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培训机构的生死场:“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批复工的行业”

少儿培训机构的生死场:“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批复工的行业”

2020年04月16日 11:27:47
来源:凤凰网财经

【导语】温暖已至,万物复苏正当春。

随着疫情防控趋势向好,全国各地迎来了复工季。在经历了一个超长假期后,有人重新回到了熟悉的工位,有人重新坐上了复工的班车,所有人都开始再次为生活奔波。车水马龙,城市重归喧嚣。

当战疫逐渐取得胜利,流水线重新运转,机器重新轰鸣,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名为“复工”的战场。凤凰网财经频道推出《复工正当春》系列报道,关注加速奔跑的奋斗者,重新回暖的中国经济。

01、 教育培训行业陷入倒闭、裁员、降薪潮

2020年4月13日,《疫情下的中小微经济恢复状况——基于百万量级中小微企业经营数据的分析》研究报告发布。从2020年3月份各行业道口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来看,受疫情冲击影响最大的两个行业分别是教育业、住宿和餐饮业。根据报告数据,2月份和3月份教育业经济活动恢复水平为去年同期的10.2%和11.8%,这是因为疫情导致全国学校和培训教育机构延期开学。

事实上,从疫情发展初期,教育培训机构发生倒闭、裁员、降薪的情况不胜枚举。

l 2月6日晚,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正式宣告品牌“破产”,成为疫情期间第一家倒下的教育公司。

l 2月13日,在线教育平台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发表公开信称“由于资金发生困难,目前公司已经停止运营”。

l 2月15日,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表示“下决心要做坏人”,为了活下去,必须瘦身让公司有2年的资金储备,他决定公司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缓发并补齐。

l 2月16日,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百弗英语向学生发出了教师团队解散的消息,“由于一、二月份疫情对公司的打击非常大,我们资金链出了问题,无法再上课了。

l 3月12日,在线少儿英语机构DaDa(原哒哒英语) 多位员工爆料该公司出现减薪、裁员等情况,涉及销售、网络运维等多个部门。

l 3月16日,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发布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致全体学员和员工的一封信》表示,公司现金流枯竭,所有的门店均无法开业。

为了了解中小型民办教育机构的生存现状,凤凰网财经联系到汉普森英语培训机构的北京地区的一家门店合伙人任远。

任远的门店从2月开始处于“半复工”状态,根据北京市教委暂缓线下培训的防控规定,培训机构只能做一些线上的课程。此外,受疫情影响,春节放假期间回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的几名外教都还没有返回中国。

“我们在国内有30多家连锁店,主要针对2-18岁的孩子做(线下)英语培训,我这家店从2017年开业到现在,目前在读学员近300个,以学龄前儿童为主,这个年龄的家长比较认同外教授课,以培养孩子的英语思维。门店员工大概25人,有6个外籍教师,8、9个中国老师。”任远介绍了疫情前门店运营的基本情况。

提起营收情况,任远长叹一口气,“原本3、4月份是培训机构的旺季,一般年后这两三个月我们一个校区可以做到200万左右业绩,但目前只有少量线上课程收入,2月到现在可能做了有20万,大概只有之前的1/10,还不够覆盖每月10万的房租”。由于无法复课就不会产生课耗,没有任何续费,导致公司经营的现金流压力极大。

在营收大幅缩减的情况下工资如何发放?任远说,目前只有一半员工复工,公司从2月开始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工资,“起码要等到我们能彻底复工以后,工资才能恢复正常”,“我们没有考虑主动的裁员,因为培养一个员工也不容易,所以我们跟大家商量能有基本生活保障,大家一起度过这个疫情。”

面对每月雷打不动的工资、房租成本,任远说,“我们的房租没有得到任何的减免‌‌,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响应国家政策去减免房租。作为投资人,我们可能会自己准备一点钱贴进去,把最艰难的这几个月扛过去应该就会好了”。

02、“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批复工的行业”,被复课时间拖垮的小型教育企业

4月12日,一条普通的复课通告却让全国的教育培训行业欢呼“曙光将至”——合肥市发布《关于我市中小学2020年春季学期后续开学复课时间的通告》,原来这是首个关于教育培训机构复课时间的确定消息。

同日,北京市教委终于明确了北京地区的高三、初三年级返校及高、中考安排,2020年高考时间延至7月7日至10日,北京高三年级将于4月27日返校开学,初三年级将于5月11日做好返校学习准备。幼儿园、大学、培训机构仍暂不考虑开学。

据悉,线下教育机构需要等各地方教委通知确认允许线下授课的时间。在采访时,任远多次感慨,教育培训行业目前最需要的是复工的信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正常让孩子们来上课,不知道自己需要扛多久,比如如果知道6月份复工,我们需要再扛两个月,那大家是比较有信心的,但是很可能7月份甚至8月份都无法复工。”任远介绍,目前看来教育培训机构肯定是最后一个复课的,要排在幼儿园复课之后。

“这次疫情对培训机构是一个大的考验,一些头部的大品牌资金实力较强,还有我们也可能相对能扛的时间久一些,但像只有一两家门店的小机构,就有很多倒闭了。”

遥遥无期的复课时间也许是行业内众多小微企业无法活下去的直接原因,而这又引起了马太效应——“我们周围很多小机构倒闭了,结果对家长造成了一些恐慌心理,有部分家长看我们到现在没有复工,会担心我们扛不住,要求退费退课,幸亏还有线上课程。”任远说,目前的退课的情况还不多,但随着停课的时间越久,家长的不安情绪势必增多。

03、线上课程是传统教培企业的“救生圈”,但却不能靠它上岸

疫情期间,线上课程看似火热,但对于主要做线下英语培训的汉普森来说,线上课程能带来不多的营收,能稳定家长们的心态,却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从3月份开始提供免费的线上课程做为引导,劝说家长们转课。到4月开始是收费课程了,部分客户已经转到线上,另一部分家长不接受转课,还在等,但语言教育是不能停的,选择转课的人将会更多。”据了解,目前学校进行的线上课产品有有两种,一种是新购课,另一种是已购的线下课程按照1:2转换线上课——即使是双倍兑换,仍有家长不买账,究竟线上课程与线下课程的差异在哪?

“首先家长选择线下课程的原因就是他觉得线上课效果不好,另外有的家长认为孩子长期看电脑、ipad对视力健康无益,所以他们总觉得转线上课吃亏了。”

近年来,虽然线上课程层出不穷,但任远认为,线下教育是“刚需”,“在孩子教育方面,特别是低龄孩子的家长是更倾向于线下场景,这些课程没法被线上取代。汉普森在疫情前就有独立的线上课程产品,也不是疫情后才创新的,所以并不会取缔传统的线下业务。”

图片来源:《K12教育培训机构疫情影响情况调查报告》(“K12教育”普遍代指基础教育),调查显示,在调研的全国31个省市2000多家机构中,53%的机构表示疫情结束后会调整教学模式为OMO模式(平台型模式)。

“我们认为儿童教育未来一定是线下线上相结合,也不可能纯做线上‌‌。为什么我们要坚持做线下?因为其实线上的成本也很高,虽然线下有房租、人力成本,但是线上的获客成本非常高‌‌对我们来说,线上业务拼不过‌‌像VIP kid,51talk这样大型的线上教育平台。作为互联网公司,他们背后的融资会支持巨额的广告投入,可能一年几十亿”,而线下机构不可能这样“烧钱”。

在任远看来,互联网教育平台的运营模式与互联网出行平台类似,前期甚至很长时间内,获客和用户增长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形成垄断之后再去实现利润”,反观传统线下教育企业,运营重点是区域客户的服务与维系。

目前,在“停课不停学”的呼吁和现金流的沉重压力下,教育机构无论规模大小纷纷开展网络教学课程,比起新东方等头部教育企业的网课,“课程内容本身没什么区别,因为都是在教语言,只不过资本规模大的、或专业从事线上教育的互联网公司,课件、(app)画面会做的更好、更精美,而且价格压的低。而我们(的线上课)主要靠老学员转课、介绍,也有少量的新增客户,但要说跟那些机构去抢客户的话,真的挺难。”

说起疫情的长远影响,任远感概到“疫情以后,我们会把线上的这条‘腿’练的更强壮一些。另外,其实长期的看这次疫情对我们来说也有好的地方,那就是把一些小的、不正规的机构击垮了。疫情以前,线下的小机构竞争激烈,它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打价格战,无论我们如何定价他们的策略就是跟随压价。这次疫情让很多家长在未来的选择会更加慎重,会更倾向于有品牌、有历史的机构,而不是单纯的比价格。”

面对未来,任远对教育行业的复工速度充满信心,“毕竟孩子的教育是不能停的,所以一旦教委通知允许开课后,我相信家长会很快带孩子来上课,回归正常。在此之前,最希望的就是政府在房租这一块,对于培训机构能有特殊的政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