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一季度理财规模骤减 是产品“赶客”还是“囊中羞涩”?

上市公司一季度理财规模骤减 是产品“赶客”还是“囊中羞涩”?

2020年04月17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这两天居民部门在疫情期间“报复性存钱”成了热门话题,但对上市公司及更多的企业而言,投资银行理财的意愿却在急剧降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Wind查询获悉,今年一季度A股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总额为2821.76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是3693.34亿元,降幅高达23.6%。

一方面,某些上市公司在疫情期间出现了现金流短缺,需持有现金以备不时之需;另一方面,是新发理财产品不再保本,收益率也逐步走低,吸引力下降。

银行对公理财需求缩减

根据Wind数据,2020年一季度,有728家A股上市公司共计认购了2821.76亿元人民币理财产品,同比减少160家,投资金额也下降23.6%。理财产品认购金额前三位的上市公司分别是江苏国泰(002091.SZ)、渤海轮渡(603167.SH)和隆基股份(601012.SH)。

对比2019年一季度,888家A股上市公司合计共认购3693.34亿元理财,其中渤海轮渡(603167.SH)最为积极,持有理财产品数量达163个,认购金额合计超过139亿元,这两项数据都排在上市公司第一位。欧普照明(603515.SH)、洛阳钼业(603993.SH)分列二、三位。

2020年一季度,理财产品认购金额超过100亿元的有一家,不过江苏国泰认购了104亿元,低于去年一季度渤海轮渡的认购金额。而渤海轮渡今年一季度认购金额为91亿元,不到去年同期的七成。

对比2019年一季度,理财产品认购金额超过100亿元的仅一家,超过50亿元的有5家,超过10亿元的有69家,超过5亿元的有195家,超过1亿元的有655家。

2020年一季度认购金额在50亿元以上的有4家,认购额超过10亿元的51家,较去年同期少18家;认购额超过5亿元的有151家,较去年同期减少44家;认购金额超过1亿元的有532家,较去年同期减少123家。

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公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截至2019年6月末,非保本理财产品4.7万只,存续余额22.18万亿元。以此数据计算,今年上市公司一季度购买的理财产品约占非保本理财的1.3%。

对比去年全年,A股共有1151家上市公司购买了1.34万亿元理财产品,约占理财存续余额的6%。不过其中存在部分产品到期复投产生的重复计算。

一位理财子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不仅仅是上市公司,今年以来很多银行的对公理财都出现了缩减,企业端需求减少。

从上市公司公布的一季度盈利状况看,疫情影响不太乐观。截至4月16日,沪深两市共披露64家上市公司一季报。根据Wind统计,这些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61%,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0.12%。

一位科创板上市公司创始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对于理财的热情表现分化。“不少公司今年遭受疫情影响,更愿意持有现金以备不时之需;而有些行业景气度较高的公司,比如大健康类、生物医药类的公司还是有闲置资金投资的。”

从今年一季度购买理财的上市公司中不难发现,猪肉上涨周期中,A股养殖大户温氏股份(300498.SZ)投资理财超过30亿元,排在上市公司第9位;另外一家生猪养殖大户牧原股份(002714.SZ)投资了16.2亿元,排在上市公司第19位。美年健康(002044.SZ)、辰欣药业(603367.SH)、尔康制药(300267.SZ)、一心堂(002727.SZ)一季度认购理财金额均超过10亿元。

上市公司选理财“口味”变了

上市公司不再青睐银行理财的另一个原因是,逐渐走低的收益率,以及产品不能刚兑带来的忧虑。

为银行资管提供技术外包服务的规格公司CEO孙志勇对记者表示,目前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显而易见,“我们服务的一些银行的资产管理部正在面临资产荒的困扰。世界经济遭遇疫情的严重冲击,经济供给和需求同时萎缩,在此环境下,利率可能在一定时期内维持在较低水平。银行理财产品的配置以固收资产为主,收益率下降不可避免。”

收益率逐步下降,企业理财的“口味”也发生变化。

兴业研究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孔祥对记者表示,由于保本理财的大方向是压降的,不少企业转向结构性存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查询到,一季度理财金额排在第三位的隆基股份,购买的70亿元共7只产品,全部是结构性存款。为此隆基股份选择了7家银行进行认购,产品期限均为3个月,预期最高年化收益率为4.50%。理财金额排在第四的北汽蓝谷(600733.SH),更是选了24只结构性存款产品,总计认购54亿元。

孔祥称,考虑到遭遇风险后现金可能减少,企业从定期产品转向现金管理类产品。

总体而言,对公理财负债久期可能因疫情影响而缩短。银行资管此前一直想要在产品端作出拉长久期,逐渐与资产端靠近、减少错配的努力,可能因疫情而中断。

一位银行资管人士称,目前负债端以现金管理类产品为主,总体久期是3-6个月;资产端配置的往往是2-3年,甚至5年的资产。

孔祥称:“目前理财久期‘两头跑’,要么现金管理类,要么期限更长一些,在一年以上。由于企业经营有现金流需求,不会沉淀那么久的钱。”

为了挽回客户,银行做出一些增强收益的举措。孙志勇称,很多银行通过配置一些奇异期权、对冲策略,在控制波动的基础上提高产品的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