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分”变“扣分” 多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缩水折射转型难题

“加分”变“扣分” 多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缩水折射转型难题

2020年04月12日 19:13:39
来源:北京商报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银行业整体面临息差收窄的压力,发力中间业务收入成为银行转型的重要突破口。然而在监管逐步规范以及市场竞争加剧下,多家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急刹车”。4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查看多家银行年报发现,渤海银行、锦州银行、郑州银行等多家银行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出现缩水,湖州银行、山西清徐农商行更是连续两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分析人士指出,银行应结合自身情况优化收入结构,不应为了追求收入而急于求成。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最高下降近七成

在各家银行将中间业务收入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时,多家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规模呈现下降状态,更有个别银行连年亏损。

处于A股上市后备军阵营的湖州银行4月9日在中国债券网披露2019年度审计报告显示,该行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7.46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17.64亿元,同比增长3.3%,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01%;投资收益同比下滑86.78%至259.64万元。中间业务收入亏损仍在扩大,该行2019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1.515亿元,而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7144.2万元和9998万元,连续三年亏损。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并非只有湖州银行一家。山西清徐农商行也存在类似情况,该行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亏损899.19万元,相较2018年4146.5万元的亏损有所减缓。拆分来看,去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702.94万元,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则高达1602.13万元。不过,该行4月8日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报喜,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转正”,为83万元。

除亏损外,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规模缩水的情形更为常见。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哈尔滨银行2019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2.26亿元,同比下降6.93%;郑州银行这一收入减少14.12%至16.1亿元。锦州银行未经审计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缩水更为明显,去年这一收入为2.44亿元,同比下降67.8%。股份制银行也不乏缩水的现象,渤海银行2019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滑超三成,由2018年63.57亿元减少33.53%至42.26亿元。

对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的原因,郑州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受业务结构调整,代理业务、证券承销业务规模减少影响。渤海银行也回应称,是该行对理财、咨询顾问和托管业务进行调整的原因。

哈尔滨银行、锦州银行也在年报中进行了解释,主要原因包括:咨询及顾问、结算、委托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减少等。北京商报记者还尝试联系上述多家银行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鑫分析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的原因很多,可能与监管逐步规范,加强理财业务合规监管,银行减免相关费用等因素有关,需要具体银行具体分析。还有很多银行这一收入也保持快速增长,总体而言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是正常现象。

收入比重差距扩大

从收入结构来看,商业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包括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以及投资收益等。在当前经济下行和息差普遍收窄的情况下,依靠传统存贷款业务实现快速增长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提升中间业务收入是每家银行优化业务结构的必经之路。

而中间业务收入缩水的背后,更多反映出中小银行收入结构差异问题。比如,湖州银行近年来的营业收入几乎全靠利息净收入,2017至2019三年间的利息净收入均超过营业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负值。山西清徐农商行则与之相反,投资收益为主要收入来源,去年贡献了近七成营业收入,2018年投资收益占比高达82.75%。

在分析人士看来,上述两种收入结构均不合理,过于单一化,如果息差进一步下行或者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未来的经营业绩或会受到一定影响。从过往业绩来看,一些中小银行也在尝试转型,开始重视中间业务收入,不过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比重仍然偏低。比如,锦州银行2019年未经审计的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83.74%,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仅为1.05%。

对比来看,排名靠前的城商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大多在10%-20%区间。例如,按照2019年9月末城商行总资产排名来看,位于前10名内的江苏银行,其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对营业收入贡献13.39%;徽商银行这一占比为13.3%。

业内人士指出,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是对一家银行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综合体现,不过也要正确看待中小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当前大力发展中间业务、提高非利息收入是银行的必然选择,但中间业务收入也不是越高越好,与银行的收入结构有关。以存贷款业务为主的中小银行,其中间业务占比就会很小。

鼓励创新与修炼“内功”

在高息揽储受限、同业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中小银行的经营压力加大。如何突破经营困境、增加中间业务收入成为中小银行面临的难题。

董希淼认为,对监管而言,应有序推进综合经营,鼓励银行良性创新,通过丰富的产品和服务供给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并获得多元化收入。对银行而言,应逐步调整中间业务结构,将发展重点将从账户管理、支付结算等传统中间业务向高附加值业务转移。

增加中间业务收入是一个长期努力的过程。李鑫表示,未来中小银行应优化收入结构,获得多元化收入,避免为了追求某种结构而急于求成,进而使得收入不稳。所以银行应该稳步推进中间业务增长。

多家银行也表示将继续拓展新型中间业务。渤海银行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未来将加大中间业务产品创新,在夯实结算、银行卡、代理代销等基础性中间业务收入的基础上提升创新产品收入来源,以确保整体中间业务收入的稳定、持续增长。郑州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增加中间业务产品品种,拓展创收渠道,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