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熔喷布飙涨狂想曲
财经

乱象!熔喷布飙涨狂想曲

2020年04月21日 02:27:08
来源:时代周报

“扬州现货,还剩1吨,定金留货,44万元。”

“北京有现货50吨,66万元一吨,看货付清。”

4月19日,在一个300余人的“熔喷布熔喷机交流群”中,时不时会跳出这样的新消息,提货地点天南海北,价格千差万别,真假更是难以辨别。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口罩成为市场“硬通货”,熔喷布作为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最核心材料,价格狂飙猛进。

4月18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熔喷布由疫情前的2万元/吨涨至目前的50万―60万元/吨,但仍难觅真货。

疫情催生出熔喷布掘金乱象,上市公司也加入到哄抬价格的行列。

根据披露,丽洋新材(831783.OC)的熔喷布售价从1月28日每吨4.5万元涨至3月5日每吨56万元,被南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75万元。

同时,根据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信息,欣龙控股(000955.SZ)旗下子公司宜昌欣龙熔喷布售价在1月22日前为1.27万元/吨,随后多次大幅涨价,最高至35万元/吨。

价格蒙眼狂奔的熔喷布,引起了公安部门的注意。

近日,针对通过囤积居奇、投机涨价、买空卖空等方式哄抬价格、牟取暴利的现象,公安部部署开展专案打击行动,破获20起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涉案金额3445万元。

被称为“熔喷布之乡”的江苏省扬中市,也宣布将全市所有的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

熔喷布,正从疫情之前并无太多人知晓的材料,成为了行内人士口中的“印钞机”,整治已经展开,降温之战仍在持续。

乱象

即使缺乏熔喷布生产资质和能力,也无法阻挡企业的掘金热情。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熔喷布相关企业共计2175家,2020年2月1日―4月13日新增1250家,与去年同期比较,增速高达4519.63%。

这其中,根据媒体报道,疫情暴发以来,江苏省扬中市登记注册生产、销售涉熔喷无纺布企业达到800余家,个体工商户300余家。曾以河豚美食闻名的长江江中岛市扬中,一跃成为“熔喷布之乡”。

“前段时间,扬中基本上全民在做熔喷布生意,我也投资了一点。”4月19日,土生土长的扬中人武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随着大部分生产者匆忙上马,安全、价格、质量等问题随之暴露,狂热的市场中还充斥着倒卖现象。

“遍地都是中间商,我们买不到布。”4月17日,山东一位口罩生产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诉苦道。

暴利吸引投机者趋之若鹜,部分上市公司也未能独善其身,成为哄抬物价中的一份子。4月14日,新三板上市公司丽洋新材对外公告,收到了南通市市场监管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与此同时,欣龙控股旗下子公司宜昌欣龙,因涉嫌哄抬熔喷布价格被当地主管部门通报。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目前熔喷布产能、价格以及行政处罚等问题联系了欣龙控股,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扩产

熔喷布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堪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

疫情暴发后,大量投机者涌入熔喷布赛道,但真正拥有生产能力的企业并不多。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熔喷布转产扩产很难,设备贵,供货周期、组装时间、培训时间都较长,最快3―5个月,长则半年甚至一年。

需求井喷叠加产能瓶颈,使得熔喷布市场价格骤升,这也让熔喷布生产企业获利颇丰。

以上市公司欣龙控股为例,其近日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归属净利润同比大增1027.94%―1591.90%至4000万―6000万元。

欣龙控股称,主要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生产的医疗、卫生防护用品原材料无纺布市场需求增加。

除了欣龙控股,2月中旬才开始对外销售熔喷布的延边股份(300658.SH)预计报告期盈利3628.71万―3891.03万元,同比增长315%―345%。

延边股份的紧急转产,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延江股份称,公司的熔喷无纺布供不应求,截至4月10日已交付医用熔喷无纺布约55吨,在手订单约320吨;已生产销售约302吨民用熔喷无纺布,在手订单约113 吨尚未交货。

4月10日,延江股份回复关注函表示,如果这些订单全部顺利完成,预计在2020年度给公司带来的净利润会大于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40%。

而参照2019年8231.07万元的净利润,刚介入熔喷布业务的延江股份,今年至少可以因此获利3292.43万元。

更多企业则还在转产与扩产的路上。

比如近日,奇信股份(002781.SZ)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佛山中科华洋拟设立全资子公司并投资3500万元建设5条熔喷无纺布生产线项目,预计全部建成并投产时间为2020年7月。

纳尔股份(002825.SZ)则称,公司与比亚迪签订采购合同,比亚迪向其采购熔喷布100吨、交付时间为4―7月,其中4月、5月份交付货物的货款预付部分为2000万元。

退烧

如何将狂热的熔喷布从潮头浪尖拉回来?各地开始打击假冒伪劣和囤积倒卖现象。

4月9日,《扬中日报》在头版发布的评论文章《“熔喷布之乡”的冷思考》中称,投机的泡沫终将有破灭的一天,“疯狂”的熔喷布,该“降温”了。

6天之后,扬中市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实行熔喷布行业“休克”疗法,熔喷布生产企业、个体工商户一律停产整顿,直至产品符合相关质量标准、生产环境设施满足安全环保要求,再经审批方可重新开工。

武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扬中市的熔喷布企业基本都已停工,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抽身离场,还有部分人可能是血本无归。

“熔喷布之乡”踩住了刹车,网络中的熔喷布却依旧火热。连日来,时代周报记者陆续加入一些熔喷布交流群,群里的货源大多自称出自中国石化,产量动辄200―500吨。

“朋友圈卖的熔喷布远远大于中石化自产的,小石头没有想到,朋友圈居然成了熔喷布最大批发基地。”4月14日,中国石化(600028.SH)在官微无奈调侃道。

据中国石化发布声明,其熔喷布属定向供应,从未委托其他单位或个人销售,且目前日产量才达到16.5吨。

另一方面,中国石化也正大力提升熔喷布的产量。

据悉,预计到5月底,中国石化下属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的16条熔喷布生产线将全部投产后,年产能可超万吨,可助力加工一次性医用口罩100多亿只。

4月17日,国内最大的医用口罩熔喷料生产商道恩股份(002838.SZ)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截至目前,母公司熔喷料日产量达400吨,参股公司大韩道恩日产量达到70吨。

“我们只生产熔喷料,不生产熔喷布。虽不方便透露熔喷料价格,但疫情以来,公司理性调价且产品只提供给中国石化、泰达股份(000652.SZ)等一批有熔喷布生产资质的企业。”该负责人称。

随着更多公司熔喷专用料陆续上市,以及熔喷布的批量上市,当前短期供需错配问题或将得到有效缓解。

公安部近日部署开展的专案打击行动,也对哄抬熔物价的倒卖行为有震慑作用。

4月19日,公安部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防护物资是战胜疫情的重要保障,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涉疫防护物资违法犯罪的“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那些企图投机倒卖防护物资、伺机发“国难财”的不法分子应悬崖勒马,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