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5G消息要“干掉”微信、支付宝?
财经

观察|5G消息要“干掉”微信、支付宝?

2020年04月13日 18:20:54
来源:财经新媒体

《财经》新媒体 花子健/文 舒志娟/编辑

4月10日,罗永浩的第二场带货直播疲态尽显。但他曾经做过的子弹短信却在当下得到了一次正面的评价,通信行业国家高级工程师杨波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子弹短信主打高效沟通,运营商做富媒体,子弹短信是可以学习的对象。”

日前,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宣布联手推出富媒体产品5G消息。5G消息支持文本、图片、视频、表情等内容,支持在线和离线消息,可向用户提供消息状态报告和消息历史管理。随后在4月11日,据央视新闻报道,5G消息将于年内上线。

富媒体即融合通信(Rich Communication Suite,下称RCS)。运营商将短信升级为RCS消息,并将高级消息传送功能与标准接口整合于聊天机器人和插件中,能够以无应用程序模式,使用户在消息窗口内就可进行搜索、交互等业务体验。产品形态以图文、流量红包、视频等富媒体形态展示。

换言之,5G消息不再基于2G、3G、4G信令通道发送短信,而是类似于VoLTE一样,采用媒体通道发送富媒体信息。目前,国都互联正在运营商组织下进行RCS消息系统产品的对接调测。

“运营商显然筹备已久,毕竟三家走到一起,中间做了很多工作;此外,行业都在探讨5G的应用,5G消息就是基于现有技术上的一个尝试。”通信世界总编辑刘启诚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5G消息核心是基于短信和流量通道,这是运营商对流量入口和移动互联网的争夺,和腾讯、支付宝的确存在一定的竞争,是可以共存的,但谈不上取代。

营收疲软倒逼运营商重整短信业务

高晓松曾经在自己的节目中透露,他以评委身份参与的《超级女声》,粉丝发送短信投票的疯狂程度令他震惊。

从2006年开始,湖南卫视就停止了短信投票的用户参与方式。不过,用户对于短信的兴趣下降,与微博、QQ和微信等社交软件的普及有关。

从2009年到2011年,微博和微信先后出现。工信部数据显示,2010年3月,全国手机短信息发送量达665.3亿条,同比降4.5%,首次大幅减少。中国移动的财报显示,其在2011年短信和彩信业务收入首次出现下降,为464.62亿元,低于2010年的468.89亿元。

运营商除了推出“飞聊”、“沃友”和“翼聊”等即时通信工具之外,也将短信业务的重心转向企业服务市场,但依然没有让短信业务恢复到此前的水平。

2020年2月,工信部发布了《2019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报告称,由于网络登录和用户身份认证等安全相关服务不断渗透,大幅提升移动短信业务量,但是业务增长收入却不见涨。2019年,全国移动短信业务量同比增长37.5%,增速较上年提高23.5个百分点;移动短信业务收入完成392亿元,与上年持平。

“5G消息对用户在社交产品的交互方式不会有什么改变,但是的确能帮助运营商增加消息业务的营收。”通信行业国家高级工程师杨波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运营商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用户量。

刘启诚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运营商的转型口号喊了很多年,但是现实情况却是收入下滑成为趋势。过去,运营商依赖的是语音类业务的收入,包括企业端、用户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用户对流量的需求在增长,但是赚钱的却是OTT服务商,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流量的增长,带给运营商的增长空间却相对有限,网络支撑的压力倒是越来越大。

在刘启诚看来,这就好比一条高铁线路,铁路部门收的是固定的客票和货运费用,但是高铁带动沿线的旅游、消费、物流、交通等行业,受益的就是铁路沿线的地区。铁路部门与沿线地区的关系,就相当于运营商与移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关系。

“现在就相当于运营商亲身下场,抢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刘启诚表示,本质上来说,5G消息抢夺的不是用户,而是企业服务的入口。

5G消息能否取代微信、支付宝?

市场对于5G消息的关注度,在三大运营商发布白皮书的当天就已经凸显。

4月8日当天,RCS概念股集体爆发,梦网集团、北纬科技、神州泰岳等多股涨停。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天科技、光迅科技等多支概念股也出现不同的上涨,反而是三大运营商均出现收跌。

4月9日,由于股价异动,包括佳讯飞鸿、北纬科技、京天利、天源迪科和银之杰等相关概念股均发布公告澄清业务收入与RCS的关联。不过,吴通控股表示,旗下子公司国都互联目前在运营商组织下进行RCS消息系统产品的对接调测。

只不过到了4月13日早盘,RCS概念股回调,吴通通讯、海联金汇等概念股集体跌停。

天源迪科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表示,公司已经不从事短信相关业务,目前主要业务是大数据服务平台,在5G消息上暂时没有相关规划。

国都互联一位业务负责人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发布之后5G消息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关注,但目前很多应用场景和能力都是根据产品本身推导出来的结果,当然,这也是5G消息的基本能力。具体能做到怎么样的地步,还是要看6月30日商用之后,才有答案,目前都只是测试阶段。

刘启诚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市场上之所以呈现短期的波动,因为5G消息从本质来说不算大的创新,只是基于短信产品的IP类业务,能否成功还要取决于生态圈的合作伙伴参与度,包括终端厂商、外包承接技术服务提供商、OTT厂商、交通出行等服务提供平台等。

“对于用户来说,诸如富媒体、企业名片、聊天机器人等,都是微信已经存在的应用,都是基于IP不会有什么大的区别。”杨波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对于运营商来说,是增加了一种可能,管道和业务会结合得更加紧密,可能是运营商的翻盘之作。

实际上,类似于5G消息的形态已经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得到应用,比如运营商给用户推送的《人民日报》手机报,虽然是以短信的形式推送,但是用户点击进去,可以在HTML5网页获取更多信息。包括“近14日行程查询”这个新功能也是一次尝试。

两位专家都看好5G消息在企业营销、公共服务、生活服务等领域的应用。首先是天然的用户群体,用户无需注册,无需关注,无需下载,省去了获取流量的过程;其次是触达率高;第三就是用户交互效率的提升。

“政府,景区,医院等机构和公共事业单位,有可能大规模撤到5G消息上。”杨波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运营商在这方面具有一定优势,这也就不可避免和微信、支付宝等平台产生竞争。支付宝近期将城市服务升级为“市民中心”,加上微信的九宫格,是5G消息的潜在竞争对手。

但这种竞争并非全面的竞争,在用户端上同样如此。

“5G消息并非是和微信、支付宝、美团点评甚至携程等平台更多是互补性的存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产品经理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5G消息可以看成是小程序产品和服务号的结合,侧重于提供轻服务。

比如,一位用户如果想订票,可以选择在12306客户端、去哪儿、携程等app上预定,也可以在微信小程序预定,但5G消息支持他直接通过文字订票,也支持完成支付,无需通过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等工具,更不需要打开app。

“对用户来说,这很便利,不需要注册,不需要打开app,也不需要去微信搜索小程序。”该产品经理表示。

刘启诚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也肯定5G消息在出行订票、医疗挂号、餐厅预约等方面对于用户的便利性。

但5G消息很难在企业端和用户端完全取代微信、支付宝的作用。“它更多是提高用户获取服务的便利性和效率,提高企业营销的效率,提高信息触达的效率。”杨波认为,5G消息不能取代微信提供的附加功能,例如封闭式社交。运营商的运营也是一个大问题,体制上的不灵活是无法避免的。

用户担心垃圾短信穿上新马甲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对于5G消息来临后,用户是被动接受的一方,如何保障隐私和自我空间,非常考验运营商对于生态体系的掌控能力。

刘启诚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作为用户的话,他愿意就商务订票和商场导购信息使用5G消息。但他同样表达了对于隐私和过多消息压缩自我空间的担忧。

社交媒体普及后,用户对于短信的兴趣骤然下降,运营商将企业端的服务能力下放给第三方平台,一度导致垃圾短信泛滥的问题。自2008年央视315晚会点名垃圾短信之后,一直到2019年,垃圾短信依然是央视315晚会的主角。

“我手机里上千条短信未读,短信不用,这(5G消息)我更不会用,看看B站,刷刷微博,和好朋友聊聊天然后发个朋友圈,不更好?”李维是一名在读大学生,除了验证码之外她几乎不使用短信,对于5G消息自然也不感冒。

已经工作了八年的徐新,是一名视觉设计师,水瓶座的他更喜欢独处,在社交媒体也不太活跃。“5G消息,我可能会用用,毕竟简单,比如去餐厅,发个消息就能预约座位。”他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但是他很反感别人不添加自己为好友就能给自己发信息,“感觉会打扰我,随时随地都能找到我。并不是所有人添加我微信我都同意。”

在杨波看来,要避免5G消息不像传统短信那样广告信息、垃圾短信泛滥,是很困难的。这对于运营商来说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政府和公共事业单位,不会在5G消息中制造垃圾信息,但是在企业端,如果想避免这个情况,只能像微信那样做。“但是和微信服务号、小程序竞争的,一定不是同样的产品。”

对于垃圾短信的治理,除了执法部门之外,三大运营商都花费了很大的力气,都无法根除。刘启诚指出,如果5G消息也出现这样的问题,运营商要避免的话,又要投入很大的人力和物力,这也是其能否坚持的一个影响因素。

矛盾在于,如果给用户自主选择是否接收消息,5G消息在企业端的吸引力要下降不少;如果用户没有选择权,那5G消息可能会给自身带来很多问题。

“最大的优势,另外一面就是最大的问题。”杨波说。

三家运营商合力推出5G消息,足以显示运营商对移动互联网入口的渴望,以及对未来物联网的布局,不再甘于只有网络基础设施及服务。

运营商对此并非没有尝试,从支付工具到社交工具都无一成功。中国电信和网易合作的易信,最终成为雷声大雨点小的典型。5G消息来了,最终能否成功,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更需要运营商破釜沉舟的决心。“你看咪咕的界面,太土了。真该学学子弹短信这些互联网产品。”杨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