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深度老龄化省份增至7个,长三角比珠三角“先老”
财经

全国深度老龄化省份增至7个,长三角比珠三角“先老”

2020年04月01日 22:10:56
来源:第一财经

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逐渐加深,跨入深度老龄化的省份也在不断增加。

浙江省发布的人口数据公报显示,2019年末全省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830.7万人,占比为14.2%,比上年上升0.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浙江跨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全国深度老龄化省份增至7个。

不仅如此,浙江的加入也意味着苏浙沪地区整体进入深度老龄化,长三角成为全国“最老地区”;与之相对比,广东和福建等东南省份老龄化程度在全国相对较低。同样是经济发达、人口大量流入的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为何差异巨大?

中国老龄化加速

按照国际通行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意味着进入老龄化;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2018年,辽宁、上海、山东、四川、江苏和重庆等6个省份均跨过14%的深度老龄化标准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2.6%,2018年为11.9%,即增长了0.7个百分点。而2015~2017年分别为10.5%、10.8%和11.4%。从数据来看,最近5年全国老龄化增速呈现加快的趋势。

具体到省份而言,辽宁是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省份。2019年65周岁及以上人口706.1万人,占16.2%,这比2018年的15.17%增长了1个百分点。2016年和2017年这一指标分别是13.51%和14.35%,可见辽宁省的老龄化程度在加速。

人口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长率低、年轻劳动力大量流出,是造成辽宁成为中国“最老省份”的主要原因。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辽宁连续5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值,2015~2019年分别为-0.42‰、-0.18‰、-0.44‰、-1.00‰和-0.80‰。

深度老龄化省份中,四川和重庆则主要是因为大量年轻劳动力劳务输出,这导致本地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比如重庆2019年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4.96%, 比2018年的14.4%提高了0.56个百分点。

其他劳务输出省份也因此正在向深度老龄化迈进,比如安徽2019年常住人口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为886.8万人,占总人口的13.93%,同2018年相比,比重上升0.96个百分点。可以预计今年安徽也将迈入深度老龄化。

然而,作为劳动力人口大量流入的主要省份,浙江也在快速深度老龄化。2017~2019年,浙江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分别为13%、13.6%和14.2%,基本上每年保持0.6个百分点的增长。

从数据可以看出其人口结构的变化,就是年轻人口比重不断下降。2019年末,浙江全省常住人口中,0~15岁的人口为824.9万人,占总人口的14.1%,比上年下降0.4个百分点;16~59岁的人口为3820.0万人,占总人口的65.3%,比上年下降0.6个百分点。

为何长三角老得快

与长三角相比,珠三角的境况却完全不同。2019年,广东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9%,虽然比2018年的8.62%有所上升,但仍然是中国较年轻的省份之一;另外一个沿海省份福建,2019年这一占比为9.3%。

因此,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山东、江苏、上海、浙江均已深度老龄化,而这些地区以南的福建和广东却还很年轻。更有对比价值的是,中国最发达的两大城市群、劳动力主要输入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为什么老龄程度却完全不同?

首先,从数据来看,广东更能生,带来人口出生率及人口自然增长率高。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最近三年的数据,2017~2019年,广东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3.68‰、12.79‰和12.54‰,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9.16‰、8.24‰和8.08‰。

而苏浙沪这两个数据则低很多,2017~2019年,江苏人口出生率分别为9.71‰、9.32‰和9.12‰,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2.68‰、2.29‰和2.08‰;浙江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1.92‰、11.02‰和10.51‰,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6.36‰、5.44‰和4.99‰。

此外,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丁金宏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而言,苏浙沪地区实施独生子女政策更加严格,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大量年轻劳动力输入,在前几年比较大地缓冲了老龄化程度,但在2013年之后,长三角地区年轻劳动力人口流入在减少。

第一财经梳理最近几年的人口数据发现,2017~2019年,广东常住人口分别比上年末增加170万人、177万人和175万人;江苏这三年分别比上年末增加30.7万人、21.4万人、19.3万人;而浙江这三年分别增加67万人、80万人、113万人,整体上与广东有一定差距。

丁金宏表示,珠三角地区还保持比较大的劳动力流入量,这与广东的产业基础有关,聚集了很多制造业大厂,对年轻劳动力的需求很大。而上海周边的杭嘉湖和苏南地区以前吸纳了大量劳动力,但是现在出现一定程度的饱和。要缓解人口老龄化还需要容量扩张,就是需要新兴产业,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