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生全球发债狂潮,主权债务危机“幽灵”再现
财经

疫情催生全球发债狂潮,主权债务危机“幽灵”再现

2020年04月09日 15:31:52
来源:第一财经资讯

国际金融协会(IIF)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各国政府筹集资金以抵御疫情带来经济影响的努力,使得全球主权债务发行量在3月激增。而目前,伴随抗疫长期化和常态化,各国还在抓紧讨论推出更多刺激措施。这无疑会令各国已经沉重的主权债务压力雪上加霜。

在此背景下,不少机构均已就主权债务风险,尤其是欧洲和新兴市场的主权债务风险做出警示。

疫情催生全球发债潮

IIF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球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322%,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高40个百分点。其中,各国政府在全球债务增长中所占的份额最大,从不到35万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70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3月全球主权债务发行量飙升至2.1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是2017~2019年平均水平0.9万亿美元的两倍多。

目前,全球各国仍在寻求更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来抵御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美国政府此前已签署了一项2.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财政刺激计划,其规模相当于美国GDP的10%左右,远超2008年金融危机时美国推出的7000多亿美元刺激计划。

即便如此,这些钱仍然满足不了白宫的胃口。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8日称,美联储将于本周推出针对中型企业的贷款计划。民主党人希望这份刺激法案规模至少为5000亿美元,其中2500亿美元将用于为小企业贷款项目争取额外拨款。

富国银行预计,美国2020财年联邦预算赤字可能增至2.4万亿美元,占GDP的11.2%,创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大赤字比率,当时预算赤字占GDP的25%至30%。该行还预计,2020财年美国政府的债务净额将增加2.8万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阿赫亚(Chetan Ahya)更预计,美国周期性调整的初级财政赤字将在2020年上升至GDP的14%,达到193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穆迪也预计美国联邦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从2019年的79%升至2020年的93%左右,并继续上升,“财政赤字大幅增加、债务积累速度加快,将给美国的财政实力和主权信用状况造成压力。”

此次疫情的另一“重灾区”——欧洲各国政府也已对财政支出大开绿灯。

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意大利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原已达到135%,而为应对疫情,近期又出台了36亿欧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并酝酿至少50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西班牙政府出台了200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计划,金额达到了西班牙GDP的20%;法国政府此前曾承诺将削减债务规模,计划到2022年将债务占GDP比重从2019年的97.1%降至91.4%,但目前反而扩大支出,投入约450亿欧元帮助企业抵抗疫情冲击,并为企业贷款提供3000亿欧元的“国家担保”;连德国也放弃了连续实现6年的联邦预算零赤字目标,已宣布多项提振经济举措,包括批准史无前例的、规模超过7500亿欧元的巨额经济纾困计划,批准总额120多亿欧元、为期4年的基建投资,为资金链紧张的企业提供贷款等。德国金融署本周还表示,第二季发债规模将会增加430亿欧元至1305亿欧元,以协助政府为应对新型肺炎疫情影响的项目支出融资。

欧元区财长们本周还开会就规模达5000亿欧元的援助计划进行讨论。不过,该计划目前暂时因意大利、西班牙等南部国家和德国、荷兰等北部国家在债务共享方面的分歧而难产。

即便如此,欧洲多数国家的债务水平已超过2009年末欧债危机发生初期,意大利的政府债务杠杆达到154%,葡萄牙、比利时、法国和西班牙也均超过100%,财政刺激政策将进一步提升其政府债务。

2020年还恰逢欧洲各国主权债务偿还的高峰期。其中,2020年4月~7月的到期债务中,法国和意大利国债到期规模最高,分别达到2969亿美元和2771亿美元。

新兴市场在疫情下的债务问题同样不容小觑。IIF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全球债务在2019年增加了超过3.4万亿美元,债务总额已超过71万亿美元。

其他国家中,韩国政府近日在国务会议审核的一份财务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家债务首次超过1700万亿韩元,政府债务也首破700万亿韩元。澳大利亚议会刚刚批准了创纪录的800亿美元规模的就业拯救计划。

机构警示债务危机“幽灵”重现

在全球主权债务已经高企,且各国还在持续透支财政空间的背景下,多家机构近日已对全球主权债务风险再度给予警示。

世界银行称,目前全球金融环境继续趋紧,工业生产放缓,贸易紧张形势加剧,一些大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历了严重的金融市场压力,如果有不断积累的债务压力“引爆”,全球金融市场完全可能面临新一轮危机。

经济学人智库报告表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倘因遏制疫情大流行令发达国家财政收入减少并大幅增加公共开支,有可能出现主权债务危机,“特别是一些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其财政状况在疫情爆发前本已薄弱,任何一个这些国家的潜在债务危机,均可能迅速蔓延至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将全球经济推向可能更深的低谷。”

阿赫亚称,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全球经济就一直面临人口、债务和通货膨胀三重挑战。从本质上讲,疫情对收入构成了重大冲击,对总需求的影响最终将产生新的通货紧缩压力。随着名义GDP增长减弱以及国家债务水平上升,债务挑战短期内也将更加明显。

伦敦经济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专业研究员杰鲁斯(Jerome Roos)近日也撰文表达了对债务问题的担忧。他指出,由于全球债务高企、经济收缩引发重大全球债务危机,并带来市场崩溃和全球经济衰退,“这种结构性漏洞在疫情来临之前就已经存在,而且存在了很多年”。

在他提出的三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债务领域中,两个均属于主权债务风险,一个是意大利的主权债务风险,“意大利当前的经济崩溃对欧元区和欧洲金融体系已经构成了生存威胁”。

中银证券研究所的研报也基于各国的经济基本面和债务、财政状况,认为欧元区风险较大的是意大利和西班牙。

另一个杰鲁斯认为需要特别关注的,是迅速上升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债务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称,撒哈拉以南非洲几乎一半的借款国现在要么面临陷入债务危机的风险,要么已经陷入债务危机。”他称,“过去8周内新兴市场资本外流总额达到550亿美元——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和2013年‘缩减恐慌’期间的两倍。如果这些外流不能很快稳定下来,债务违约的大潮马上就会到来。”

此言非虚。根据研究公司Dealogic的最新估计,去年新兴市场通过美元计价的主权债券借款1226亿美元,高于2009年的633亿美元。今年,将有近240亿美元的新兴市场美元计价的主权债券到期。

事实上,在新冠病毒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前,委内瑞拉,阿根廷和黎巴嫩就已经出现主权债券违约。惠誉本周还确认越南主权信用评级为BB,将其前景展望从正面调整至稳定。

此外,根据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安哥拉、尼日利亚等全球18个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元计价的债券目前处于不良水平,收益率比美国国债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

对此,凯投宏观新兴市场经济学家格洛索普(Edward Glossop)表示,从历史上看,这种价差尽管不一定意味着一个国家会违约,但预示着违约风险,“(这些国家)出现主权债务违约浪潮的可能性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也将“疫情式经济衰退”导致的新兴市场债务危机,视为全球在中期需要警示的两只“灰犀牛”之一,并认为该危机会关系到全球经济的复苏程度。

张忆东表示,近年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债务率提升。以巴西、墨西哥和南非为例,IMF数据显示,2018年巴西、墨西哥和南非政府债务占GDP的占比分别为82.5%、35.4%和56.7%,而这一数值在2008年分别为60.7%、240%和26.5%。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外债规模相比于其外汇储备较大。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截至2018年,土耳其、阿根廷、南非的外债占外汇储备分别为4.8、4.2和3.5。由于外汇储备不足,南非已经出现了主权债务违约风险。

“疫情对亚非拉等新兴市场的冲击正逐步升级,可能将成为新的震中。而疫情导致经济停摆,令脆弱的新兴市场经济雪上加霜。”基于此,张忆东判断,未来半年到一年,疫情或令新兴市场衰退风险和违约风险将加剧。而作为全球复苏的最薄弱环节,在发达市场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新兴市场的缓慢复苏将影响全球生产,并可能令全球面临阶段性滞胀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