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高佣金引“众怒”,各地餐饮协会轮番打擂台,广东新加入!
财经

美团高佣金引“众怒”,各地餐饮协会轮番打擂台,广东新加入!

2020年04月10日 21:13:22
来源:极光财经

文|长帆

4月10日下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官微发文《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要求美团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企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及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

在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之前,已有多地餐饮协会发文,控诉美团疫情期间高佣金。

知名职业打假人王海曾举报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并获得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受理。

财务数据显示,美团2019年全年收入975.3亿元,同比增长49.5%;实现净利润26.8亿元,首次实现整体盈利。其中,美团外卖业务贡献巨大,交易额增长38.9%,餐饮外卖毛利却爆增94.2%,餐饮外卖毛利率由13.8%同比大涨至18.7%。

美团被指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函件中指出,国难疫情当前,广东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陆续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各类投诉,表达出对美团外卖诸多行为的强烈不满。

为维护会员企业合法权益,反映行业诉求,全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障企业复工复产,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于3月10日发函给美团运营主体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提出行业相关诉求,但未收到正式回复。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广东各地餐饮行业协会,代表广大餐饮企业对美团外卖再次郑重提出交涉意见。

协会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协会表示,为响应疫情防控需要,广东餐饮业第一时间积极配合关闭堂食,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餐饮经营外卖只为稳岗就业、保障民生,若多一家外卖平台帮助餐饮企业推广外卖,则餐饮企业将会多一条活路。但美团却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为帮助餐饮行业脱困,协会呼吁美团给予广东餐饮业实质性帮扶。

协会提出,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企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促进餐企开源脱困;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及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美团从创立到发展到上市再到如今雄霸天下,离不开广大餐饮企业的支持和爱护。疫情发作以前,餐饮企业对美团外卖是能忍则忍;疫情期间及以后,众多餐饮企业挣扎在存亡线上,若美团外卖能切实帮助餐饮企业渡过难关,则餐饮行业将能继续支撑美团的长远发展。”协会表示,若美团继续坚持原有做法,则无异于杀鸡取卵,将逼迫广大餐企不得不采取包括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等措施对美团外卖进行反击甚至抛弃。

协会表示,在餐饮业生死存亡之际,请美团于4月17日前,对以上交涉意见给出明确回应。如美团拒不回应和调整策略,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商)会将联合全省各地餐饮企业、全国各地餐饮协会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

疫情期间多地餐饮协会控诉美团高佣金

“我们餐饮业好难啊,受疫情影响,店里基本上没什么生意,主要靠外卖,然而美团的佣金实在是太高了。”有餐饮从业人士向笔者表示。

餐饮业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相关数据表明,仅仅春节七天,餐饮行业零售损失就超过5000亿元。

在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公开发声前,疫情期间已有多地餐饮协会发布声明。

“疫情发生后,美团外卖商家上线“绿色通道”、6 小时内完成审核等……实际的情况是,美团所谓的优惠对于南充市火锅企业而言,实在是杀鸡取卵,雪上加霜。现有以下情况向政府领导反映,希望能够进行核实……”2月21日,南充市火锅协会网上致信当地市长信箱,举报美团疫情期间涉嫌涨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南充市火锅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的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在短时间内停止了,且在一夜之间上调到 20%的扣点,同时还必须要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协会表示,一个餐饮企业在面临三高状态(原材料成本高、人工工资高、房租高)的正常经营状况下,其净利润能够做到 10%-20%就已非常不错,美团的入驻政策无疑是对餐饮企业的经营雪上加霜,进一步将正在承受疫情影响的餐饮企业逼到死路的终点。

南充市长信箱经办部门对南充市火锅协会投诉举报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已于2月21日将举报信转办至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督促该局限期核查并回复当事人。22日上午,南充市市监局已向市火锅协会负责人发出了投诉举报事项《受理告知书》。

南充市火锅协会并非唯一一家呼吁美团降佣金的协会。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平台公司减免佣金。

餐饮协会透露,目前,美团点评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抽佣;对小型餐饮执行23%左右。饿了么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餐饮连锁执行15%抽佣;对小型餐饮18%-20%抽佣;新签用户16%-17%抽佣。

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相关负责人称,高佣金让挣“块块钱”的餐饮企业更是喘不过气来了。现在不少企业都是命悬一线。

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全民抗疫时期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

2月22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尽快出台包括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2月24日,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代表山东全体餐饮成员,联名向外卖APP呼吁降佣金。山东餐饮协会表示,美团23%的佣金额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实在难以承担。山东餐饮希望美团能减少部分佣金,给小微餐饮企业一条活路。

王海举报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获受理

笔者查询发现,拥有市场领先地位的美团在多地曾被曝出强迫商户“二选一”。

早在2017年,美团外卖就曾因在浙江金华地区要求商家“二选一”,被浙江金华工商管理部门处罚了52.6万元。

2019年3月20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在当地负责推广的飞公司“二选一”行为罚款25万元。

2019年10月14日,据国内媒体红星新闻报道,四川眉山市的多名商户遭遇美团“二选一”,记者在走访眉山中心城区30余家商户中,多家反映被美团告知只能加入美团外卖平台,不然可能会面临涨至30%抽成、缩小配送范围、甚至于关店的平台的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6日,笔者从“中国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处获悉,其发现“美团外卖”为与“饿了么”平台争夺市场份额,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使用不正当手段竞争,强迫商户自掏腰包对标饿了么,商户不执行就闭店,损害商户利益。

王海认为,美团外卖此举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因此实名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举报。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王维维律师表示,如平台确实有强迫商家自掏腰包向用户补贴、进而进行恶性竞争的行为,则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近日,笔者从王海处获悉,其举报在去年年底已经获得受理,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开始立案调查。

美团去年外卖佣金496.5亿元

财报显示,美团2019年全年收入975.3亿元,同比增长49.5%;实现净利润26.8亿元,首次实现整体盈利。

其中,美团外卖业务贡献巨大,交易额增长38.9%,而餐饮外卖毛利却爆增94.2%,餐饮外卖毛利率由13.8%同比大涨至18.7%。

根据财报,2019 年美团佣金收入占总收入的 67.2%,比 2018 年的 72.1%,下降了 4.9 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在线营销服务、其他服务及销售收入增加,从而导致对总收入的贡献提升。

美团官方预估2020年一季度业绩或出现亏损,且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