恒驰产品的全面量产之后,恒大汽车的经营数据和财务报表所有指标会有很大改善。

许家印表示:“我们对产品和核心技术的要求都是世界领先。不敢说14款车都能爆款,但保证8~10款车爆款,我是有信心的。”

行业活跃,恒大能够跑出陡峭的增长曲线;行业低迷,恒大也能造一条向上的曲线。这就是多年来经历过波峰波谷练就的本事,至今没有能与之匹敌者。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恒大自信的背后有几许快意几多风雨,不得而知。然市场的嗅觉历来敏锐,新战略能否带来新恒大,很快就能从股价表现和发债成本中反映出来。

恒大管理层素来爱说,“强者恒强”,在高烈度竞争环境下,恒大能够做秀于强者之林的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