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人类第一次全球沦陷,中国政策应下猛药
财经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人类第一次全球沦陷,中国政策应下猛药

2020年04月19日 18:50:21
来源:极速财讯

本文大概5300字,读完共需6分钟

作者王永利系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来自“王永利”微信公众号,原标题为《疫情冲击远超预期,宏观调控亟需重招》。

3月以来新冠疫情快速蔓延至全球,成为全世界共同面临的头号公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全球沦陷”。经济活动特别是国际往来几近停摆,疫情蔓延的速度、瞬间影响的广度和深度,远超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大萧条”,更不是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和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引发的金融危机所能比拟的。中国要落实“六保”要求,实现“六稳”和今年战略目标,必须尽快推出超常规更大力度的宏观政策。

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爆发的发展速度与破坏程度远超预期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4月18日15时38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2256844例,累计死亡病例达154350例,累计确诊国家和地区数为185个。

△图源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3月以来新冠疫情快速蔓延至全球,成为全世界共同面临的头号公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全球沦陷”。

为遏制病毒传播,先后有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全部或部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实施严格的居家隔离或禁止多人聚会,其中,44个国家和地区完全封锁了边境,很多国家的经济社会运行受到严重冲击,大量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体育、文化、会展、论坛等活动,以及餐饮、剧院、酒店、旅游、交通等基本停摆,跨境人流和物流严重受阻,不少国家出现经济社会几近停滞的状态,全球经济整体衰退,进而引发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美国股市10天内接连爆发4次“熔断”,出现起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暴跌;美欧等主要国家股市价格在一个月内下跌超过25%进入熊市,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现在,疫情全球大爆发,全球每天新增确诊和死亡病例持续扩大的整体势头并未扭转,印度、南亚、南美和非洲还未充分暴露,并存在无症状感染者以及外部输入引发疫情复发危险,疫情对全世界经济社会的影响仍在显现、远未结束,并可能激化国际矛盾特别是大国关系,民粹主义、逆全球化明显增强。可以说,此次疫情大暴发,其传播的广度、深度和速度,对人体健康和经济社会运行的影响程度,远远超出人们在2月底之前的预期,也因此造成很多国家在抗击疫情上重视不够、准备不足,严重贻误了控制疫情的最佳窗口期,造成公共卫生危机、经济衰退和金融动荡相互叠加极其严重的后果。

二、如果不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力度已经超过“大萧条”

现在,不少人依然认为,尽管疫情全球大爆发给经济社会产生了很大冲击,但到目前为止,全球金融体系依然比较平稳,并未出现大量金融机构破产倒闭、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下跌50%以上的危急状况,预言疫情将引发国际金融危机,并因此采取强烈的救市举措为时尚早。 尽管世界经济增长可能出现大幅回落甚至严重衰退,但是否会产生类似上世纪“大萧条”那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现在就采取强烈的经济刺激行动更是需要慎重。

这就涉及到从宏观政策制定和实施层面如何看待和判断危机的问题。

从宏观政策制定和实施的角度看待危机,需要的是准确预见危机的诱因是否出现,并判断如果不加以应对,其是否会引发严重危机。越早些发现问题,并能及时出台恰当的对策予以应对,就越能以较小的成本抑制危机爆发或有效缓解危机的冲击。等到危机已经形成,再想采取措施予以应对,那就将事倍功半,甚至于事无补了,付出的代价可能成倍增长(这在此次疫情的应对上同样如此),宏观调控部门也就严重失职了!

回头看,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能在两个月时间内席卷全世界,并让很多国家封城闭关,经济活动特别是国际往来几近停摆,其蔓延的速度、瞬间影响的广度和深度,远超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大萧条”,更不是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和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引发的金融危机所能比拟的。 如果不是中国从1月下旬即开始采取封城隔离等严厉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的大爆发,并取得宝贵经验;如果没有美联储从3月3日开始,在短短20天之内连出重招,大幅降息至零利率并推出无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带动主要经济体央行纷纷跟随,采取强力刺激性货币政策;如果没有相关国家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和民生救助;如果放在上世纪“大萧条”期间那样的大背景下,政府受到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以及金本位制束缚难以大力应对,恐怕美元流动性早就枯竭,金融市场早就崩盘,大量金融机构早就破产倒闭,大量企业可能停产或倒闭,大量人员因而下岗待业或失业,美国现在完全可能已经陷入大萧条的景象了。而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元作为国际中心货币,美国金融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美国出现问题,美元流动性陷入枯竭,美国金融市场崩盘,势必对全球经济金融带来巨大冲击。

实际上,即使在美联储连出重招的情况下,美国股市依然在3月9日至18日接连4次爆发“熔断”,前所未有;进入3月中旬,金融市场一度极其紧张,股、债、黄金、石油等多种资产价格大跌,美元指数快速拉升,特别是3月12日包括美欧主要国家在内共11个国家的股市接连出现“熔断”,更是前所未有、极其罕见。

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 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可以说,如果不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力度其实已经超过“大萧条”。

正因为观察到新冠疫情可能大规模爆发并对美国金融市场产生深刻冲击(在2月底最后一周,美国股市已经出现大幅下跌的情况: 标普累计下跌11.5%,纳指累计下跌10.5%,道指累计下跌12.4%),美联储吸取2007年次贷危机过程中行动迟缓导致非常严重后果的教训,甚至吸取“大萧条”时期货币政策难以有效作为的教训,在3月初就紧急采取强力应对举措,并紧随局势的恶化不断强化应对举措的力度和广度,可以说是非常及时、非常必要的。 甚至美国政府为应对疫情冲击而提出的2.2万亿美元经济与社会救助方案,仅仅在7天时间内即得到国会批准,相比以往平均7个月以上周期,可谓神速!

正是在美国等主要经济体及时推出超级宽松宏观政策(经济刺激计划普遍达到GDP10%以上,有的甚至超过20%)的支持下,目前并未爆发国际金融危机,全球经济严重衰退,但并未陷入“大萧条”状态。

4月15日,IMI发表预测数据,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3%(年初时预计为3.3%),发达国家经济增长-6.1%,为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衰退。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5.8%,将有很大反弹。

然而,这种预测是建立在疫情将于4月底至5月上旬得到根本性控制的基础上的,这一前提能否实现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所以,目前市场趋于稳定,并不意味着疫情蔓延已经得到根本性遏制,疫情冲击没有多么可怕。

实际上,如果不加应对,疫情冲击是前所未有、极其严重的。而且正因疫情并非经济金融内生危机因素,而是在全球性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经济低迷、债务庞大的情况下,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巨大外生撞击,如果不采取超常规强力予以应对,有可能造成经济金融体系崩溃瘫痪;而强力应对,则可能使经济金融运行得到快速恢复,二者的结果将是天差地别的!

三、疫情冲击巨大而深刻,中国必须超常规强力应对

此次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国爆发,中国在春节长假即将开始前,累计确诊病例刚刚超过400例之际,即从重灾区武汉开始,利用春节长假人们普遍回家过年,工厂大量停工、学校全部放假的时机,实施大范围严厉的封城隔离举措,并调动全国医疗资源驰援武汉与湖北。 在付出沉痛代价之后,进入3月,确诊和死亡病例新增数即开始快速回落,到3月中旬已经取得抗击疫情的决定性胜利,可谓在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的过程中,取得了先机。 之后,中国在抗击疫情,抵御外部输入的同时,通过专项贴息贷款以及降息降准、减免租金和税费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举措,积极推动复工复产,促进经济发展,并积极为超过8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国际组织抗击疫情提供帮助。

但在疫情全球大爆发,而中国已经广泛融入全球化的情况下,疫情对中国的冲击并未解除,中国不仅面临外部输入的巨大压力,更重要的是,还面临全球产业链或供应链严重受阻(中国总体上处于产业链的中下游)、中美关系更加紧张复杂等严峻的外部挑战,经济增长和社会就业面临新的一轮更大冲击。

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为-6.8%,创下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最低,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经济下行的程度。而持续的市场低迷,已使部分行业和很多企业的经营和生存非常困难,社会就业和居民收入存在的压力并未充分暴露,防范疫情和复苏经济相互纠集,当前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依然面临巨大挑战,亟需尽快出台力度更大、实施精准的一篮子宏观政策组合。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

4月1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和当前经济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和当前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必须充分估计困难、风险和不确定性,切实增强紧迫感,抓实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要求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保基层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会议强调,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把资金用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上。

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明确了今年的战略目标,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同时, 明确了当前工作重点,即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在“六稳”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六保”的工作要求。

毫无疑问,在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情况下,要落实“六保”要求,实现“六稳”和今年战略目标,是极具挑战的,但对保证中国发展稳定大局,增强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至关重要、意义重大。为此,必须尽快推出超常规更大力度的宏观政策。

四、本人自3月初开始就持续呼吁必须高度重视、积极应对

在3月3日美联储紧急召开会议并宣布降低联邦基金利率50个基点后,随即发文 “面对严重疫情冲击,宏观政策必须有所作为” ,强调:由于很多国家对新冠病毒蔓延的严重性重视不够、应对不足,有可能难以抑制疫情的广泛传播及其对经济社会带来的重大冲击,疫情甚至可能引发严重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推动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深刻变化。因此,接下来很多国家都将采取更大的乃至联合的宏观应对举措,包括大幅降息和量化宽松。

在3月6日OPEC成员国与非成员国石油谈判破裂,石油价格随之大幅下跌后,10日发文 “油价大跌可能引发的金融震荡需要高度关注” ,强调:石油是最重要的大宗商品,是非常重要的金融衍生品的底层资产,石油价格大跌,势必给金融市场带来阶段性重大冲击,再叠加冠状肺炎疫情,石油价格大跌对金融市场的冲击绝不可小觑,是否会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需高度关注。

在3月12日美国股市继9日之后再次爆发熔断,而且当天全球共11个国家股市相继熔断的情况下,随即发文 “国际金融危机已然爆发,必须高度警惕积极应对” ,强调:当前疫情全球蔓延的势头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实体经济供需两端已经受损,恐慌已经引发金融危机,如果局势不能尽快扭转,后果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加可怕。

3月15日美联储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大幅降息至零利率水平,并启动新的一轮大规模量化宽松(QE),引发国内很多人的强烈指责后,17日又发文 “高度警惕、全力应对全球疫情大爆发” ,强调:现在疫情的全球爆发仍在增强、远未结束,势必给原本下行压力就很大的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冲击,甚至有可能再次引发世界经济“大萧条”和严重的金融危机,此时,中国的宏观政策必须尽快出手、全力应对,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或心存侥幸。

3月23日在美联储宣布实施“无限量QE”之前,本人再次发文 “疫情全球大爆发 影响远远超预期” ,强调:疫情已经在全球大爆发,其波及的范围之广、对人体健康与经济社会运行的影响之深,可能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场大型战争,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一场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中国必须保持定力、把握机遇、积极作为,努力维持好与美国的关系,不必急于抛售美债或从美国撤资。今年可以不再强调经济增长目标,宏观政策可着力围绕保就业、保民生、保稳定展开。

3月28日发文 “美联储近期连出重招能告诉我们什么” ,强调:必须放在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正在给经济金融产生巨大冲击的大背景下,放在美元是国际中心货币、美国金融市场是国际金融中心市场的现实定位上;放在中国要成为综合国力和和国际影响力领先国家,必须尽快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战略高度,保持冷静和理智,对美联储短期内连出重招进行全面深入、客观中性的分析,积极学习借鉴。

4月4日发文 “多措并举加快降息” ,强调:新冠疫情全球爆发正在给中国抵御疫情外部输入和外贸出口带来新一轮冲击,国际关系也面临新的挑战,中国经济恢复发展的时间周期和困难挑战已超出预期,需要切实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其中,加快降息成为重要基础。

现在,再次强调: 疫情冲击远超预期,宏观调控亟需重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