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靠“卖”扩张靠“买”,蒙牛乳业双千亿好梦难成

利润靠“卖”扩张靠“买”,蒙牛乳业双千亿好梦难成

2020年04月08日 12:24:37
来源:中访网财经

遥想16年前,蒙牛刚上市,实力一度超越伊利。2017年,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更是对外立下豪言壮语,誓言要在2020年实现“双千亿”的目标,即销售额破千亿,市值破千亿。

2018年的公司业绩的确在朝着卢总的目标奋进,当年营收689.77亿元,净利润30.43亿元。这是一个喜人的成绩。

我们再看2019年财报,蒙牛营收790亿,营收增幅和上年略有下降;净利润41.05亿元,同比增长34.9%。截至4月7日,蒙牛乳业总市值1116亿港元。

尽管蒙牛佳绩再创,市值也达标,但在光鲜的数据下,暗流涌动,隐患重重。

收获短利,失去长利

2019 年 7 月 1 日,蒙牛发布公告,以 40.11 亿的价格成功出售君乐宝的股权。对比九年前收购君乐宝所花费的 4 亿,单从 40.11 亿的收益回馈看起来是赚得盘满钵满。

然而,从长远计议,此举也许并不算明智。

首先,君乐宝带给蒙牛的收益很高,仅 2018 年,君乐宝就贡献给蒙牛接近 10%的净利润。

此外,在营收增长上,君乐宝达到 28%远超蒙牛的 14.7%。

更重要的是,在蒙牛极为看重的奶粉业务中,君乐宝拥有超越 68%的业绩增速。

总之,蒙牛卖掉君乐宝,必然会影响到其未来的业绩。同时,君乐宝自身竞争力也不差,离开蒙牛的君乐宝也将成为蒙牛的竞争对手。在有限市场下,君乐宝与蒙牛很多业务是重叠的,君乐宝占据的市场份额,对已有强劲对手伊利的蒙牛来说,又是一重压力。亦有业内人称,蒙牛出售君乐宝实则无奈之举,因君乐宝背靠大树要独立上市。

频繁并购,债台高建

过去十年,蒙牛豪迈的并购之路令业内业外都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每日财报》注意到,十年间,除君乐宝外,其他或被蒙牛“相中”或“搭救”收入座下的大将,没有持之以恒为主帅贡献军功,均有各自的问题缠身。在较近的 2018 财年,雅士利国际亏损 1.32 亿元,现代牧业亏损 4.96 亿元,中国圣牧则亏损 22 亿元,拖累了蒙牛整体的净利润战绩。

蒙牛高负债加码扩张并购只成功拉动营收规模,却无法遏制净利润率的低水平运行,也无法保障净利润平稳增长。

其 2019 年以 52%的超高溢价 69.3 亿元的收购澳洲品牌贝拉米,以及 29.31 亿元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 Lion-Dairy& Drinks Pty Lt 目前尚未展现出为蒙牛做杰出贡献的势态。贝拉米近五年来业绩一直不佳,2019财年经审核纯利(税前税后)分別为3140万澳元和2170万澳元,而该指标在2018财年分別为6120万澳元和4280万澳元,同比分别下降48.69%和49.30% 下降幅度非常大。并且其至今尚未通过中国的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相关产品不能在中国国内生产和销售。贝拉米方面也曾坦言,这是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

总之,大量的并购致使蒙牛肩上的债务压力越来越沉重。

根据财报,2019年,蒙牛2019年的流动负债为317.34亿元,非流动负债为134.56亿元,资产负债率57.53%,创近年来新高。2019年的未偿还计息银行及其他借贷增加至234.72亿元,账龄在一年以下的为138.38亿元。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蒙牛的负债多为有息负债,有息负债率达51.94%,有息负债产生的成本,会对企业的盈利造成侵蚀,损害股东利益。

由此可见,蒙牛曾经期许2020的“双千亿”好梦大抵难成。但那是否意味着,在群雄并起、竞争激烈的乳品市场,蒙牛已是“末路英雄”难再东山再起?

其实,也不然,我们可以看到蒙牛依旧有可把握住的好前景和机遇。譬如近10年的持续并购,蒙牛也抢占了不少的上游奶源,这对于今后的发展有十分重大的助力。但关键是蒙牛如何将这些上游资源扭亏为盈。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张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