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非理性”上涨,股民能否持续买单?

同花顺“非理性”上涨,股民能否持续买单?

2020年04月05日 14:02:03
来源:中访网财经

2014年6月-2015年6月,同花顺(300033.SZ)股价最高涨幅高达35倍,位居同期A股涨幅之首。

作为国内领先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同花顺主要产品包括同花顺免费版、基础版、决策版、股指期货版等金融资讯及数据PC终端服务系统和同花顺手机炒股、爱基金、股市教练等移动端软件产品。

2019年同花顺增值电信服务收入占比50.82%、广告及互联网推广业务服务收入占比26.52%、基金销售及其他交易手续费等其他业务收入占比13.5%、软件销售及维护收入占比9.16%。

客户对金融信息服务的需求跟随金融周期而循环变动。市场行情转好,市场参与者增加,金融信息需求旺盛,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收入增加,反之下降。受益于2014至2015年的“牛市”,同花顺在2015年营收同比增长442.91%,净利润同比增长1483.35%。

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作为市场参与者的直接接触者,在市场好转的时候率先受益,同花顺在2014-2015年最高涨幅高达35倍是投资者对其受益于行情火爆的佐证。

2019年起,同花顺股价持续上涨,最高涨幅297%,截止2020年3月27日,累计上涨196%,而同期创业板指数上涨52.25%。同花顺股价暴涨背后是投资者对市场好转的预期,但是2020年全球经济受到疫情冲击,国内外股票市场大幅下跌,同花顺业务增长预期不明朗,股价上涨背后的逻辑也不清晰。

营收增速周期性变动

互联网金融信息的市场需求与证券市场的景气度紧密相关,市场向好、交易活跃,则投资者对互联网信息服务需求增加,公司营收增长,反之投资者对互联网信息服务需求减少,公司营收下滑。

2011-2019 年国内 A 股市场年累计成交金额

数据来源:wind资讯、英才杂志社

A股市场的成交金额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市场活跃程度和市场景气度,据《英才》记者对我国2011年至2019年A股全年成交金额的观察,证券市场景气度存在一定的周期性。

由于证券市场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同花顺收入上同样表现出了类似特点。

2011-2019年同花顺营业总收入

数据来源:wind资讯、英才杂志社

对比可以发现,A股成交金额和同花顺营收在变动趋势上具有很强的一致性。可以大胆预测,2020年同花顺的业绩变动依然将与A股市场的成交金额变动同步。

截止2020年3月27日,A股成交金额累计48.68万亿,去年同期成交金额33.94万亿,同比增长43.43%。投资者对2020年A股市场活跃度进一步提升的预期完全反应在了同花顺股价变动上。

事实上,受疫情影响,A股春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下跌将A股市场的投资价值进一步凸显,同时投资者对国内疫情的防控具有较好的预期,市场交易迅速活跃起来,2020年2月4日,也就是春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沪深两市合计成交9096亿元,相对前一个交易日增长75.3%。

与市场活跃度相对应,同花顺股价从2月4日连续上涨,在2月24日达到历史最高点,区间涨幅高达52.6%。

但是,受到海外市场影响,A股从3月6日开始大幅下跌,交易量逐渐萎缩,交易活跃度下降,3月27日沪深两市成交6423.29亿元,达到春节后交易量最低。

随着海外疫情不断扩散,海外市场进一步受到影响,海外证券市场大幅下跌对A股市场产生一定的连锁反应,A股市场交易量有可能进一步萎缩,市场活跃度将进一步下降,2020年A股市场是否相对2019年更加活跃、交易量是否扩大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同花顺2020年业绩增长同样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2020年市场活跃度提高的预期被证伪,创出新高的同花顺股票短期将成为烫手的山芋。

短期股价下跌风险高

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2018年中国金融信息服务市场规模为257.5亿元,较2017年增长25.6%,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是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预计至2020年末中国金融信息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420亿元,2019 年至2021年三年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 17.8%。

在行业持续增长的背景下,我国金融信息服务行业集中度有待提升。金融信息服务市场中前4名东方财富(300059.SZ)、同花顺、大智慧(601519.SH)、指南针(300803.SZ)2018年市占率分别为12.12%、5.39%、2.3%、2.24%,前四名合计市占率为22.05%,市场集中度有待进一步提升。

成长中的行业,随着市场集中度的提升,头部企业市场竞争力更强,更容易获取市场份额,因而往往会获得更高的估值水平。2019年头部企业东方财富、同花顺营收增速分别为35.38%、25.61%,同花顺市场占有率提升不如东方财富,然而估值水平却高于东方财富(同花顺动态市盈率66倍,东方财富为60倍)。

从金融信息服务产业链上来看,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处于产业链中游,各服务提供商相对上游议价能力水平相当,而相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决定于产品竞争优势,产品竞争优势越明显,在行业未来的发展中越容易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在金融信息服务行业的上游的是各类基础信息提供商,主要包括各交易所专属的信息发布机构和专业的资讯机构,例如上证信息公司、深证信息公司等,在整个金融信息服务产业链条中扮演原始信息提供商的角色,并且供应商数量有限,同花顺等信息服务提供商对上游议价能力不存在较大差异。

位于产业链条下游的是各类金融信息软件和服务的用户,其中既包括基金公司、资产管理机构、私募投资基金、期货公司等机构投资者,也包括个人投资者。用户通过下载安装相应的软件来获得各类金融信息服务,部分客户还会选择付费 来获得更专业或者更优质的增值服务。

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对下游的议价能力主要体现在产品的竞争优势上,产品竞争力越强越容易获取客户。

事实上,同花顺相比东方财富等头部企业在金融信息服务细分领域中的金融信息增值服务中竞争优势更强,增值服务要求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提供更专业的终端使用功能,相应的对技术要求也比较高,产品附加值也会更高。

同花顺2019年信息增值业务收入8.85亿元,占营收比重50.82%,信息增值业务市占率大约为5%,金融信息增值服务市场中同花顺具有领先的竞争优势,信息增值业务中另外一家具备竞争优势的企业是指南针(300803.SZ),2018年信息增值业务收入5.3亿元,市占率为3.23%。

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数据,2018 年面向终端投资者的信息增值服务产品收入占金融信息服务整体收入的比例达到 63.7%以上,强有力的竞争力搭上绝对优势的市场容量,同花顺在金融信息增值服务领域或许持续发力、持续扩大市场份额。

不过,短期来看,2020年A股市场向好不够明朗,市场活跃度或将下降,金融信息服务需求增加不确定,同花顺股价短期涨幅和估值较高高,投资者是否应谨慎投资?

内容来源:英才杂志

文 | 姚利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