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围原料药断供困局:中国抗疫原料药出口逆势增长 企业业绩明显提振
财经

解围原料药断供困局:中国抗疫原料药出口逆势增长 企业业绩明显提振

2020年04月09日 09:39:5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印度政府4月7日决定取消24种原料药及其成药制剂的出口禁令,在此背后,全球原料药正面临着一场“断供”的危机。

疫情蔓延造成生产停滞、物流不畅,全球原料药供应面临风险。印度此前将26种原料药及其成药列入禁止出口名单,此后又将羟基氯喹类药物追加至禁止出口之列,并封锁全国,更是引发了全球对药品尤其是抗生素“断供”的担忧。

关键时刻,中国表示将加大力度向国际社会供应原料药,维护全球医药产业供应链安全,而中国原料药的充足供给正是印度取消原料药出口禁令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4月8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介绍,受近期物流运输等困难影响,中国原料药实际出口量较去年减少了20%左右,但与治疗新冠肺炎相关的原料药出口却实现了逆势增长。

其中,中国维生素C年产量约15万吨,占全球产量的90%以上,今年一季度产量与去年基本持平,出口却同比增长了10%左右;中国解热镇痛药扑热息痛年产量近8万吨,占全球产量的60%以上,今年一季度产量同比增加20%,出口量增长了30%;此外,中国硫酸羟氯喹全年产量100吨,今年一季度出口量已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伴随着原料药国际市场需求的爆发式增长,与新冠肺炎防治相关的原料药出口或将迎来一轮快速增长,原料药全球供应紧张也提升了原料药价格,这将提振中国相关公司的业绩。

硫酸羟氯喹一季度出口已超去年全年

全球疫情蔓延引发的生产停滞、物流中断,引发了原料药全球供应链梗阻。这使得当前深处疫情旋涡的美国及欧洲地区面临着药品“断供”的危机。

作为“世界药房”的印度在3月初将26种抗生素类、止痛类、维生素类等原料药及其成药列入临时禁止出口名单,被限制的产品销售总额占到了该国药品总出口额的10%。印度在3月25日将羟基氯喹类药物追加至禁止出口之列,同时印度还决定封锁全国21天,这更加剧了全球医药供应链紧张局面,引发了全球对药品尤其是抗生素“断供”的担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指出,“印度是原料药和仿制药的生产大国,在全球药品供应链中占据一定份额。在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状态下,出于保护本国药品需求的考虑,采取了原料药出口限制措施,这对全球药品产业链的生产供应来说不仅会进一步扩大供求缺口,而且会助长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不过,在此关键时刻,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中国做出了截然相反的抉择。

在3月26日G20领导人应对疫情特别峰会上,中国承诺将加大力度向国际社会供应原料药,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高度重视全球医药产业供应链的安全。

为此,中国工信部已全面梳理原料药产业链,对30余家重点企业开展生产调度,解决企业供应链的堵点,确保重点产品的生产供应,维护国际供应链的稳定。

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介绍,今年一季度原料药产量与去年基本持平,原料药生产已全面恢复。受近期物流运输等困难影响,原料药实际出口量较去年减少了20%左右。但与治疗新冠肺炎相关的原料药实现了逆市增长。

比如维生素C,中国年产量约15万吨,占全球产量的90%以上。今年一季度产量与去年基本持平,出口同比增长了10%左右。再如,解热镇痛药扑热息痛,国内年产量近8万吨,占全球产量的60%以上,今年一季度产量同比增加20%,出口量增长30%。硫酸羟氯喹全年产量100吨,今年一季度出口量已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破局原料药“断供”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政府4月7日决定取消24种原料药及其成药制剂的出口禁令。而中国原料药的充足供给正是印度取消原料药出口禁令的一个重要原因。

印度外交部发言人阿努格拉·斯里瓦斯塔瓦4月7日表示,之所以取消部分出口禁令,是因为印度政府“已确认在出现紧急情况下,仍有能力保障药品正常供应”。

印度是中国原料药出口的重要目的地,中国医保商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出口至印度的原料药产品共80.79万吨,货值56.53亿美元,占中国原料药出口总额的近17%。

对于印度而言,来自中国的原料药意义非同小可。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印度的原料药70%来自中国,医药中间体比例更高,印度成为在该领域对中国依赖最高的国家。

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中国原料药出口到亚洲、欧洲、北美洲等地的189个国家和地区,全年出口额达336.83亿美元。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3月30日表示,中国有1500多家原料药生产企业,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正常年份原料药的产量在300万吨左右。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药出口国,正常年份出口在100万吨左右,大概出口占整个原料药产量的比重在1/3的水平。

此外,中国在维生素、抗生素、解热镇痛类药物、抗感染药物、皮脂类激素药物等方面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国,也是最大的出口国,国际市场上的占比都在50%以上,其中,全球约80%的抗生素原料来自中国。

辛国斌指出,在原料药上,中国能够保证国际抗疫需求。“比如,前一阶段我们在防疫过程中将磷酸氯喹定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我们及时组织国内两家主要原料药生产企业复工,同时,我们也组织这些企业满足国际需求,比如,重庆康乐制药生产的羟氯喹,5天内就出口了原料药4.9吨,后续我们还可以根据国际市场需求,来进一步加大供给力度。”

提振相关公司业绩

在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分会副秘书长朱仁宗看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将提升相关药品包括原料药的国际市场需求,其他与新冠肺炎防治直接相关药品的需求也将增大,中国相关原料药的出口或将迎来短暂的爆发期。同时,在海外疫情持续发酵之下,原料药全球供应紧张也将提升原料药价格,进而提振中国相关公司的业绩。

根据博亚和讯数据显示,近期多个维生素品种市场报价大幅上涨,其中维生素B1、生物素、维生素K3、维生素E、烟酰胺、维生素D3、维生素A涨幅居前,2020年3月5日报价分别为每千克325元、325元、92.5元、65元、53元、107.5元、330元,较1月20日分别上涨了106%、86%、59%、34%、18%、16%、7%。

申万行业指数统计显示,化学原料药指数从2019年1月2日的6659.25点一路波动上涨至2020年3月26日的7999.38点,涨幅为20.12%,而整个医药生物行业的同期表现为涨幅9.19%。

在具体品种涨价预期下,资本市场中的原料药板块也持续上扬。西南证券研报认为,中长期看,出口为主的原料药价格上涨将是必然趋势。另外,通过此次疫情压力测试,凸显国内通过FDA、欧盟认证过的特色原料药、中间体在全球医药产业中的地位,过去被市场明显低估,相关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同花顺数据显示,A股以原料药为主的药企29家,其中博腾股份、同和药业、金达威、富祥股份、新诺威预计第一季度业绩增长,其中博腾股份预计业绩增幅超200%。

附:原料药部分上市公司业绩情况

普洛药业:主营业务涵盖原料药中间体、合同研发生产(CDMO)、制剂业务和进出口贸易业务等,主要产品涉及抗感染类、抗肿瘤类。3月13日,普洛药业发布公告称,其洛索洛芬钠原料药获得向日本市场供应资质。

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创下了历史新高。当年实现营业收入72.11亿元,同比增长13.09%;净利润5.53亿元,同比增长49.34%;扣非净利润5.30亿元,同比增长高达54.91%。

博腾股份:主要业务包括化学原料药CDMO业务、化学制剂CDMO业务和生物CDMO业务(含抗体、基因疗法和细胞疗法)。2月7日,博腾股份公告称,该公司收到核心客户吉利德科学在研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的中间体订单确认函。

3月28日,博腾股份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5.51亿元,同比增长30.9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6亿元,同比增长49.04%。博腾股份还发布业绩预告,今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00万元-50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4%-203%。

同和药业:作为特色原料药生产企业,同和药业3月2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印度药品控制总署(DCGI)颁发的替格瑞洛药品注册证书,标志着公司替格瑞洛原料药获得了印度市场的准入资格。

同和药业3月初公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20%至150%。

富祥股份:国内最大的舒巴坦供应商,产能约500吨左右。公司近日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称,公司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14万到9082万元,同比增长50%—70%。

仙琚制药:国内规模最大的甾体激素生产厂家,专注甾体原料药和制剂领域,公司收购意大利Newchem和Effechem100%股权后,通过高端原料药的生产和引进快速切入到高端原料药行业;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诊疗方案,公司的糖皮质激素作为临床救治用药的选择之一。

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7.12亿元,同比增长2.49%;营业利润5.38亿元,同比增长24.67%;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增长35.03%。

上海医药:硫酸羟氯喹是上海医药的重点品种,除原研厂家外,公司拥有羟氯喹制剂的国内独家批文,市场占有率超76%,同时,上海医药也拥有硫酸羟氯喹的原料药批文。

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 1865.66 亿元,同比增长 17.27%;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40.81 亿元,同比增长 5.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 34.61 亿元,同比上升 3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