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叉车企业:二月损失一个亿,三月销量创纪录
财经

疫情中的叉车企业:二月损失一个亿,三月销量创纪录

2020年04月12日 11:57:38
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李念雪

【导语】温暖已至,万物复苏正当春。

凤凰网财经4月12日讯,随着疫情防控趋势向好,全国各地迎来了复工季。在经历了一个超长假期后,有人重新回到了熟悉的工位,有人重新坐上了复工的班车,所有人都开始再次为生活奔波。车水马龙,城市重归喧嚣。

当战疫逐渐取得胜利,流水线重新运转,机器重新轰鸣,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名为“复工”的战场。凤凰网财经频道推出《复工正当春》系列报道,关注加速奔跑的奋斗者,重新回暖的中国经济。

作为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制造业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其中,叉车作为一种重要的工业搬运车辆,广泛应用在物流系统中。近年来,随着物流产业的蓬勃发展,叉车行业高速成长,不仅在国内市场不断扩大份额,出口业务也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但未来几个月,外部需求下滑可能构成下一阶段中国经济的主要挑战,中国出口行业或将面临考验。机会与危机并存时,叉车行业面临何种影响和变化?企业该如何应对全球经济大波动的挑战?凤凰网财经专访了宁波如意股份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储吉旺。

受国内疫情影响,如意公司今年一二月份损失一个亿,但三月份销售额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1000家海外客户情况各异,五月可能是个“未知数”。 对于今年的营收预期,储吉旺表示“2020年,不求数量,只追求质量”。

“追求自由和快乐是建立在‘命’的基础上,所以这一年关键是把‘命’留下来。”储吉旺说,在疫情面前,经济需要让步,但企业不能丧失信心。他提出建议,“希望政府支持大中企业这只‘牛’,小企业是延伸下去的‘牛尾巴’,牛不能没有尾巴,牛也能带着尾巴走。”

对于叉车行业的未来,储吉旺认为“叉车肯定要向AGV无人化发展”,“计划用三年的时间将公司各个产品线智能化升级,到2022年‘脱胎换骨’”,对于其中的资金问题,储吉旺表示公司此前还没有向银行贷过款,“借钱就是‘借刀’,用得好,大刀阔斧向前进,用不好,反而会伤到自己。”

谈及中国制造,他认为“经济发展需要智慧化、数字化、智能化,这是今后企业发展的方向。”“以我的一孔之见,政府应该大力鼓励中国的制造业向‘三化’发展,从而带动整个工业发展,刺激经济。”

以下为采访实录:

01 订单随疫情跌宕起伏:二月损失一个亿,三月销量创纪录

凤凰网财经:目前为止公司的复工复产进展如何?

储吉旺:我们根据国家规定从2月10号开始复工,公司约有1100名员工,目前已经全部到位。本来武汉地区有15名员工,他们上个星期也回来了,因为在家“呆不下去了”,所以早早去检查身体,没有问题了以后就飞回(宁波),再次检查、隔离,到现在都没有问题了。

总体来说公司到目前为止没有困难,二月份时国内疫情严重,人流、物流受限各方面受到严重影响,但随着疫情好转,复工以后三月份销售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眼前四月份的订单也很充足。所以现在清明节也不能多放假,因为要加班加点做(产品)。

凤凰网财经:公司业务有受到疫情影响吗?

储吉旺:一、二月份我们货物出不去,损失了一个亿人民币,三月份虽然销量非常好,但还没有填平之前的损失。

我们的产品80%以上是出口的‌,外销到100多个国家,1000多个客户,主要出口美国,印度、俄罗斯、东南亚、南美等国家,在销量大的美国、俄罗斯和泰国,还有自己的仓库。

2月10日上班以后,我们给100多个国家的1000多个客户通报,我们已经上班了;2月15日,第一个发往俄罗斯的集装箱发出,我们将开工、发货的视频传给各地客户,感谢他们的支持。结果全世界各国的客户纷纷向我们订货,他们觉得中国的疫情已经结束了,可以出货了。本来三月份的订单量还要更多,集装箱都是排队等拿货的,但由于我们在江苏、广东等地合作的下家工厂的配件跟不上,所以现在就趋于正常了。

凤凰网财经:有点出乎意料,3月中下旬全球疫情爆发后,很多国家尤其美国现在是疫情非常严重的,当地客户没有缩减订单吗?有没有受到国家航空物流等限制的影响?

储吉旺:像前面说的,目前为止没有太大的影响,四月份还有订单,但是我们根据眼前的情况预测,如果疫情继续蔓延,五月份开始可能就麻烦了。

比如意大利就没有订货了,德国订货也减少了,大部分没有取消订单,但叫我们“停一下”,印度叫我们不要急于出货,因为他们现在只能在家办公,这个我们理解;另一个是美国有个别客户提出要停止出货,因为港口不能停靠。

但我们也有策略,比如在得知美国即将不能发货时,我们一天发了20多个集装箱的货到美国,甚至把原本发往其他国家的货也临时调剂了,这样即使现在美国已经不能进货了,但我们保证了美国仓库有货物供应,可以慢慢消化。

一方面掌握商机、掌握先机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我们有100多个国家1000多户客商,况且西方不亮东方亮,我们还有国内的市场,目前大力开拓国内市场,把我们的产品“打进去”。

02 “现金为王”,稳中求进

凤凰网财经:这么多客户的回款情况如何?

储吉旺:回款都正常的,我们和这些客户都是长期的合作关系,多则几十年,少的也有几年,大家都有一定的企业知名度,不会随意拖欠回款的。

凤凰网财经:所以“如意”公司现在应该基本上没有资金流方面的压力吧?

储吉旺:没有的。我一直认同“现金为王”的理念,所以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跟银行贷过款。近期疫情发生之后,我还借钱给我们的“牛尾巴”(合作单位),因为他们贷不到款,遇到困难,要互相帮助,我们也需要他们继续供应配件。接下来,公司也在讨论是否要筹措资金投入到智能化设备中,我做这行已经35年了,企业追求的是“稳”,但要稳中求进,当前还是需要更多的资金把企业做大。

凤凰网财经:接下来,公司对2020年的营收预期有没有什么调整呢?

储吉旺:有调整,在2020年,我们不追求数量,追求的是质量,追求稳中求进。求稳就是“打破一个旧工厂,建设一个新公司”,是我们现在的口号。提高产品的质量,卖出去产品具备智能化、智慧化。我们现在正在研发最先进的车,改善我们的设备,练“内功”,就好像农民种田一样,把我们深耕的田耕好、肥料施足,这样就能种好稻、有好收成,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2020年虽然达不到我们原本的预期目标,但是我们会把设备做得更加智能化,产品做得更智慧化,销售方面线上线下数字化,朝着这样“三化”的方向去奋斗。

凤凰网财经:有关智能化升级已经在计划了吗?需要向银行融资了吗?

储吉旺:对,现在还在计划中。 要用三年的时间,到2022年“脱胎换骨”,初步目标是今年投一个亿——这是我们的存款,先把我们银行的存款释放出去,下一步再考虑融资。我们一直比较小心,我认为借钱就是“借刀”,用得好,大刀阔斧向前进,用不好,反而会伤到自己。钱袋子“竖起来”要靠自己的积累,而不是靠借。

我也有考虑造一栋科研大楼,但想想企业发展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大楼能否产生经济效益?是智能设备重要还是大楼重要?衡量下来,还是坚持钱要用到“三化”上去。

03 大企业是“牛”,小企业是“牛尾巴”

凤凰网财经:受疫情的影响,小企业可能生存困难,“如意”是否有考虑扩张,把他们收回来避免竞争呢?

储吉旺:这样不行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小厂有小厂的生存能力,大有大的活法。在宁海,大概有几十家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是从我们工厂走出去的,整个行业的话,可能几百家都不止。

其实小企业有很强的生命力,它和大中企业争原料、争人才、争产品,它们有能力竞争。物竞天择,公平竞争,不适应就自然淘汰。我们经营了35年,走出去这些人也不算多,我不怕竞争,竞争也不需要去避免。如果一棵长在平原上的树长不大、长不久,但大树周围有很多小树小草,相互争阳光、争水分、争营养,生命力更强。

希望政府支持大中企业这只“牛”,因为它能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小企业是延伸下去的“牛尾巴”。大中企业有先进的设备,有区位的功能,有很好的团队,它带动起来了,小企业也就都上来了。

“牛不能没有尾巴”。比如造飞机,飞机上的一个螺丝帽,肯定是标准件工厂生产的。飞机制造厂很大,它就需要有为自己生产标准件的工厂,没有这样的小企业配套就不行。

“牛能带着尾巴走”。比如我生产叉车,我有150家合作单位,在宁海本地下游20多家生产厂家,复工以后我开始生产了,但下面“牛尾巴”工厂没有生产,怎么办呢?可能政府支持不了,但我能帮他们。他们说“工人叫不到”、“电焊工没有”,我把我的电焊工派去,他们说“我没有钱”,我在重点的合作企业(下家工厂)放进600多万人民币,帮他们过度。

04 “智慧化、数字化、智能化”是制造业发展的方向

凤凰网财经:这一次疫情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您觉得这次危机对于整个中国制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储吉旺:对于企业来说应该分两个方面,第一,不能丧失信心,第二,要逆思维,反弹琵琶。

疫情总会过去,但不变的是人要追寻幸福快乐的生活,追求自由。2020年,追求自由和快乐是建立在“命”的基础上,所以这一年关键是把“命”留下来。现在的努力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而不是奔赴战场,不需要做出牺牲,所以我们整个经济发展需要让步。

第二方面,我们作为干企业的人,在抗疫的同时,要变革,不可能像以前用简单的劳动力、体力去创造财富,经济发展需要智慧化、数字化、智能化,这是今后企业发展的方向。

尽管疫情在世界蔓延,同时带来很多影响,但如果所有的制造企业都能搞“三化”,大家都改造我们的车间、工厂的设备,就能产生“蝴蝶效应”,带动整个中国工业的持续向前发展。这个效应是不可估量的大,今后中国会站在世界的前面,一定会超过美国,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丧失信心。当前的经济不景气或者有一点衰退,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如果说经济只不断向前,那我还要表示怀疑呢,这不可能。

在当前的情况下,如果企业是船,政府就是指航向的。开船的是企业家本人,政府不可能替企业开船,但政府可以指导航向,这个方向就是“三化”。我认为应该用更实际的方式去正面鼓励“三化”做的好的企业,除了税收减免、劳保和社保减免之外,可以鼓励企业“买三化”买智能设备,奖励企业“搞好三化”,促进它的发展,这样就能创造更多的财富。

总的讲,这场危机一年以后会过去,2020年对每个企业家来说都是一场考试,考的过去就“上大学”,考不过去,也可以“打工”。

凤凰网财经:据了解,我国叉车行业已经发展了60年,目前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叉车产销大国,您能简单讲讲当前国内叉车行业的现状和发展吗?

储吉旺:首先,叉车的门类是很广的,“叉车”是一个统称,有电动、柴油、电瓶叉车等,按照吨位和高度也有细分很多种。其次,叉车的前景还是很广的,从国际上看,叉车行业是不断的方兴未艾的向前发展的,所以形势是很好的。实事求是的说,中国的叉车行业在国际上应该是处于中高档,但不是最高档。未来叉车肯定要向AGV无人化发展,比如说,我三年前到以色列参观时,当地的超市就是无人售卖的,我看到有着AGV技术的无人驾驶叉车从货架上取货,像一个机器人。所以说,叉车的前景还是很广泛的。

凤凰网财经:在国内的销售模式是怎么样呢?与海外市场的区别?

储吉旺:其实这点不太好讲,因为我认为国内的市场竞争就是靠打价格战,我指一般的产品,国内市场认为价格越低越好,而海外是产品质量越好,越好销。打个比方,手动液压搬运车从最早期卖150美金一台,到现在只卖98美金一台。在国内市场竞争的打压下,现在还要更便宜,这样质量就下降了;反观美国本土生产的手动液压搬运车,质量不但没有降低,还在提高,可以说他们的市场是认可用更高的价格获得更好的产品的,而国内的大部分观念还停留在谁便宜就买谁。

凤凰网财经:您认为智能化的产品,包括智能物流、无人叉车的普遍应用还有多远?

储吉旺:我们做了一套智能化的产品已经做出来了,但如前面所讲,叉车产品门类是很多的,我们准备逐步全面改造,当然也要按市场需求,市场永远是核心。

市场普遍应用的话还有一段时间。很多企业没有经济实力,需要政府实实在在的支持、鼓励。所以以我的“一孔之见”,政府应该大力鼓励中国的制造业向“三化”发展,从而带动整个工业发展,刺激经济。而不是像各地发消费券这种做法,我个人认为这个考虑的不够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