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万股民欲哭无泪,苦等近1年退市保千7个一字跌停!最后10天倒计时,请收好这份暂停上市高危公司名单

9万股民欲哭无泪,苦等近1年退市保千7个一字跌停!最后10天倒计时,请收好这份暂停上市高危公司名单

2020年04月20日 20:02:5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王海慜 每经编辑:吴永久

曾经的自动驾驶概念龙头*ST保千(现名为退市保千)去年5月24日被上交所正式暂停上市,经过此前近1年的停牌后,*ST保千于今年4月10日复牌进入退市整理期,而让该公司9.3万户股东欲哭无泪的是,在复牌后该股已经历了一连串一字跌停(4月10日复牌以来已经7个一字跌停)。

这样的“悲剧”不会是最后一个,近期,已经有*ST秋林、*ST盈方等数家公司已经被暂停上市。随着2019年年报披露季进入最后10天,一些或将“暂停上市”的高危公司也将进入生死倒计时。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随着未来10天年报的陆续发布,A股大约有24家公司存在较高的暂停上市风险。

另外,相比暂停上市一年后的退市情形,今年以来,面值退市的情形更值得关注。今年以来*ST神城、*ST华业都因为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而退市。近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ST锐电则已濒临退市。截至今日(4月20日)收盘,处于正常交易状态、且股价低于1元的个股有4只。

24只A股或存暂停上市风险

目前,2019年年报披露季已进入最后10天,历来年报季的最后阶段都是绩差年报披露的集中时间。

而在此期间,一些绩差公司将因为年报披露触发相关条件而被暂停上市。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ST秋林、*ST盈方等数家公司已经被暂停上市。

根据交易所的有关规定,导致上市公司暂停上市的因素主要包括,连续三年的净利润为负值、连续两年的净资产为负值、连续两年营收低于1000万元、连续两年的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等几方面。

此外,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或者半年度报告,交易所也可以决定暂停相关股票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与沪深主板不同的是,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 只要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某创业板公司的净资产为负,就会被暂停上市。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记者统计

根据上市公司近期发布的暂停上市风险提示公告,并结合已发布的业绩预告、快报,记者梳理发现,随着未来10天年报的发布,A股大约有24家公司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

其中涉及多项暂停上市风险的公司更是“凶多吉少”。根据暴风集团日前发布的暂停上市风险提示公告,公司面临着可能无法按期披露年报、最近一年净资产为负等多项暂停上市风险。此外,根据神雾环保最近发布的公告,公司也面临着连续两年的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最近一年净资产为负、可能无法按期披露年报等多项暂停上市风险。

根据近期*ST工新多次发布的暂停上市风险提示公告,公司面临连续三年的净利润为负值、连续两年的净资产为负值两大暂停上市风险因素,而据公司今年1月下旬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在今年4月29日发布的2019年报中触发其中一项暂停上市风险因素的可能性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沪深交易所规定,如果随着相关公司2019年报的披露,上述暂停上市因素得以触发,那么交易所将在相关公司披露2019年报之日起,对公司股票实施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

“刀口舔血”风险较高

今年3月下旬,*ST盈方被暂停上市,但从盘面上看,在公司暂停上市前夕还有资金试图“刀口舔血”。

不过事实上,对于上市公司被暂停上市一年后是否能继续保壳,交易所都有较为严格的规定。

对于股票恢复上市的条件,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条的规定,“上市公司在其股票被暂停上市后申请恢复上市的,至少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具备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

(二)具有可持续的盈利能力;

(三)内控制度健全且运作规范;

(四)暂停上市期间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

(五)财务会计文件无虚假记载,且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六)不存在《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13.1.1条或13.4.1条所述情形。”

同时,公司还须满足《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2.2条的相关要求,即:“在法定披露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且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在公司披露首个年度报告后五个交易日内向本所提出恢复股票上市的书面申请:

(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

(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正值;

(三)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四)深交所认为需具备的其他条件。”

另外,沪深主板对于暂停上市后的恢复上市也有类似的规定。也就说上述条件,哪怕只有一项不符合,暂停上市股票的恢复上市之路仍将无法走通。而一旦在一年之后无法恢复上市,等待“刀口舔血”者的将是难以承受的结果。

曾经的自动驾驶概念龙头*ST保千去年5月24日被上交所正式暂停上市,经过此前近1年的停牌后,*ST保千于今年4月10日复牌进入退市整理期,而让该公司9.3万户股东欲哭无泪的是,在复牌后该股已连续经历了7个一字跌停。

从已经发布的业绩快报或预告来看,此前已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千山药机、金亚科技等2019年业绩将继续亏损,待年报发布后,这些公司的退市几乎已成定局。

不过相比暂停上市一年后的退市情形,截至目前,今年以来面值退市的情形更为普遍。今年以来*ST神城、*ST华业都因为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而退市。近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ST锐电则已濒临退市。面值退市已经成为今年来A股退市的最主要原因。

截至今日收盘,处于正常交易状态、且股价低于1元的个股有4只,分别为*ST飞马、*ST欧浦、天广中茂、*ST刚泰。未来这些公司一旦出现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面值的情形,将触发退市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与近年来因跌破面值而退市的个股不断增多相对应的是,市场对低市值公司的“炒壳”现象的减少。目前,A股有一批市值不足20亿元的壳公司,但这些公司股价大多时候都持续在低位徘徊,成交量也相对低迷。

对此,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应该说,去年科创板的退市制度的出台,对整个A股市场冲击非常大,因为科创板的退市制度废除了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科创板的直接退市给投资者带来了一种震撼。随着注册制的持续推行,未来创业板、中小板,甚至主板都可能会施行注册制。由于未来A股上市的效率会越来越高,这就使得垃圾股的‘壳资源’价值大幅缩水。”

“我们说‘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投资者’,正是因为有了科创板退市制度的威慑力,或者说市场预期的提前释放,使得我们的投资者很快就转变了立场,远离垃圾股。”董登新指出,“尤其是新证券法取消了暂停上市的条款,既然新证券法不允许暂停上市了,自然也就没有恢复上市了,可以说这斩断了壳公司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另外,2019年,至少有8家上市公司是被“1元退市标准”赶出股市的,这是我们的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可以说有较强的示范效应。”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