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首秀!没有段子,近4800万人围观、销售额1.5亿,网友略感失望:新一代网红不好当
财经

罗永浩直播首秀!没有段子,近4800万人围观、销售额1.5亿,网友略感失望:新一代网红不好当

2020年04月01日 22:50:03
来源:证券时报

罗永浩的直播首秀,没有等到段子,惊喜也并不多,看到的是一个认真吃播的老罗。

首秀略显拖沓 “上总裁”成最大亮点

罗永浩今日的直播首秀吸引了全网的注意。根据抖抖侠最新数据,截至发稿,罗永浩的抖音直播累计观看人数4788.7W,销售额1.5亿人民币,订单量77.5W,音浪收入353.9W。

但观看直播就一个感受:心累,想做新一代网红并不容易。对产品不熟悉,直播流程不清晰,抖音的玩法也不完全懂,是整场直播下来的作为听众的普遍感受。没有等来段子老罗,却等来了吃播老罗,只有吃播的时候老罗显得特别职业,更符合他的直播人设。

直播的产品小米系独占鳌头,从开场的中性笔,到小米手机以及小米产业链的系列产品,其中也包括科创板上市公司石头科技旗下扫地机器人产品;吃播的产品也包括新式茶饮奈雪的茶、信良记小龙虾、网红雪糕钟薛高等;以及其他生活类用品。

在直播未开始之前,一个调皮的卡片出现在镜头前“8点整开始闲着没事儿可以先打赏”,果然粉丝都是冲着老罗来的,记者在直播开始前5分钟进入,看着其直播音浪数从30W涨到100W,之后瞬间冲到了小时榜第一名。截至发稿,音浪数超过3400万,抖抖侠数据显示,音浪收入超353.9W。

令人意外的,首款产品竟是9.9元包邮的10支小米巨能写中性笔,据说一盒笔能写一本史记。听了近10分钟的介绍,找不到购买链接,似乎老罗已经忘记了冲他来的粉丝都是有满满的剁手热情,终于等到了链接很快就下线了。用老罗自己的话来说,这个产品是引流的。

紧接着新式茶饮奈雪的茶,信良记小龙虾的直播,广告成份比较浓厚。“着什么急,吃一会”尽显老罗吃货本质。看了整整30分钟了没有一个段子,本来就要离场的时候,全场的亮点来了,卖小米手机的时候“上总裁”,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卢伟冰意外出现,发放了50万的红包。

老罗和卢伟冰的对话也引发网络热转:

老罗:最近忙啥?

卢伟冰:忙着卖货呀,这不来跟你学习了。

老罗:听说老吵架?

卢伟冰:哈哈哈

老罗:我离开这个圈子就很少吵架了…

罗永浩还被调侃,离开一年多,对手机圈生疏了,对小米手机的介绍不够生动。从罗永浩个人事业来讲,他对手机情有独钟,还创立了锤子科技,因为锤子的工匠精神,也吸引了一大批多年追随的粉丝,他直播首秀带货手机也就不难理解。略带尴尬的是,当老罗在介绍小米手机时,底下的评论却全是:锤子手机。

而搜狗的录音笔上架以后,也请来了搜狗CEO王小川带货。

至于台灯、录音笔、洗衣凝露等等产品,和普通电商卖产品没有任何区别,很难整场看完,作为粉丝心理还是略为失望。

老罗的艰苦创业史

回顾罗永浩的创业史,最开始是在新东方任英语教师,在职5年时间里收获了一些人气和金钱。后来创办了牛博网,但该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随后,罗永浩又重回教育行业,创办了“老罗英语培训学校”。至今,罗永浩讲课的音频还在网络上传播,内容质量穿越时空,丝毫没有褪色,甚至有人专门把老罗的音频剪辑成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开通“老罗语录”账号,吸粉10万+,成为内容创业的一道奇景。

赚了一些钱后,老罗开始创业,创办了锤子科技。2014年,锤子第一部手机陷入产能危机,销售惨淡仅售出25万台;2015年12月,锤子科技代工厂中天信破产。在经历了资金链紧张、亏损、裁员等一系列风波后,2018年年底,罗永浩卸任锤子科技董事长一职。2019年3月,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几经辗转,罗永浩现在宣布进军直播圈还债。网友纷纷留言表示,老罗在历经职业生涯几次翻车之后,终于选对了行业。

直播行业选对了吗?

而真的如此吗?电商直播并非那么容易。6000万的签约抖音身价,可能更多是罗永浩个人IP效应。

一份来自光大证券的报告显示,2G、3G时代以社交平台为主,文字、图片是主要的传播媒介,张大奕、雪莉成为微博网红的领头羊,服装成为主要销售产品。4G、5G时代,视频的势头盛过社交,李佳琦、薇娅和辛巴登上历史舞台,开启新的一轮网红之路。

有观点认为,罗永浩成名的时间比他们都早,而且经历了中国最早期的媒介变化,能适应不同媒介特质,在视频时代也应该可以应对自如。在主流语境中,罗永浩的粉丝多是男性,他们身上大多带有理想主义标签,至少在购买锤子科技产品上,很多购买行为的第一驱动力不是实用主义,而是审美主义和情怀价值。”

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近五年来一直保持稳步增长,2019年中国用户规模已增长至5.04亿人,预计2020年用户规模达5.26亿人。国内直播市场突破了1000亿元规模。抖音和快手双巨头强势入局,让在线直播行业重回激烈竞争态势。

当前最当红的淘宝直播头部播主如李佳琦、薇娅在品牌议价权、品控能力和其他主播差距极大。虹吸效应影响下,腰部及以下主播数量虽多,但在消费者面前存在感极弱,对品牌营销价值也相对较弱。

有互联网营销人士分析,老罗的销售品类中以低消费频次和高客单价的科技类产品为主,但其粉丝多为男性,因此粉丝转化率是个未知数。此外,品控、发货、售后等均是其团队的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