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业绩下滑又遇瑞幸事件,借壳回A后股东套现至少超151亿
财经

分众传媒业绩下滑又遇瑞幸事件,借壳回A后股东套现至少超151亿

2020年04月12日 16:18:31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盘前,瑞幸咖啡自爆虚增收入22亿人民币。消息一出,国内外资本市场顿时风起云涌,一时间人人自危、疑邻偷斧。

而作为将瑞幸咖啡推向消费者的重要推手,与“神州系”交集颇深的分众传媒(002027.SZ),更是被迫站到了各界的聚光灯下。

野马财经则注意到,2007年登陆纳斯达克,以及2015年借壳回A后,以Power Star、七喜控股创始人易贤忠为主的股东们,减持套现至少超过151亿元。

瑞幸“失火”,殃及分众

对于分众传媒的董事长江南春来说,瑞幸咖啡曾是他职业生涯引以为傲的杰作之一。在2020年的正和岛论坛期间,江南春曾信誓旦旦地为瑞幸咖啡站台言道:“在中国卖得更好的咖啡不再是洋品牌,而是瑞幸咖啡。”

而此前,分众传媒就与陆正耀的“神州系”有着深度合作,双方的关系可谓十分密切。

瑞幸事发以来,截至4月9日午间收盘,分众传媒的股价累计下跌7.26%。同时,各方对于其帮助瑞幸虚增广告费用、虚开发票的质疑也屡屡传出。

分众传媒的股东多次在线上向公司董秘询问公司与瑞幸财务造假的相关事项,而分众传媒的董秘也再三保证,在瑞幸事件中,公司完全恪守了相关法律法规。

与此同时,分众传媒也开始与“神州系”撇清关系。

一方面,分众传媒对外声明称其自2018年开始积极进行客户结构调整,目前公司客户结构多元化,单一广告主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分众传媒在其官网上删除了陆正耀照片寄语及相关信息,而此前,神州租车被视为公司的经典案例,大力宣传。

巧合的是,瑞幸正式自曝之前已经出具了对其做空报告的浑水,正是分众传媒多年前的苦主与梦魇。

分众的纳斯达克岁月:并购与套现

自2011年始,浑水机构针对分众传媒发布了多个做空报告,报告中最为人关注的,当属后者在2005至2007年之间斥资16亿美元的大幅并购。

虽然分众传媒并购的公司数量众多,涉及的行业细分领域纷繁复杂,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均属于高溢价收购。

而这一系列操作带来了两种影响。一是短期内极大促进了股价飙升,一度达到65美元的高点;另一种影响则是带来了巨额商誉,并引发后期商誉大幅减值,损失巨大。

例如,1.98亿美元收购的卖场展示业务累计亏损1.90亿、4.47亿美元收购的框架业务累计亏损4.23亿、3.41亿美元收购的互联网业务,累计亏损2.3亿美元……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当频繁并购推动股价上涨时,分众传媒的大股东们开始了抛股套现。

根据当年浑水机构的报告显示,2005年至2010的6年内,分众高层套现金额约17亿美元。与分众当时2013年纳斯达克退市时的市值26.46亿美元稍作比较,即可发现这一数字让人惊讶之处。

更有意思的是,2010年底时,当初价值16亿美元收购的资产如今只剩下5亿美元左右的账面价值。而在计提的约11亿美元减值中,又有将近9.35亿的商誉减值。

如此一来,之前一飞冲天的股价又极速坠落。而在此时,江南春以帮助公司“维持股价”为由,斥资1.45亿美元买入股票。

接下来,分众传媒开始剥离自己之前一手引入的不良资产,回归主业。经过一系列调整,很快重新盈利,股价也触底回升且保持稳定,大有重新进入蜜月期的兆头。

只不过,就在此时,一泼“浑水”从天而降,一份对LED显示屏实际投放数量、高溢价收购、内部交易及资产减值不合理等的报告再一次将分众传媒打入深渊。

这份做空报告引发了分众传媒一盘三熔断的事件,一日之内40%的股价暴跌,13.6亿美元的市值蒸发,宣告着分众传媒在纳斯达克的黯然收场。

当然,这一切并非终点,分众传媒的资本舞台,很快转回了A股这块尚未开垦的沃土。

借壳回家,上演“昨日重现”

2015年12月,在纳斯达克经历了动荡八年的分众传媒,通过“借壳”七喜的方式,在A股闪亮登场。

当时重组预案显示,七喜控股以10.46元/股的价格向江南春控制的Media Management(HK)、中信资本的Power Star(HK)、复星国际旗下的Glossy City(HK)等43家境内外交易对方发行38.14亿股股份。

作为第一家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然后以借壳方式登录A股市场的中概念公司,闪亮的身份牌、互联传媒的新概念、以及强大的股东阵容,自然会受到当时飞速发展的中国市场投资者的热情追捧。

登A后短短2年多的时间,分众传媒市值已经达到将近1400亿。如此情况下,首先行动的是当初与江南春一起出资帮助其完成“借壳”的7家财团。

公告显示,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在内的7家境外股东持有34.75%分众传媒股权、合计30.4亿股解禁。

2017年开始,分众传媒前四的大股东便开始筹划套现退场。全年四位股东以大宗交易、集中竞价等方式,通过共49次的减持活动,成功“瘦身”151.9亿元。纵观当年A股市场,无出其右。

到了2018年,原七喜控股创始人易贤忠再次减持555.18万股,套现金额约7592.58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为提振投资者信心,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将以集中竞价方式回购公司股份,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

一方面是大股东们的离场,另一方面是公司的出手救场。但很显然,对于此种行为,股民们已经不再买账。

股价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司经营的晴雨表。业绩低迷,股价也随之一路下滑。相比刚回A上市时的2700亿市值巅峰,如今分众传媒市值仅剩600多亿。

2015年11月,达到18.22元/股的回A后高点,分众传媒股价便一路震荡下行,截至4月9日午间收盘,股价为4.09元/股,股价下跌77.55%。

并且,随着近年来世界经济整体下行,广告业的春天已然开始走向尾声。

根据分众传媒发布的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预计营业收入121.36亿,下降16.60%;营业利润由去年的69.53亿降至23.86亿,下降幅度为65.68%;另外,总资产、利润总额、归属净利润等指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当然,从历年财报可以看到,分众传媒账面货币资金常年保持在三、四十亿元高位,有着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业绩下滑又遇瑞幸事件,分众传媒未来之路在何方?你又是否看好这家公司?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