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主业下滑,布局新能源亏损,冠城大通“转身”艰难
财经

房地产主业下滑,布局新能源亏损,冠城大通“转身”艰难

2020年04月21日 16:55:11
来源:投资时报

2019年,冠城大通房地产业务收入为39.81亿元,同比下降6.55%。收入下降的同时,营业成本却同比增长14.48%,达17.14亿元。结算面积和毛利率也同比下降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行,四年前转型新能源行业又亏损,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冠城大通,600067.SH)目前的处境,相当不妙。

日前,冠城大通披露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其营收和利润双双下降。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87亿元,同比下降3.96%,净利润为4.19亿元,同比下降44.81%,业绩波动较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传统房地产主业低迷,叠加新布局业务遭遇打击,是冠城大通净利润同比腰斩的重要原因。年报显示,冠城大通房地产业务毛利率下滑严重,且该公司自2015年开始从事的锂电池和电解液等新能源业务,亦处于亏损状态。

除此之外,冠城大通年报中还有一些财务数据值得警惕。一方面,该公司截至2019年末货币资金同比减少50.89%,且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大幅下降。另一方面流动负债却在增长,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同比增长幅度更高达451.66%,冠城大通面临的偿债压力已经凸显。

此份年报亦引起监管机构注意。4月18日,上交所向冠城大通下发监管问询函,要求其就2019年年报的信息披露中相关事项进行解释。

业绩双降 新能源布局持续亏损

冠城大通无疑是家有历史的企业,其前身是创建于1956年的福州电线厂。作为福州市最早的股份制试点企业之一,1997年冠城大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虽然该公司目前所属行业为房地产开发,但漆包线才是其最初起家业务。或许是之前所从事业务与电力相关,自2015年起,冠城大通开始布局新能源领域,并在锂电池和电解液方面进行投入。

2015年5月,冠城大通与福建省福投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福建冠城瑞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投资规模总额预计约人民币20亿元。

同年8月,冠城大通以人民币6466.25万元价格,竞拍下福建创鑫科技开发有限公司53.22%股权,从而切入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添加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尽管持续在新能源业务领域进行投入,但其转型效果却难言理想。

冠城大通在年报中表示,公司锂电池业务2019年面临诸多困难,行业集中度提升进一步挤压公司市场空间。电解液添加剂方面,因客户结构较为集中,生产工艺不够稳定,公司近几年运营较为困难。

数据显示,2019年冠城大通锂电池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597万元,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89万元,实施相关业务的两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不过该公司并未在年报中披露更详细的数据。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冠城大通补充披露近三年新能源业务相关子公司的净利润情况,并说明新能源业务亏损的原因;同时要求公司说明在新能源业务持续亏损的情况下,相关的资产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并且与同业对比说明存在的技术短板等。

新能源布局未见成效,冠城大通赖以为生的房地产业务也出现萎缩。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9年冠城大通房地产业务收入为39.81亿元,同比下降6.55%。收入下降的同时,营业成本却同比增长14.48%,达17.14亿元。结算面积和毛利率也同比下降。

针对公司下滑的房地产业务,问询函要求冠城大通说明结算面积、结算收入以及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相关因素是否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长期影响。

短债攀升 资金状况遭遇考验

新老业务之间“青黄不接”,让冠城大通的资金压力逐渐凸显。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冠城大通货币资金为17.01亿元,同比减少50.89%,其中受限金额达8399万元。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冠城大通短期债务大幅上升。2019年其流动负债达142亿元,同比增长51.73%,其中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42.38亿元,同比增长451.66%。

据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06亿元。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17.21亿,同比下降168.45%。

冠城大通2019年主要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冠城大通2019年年度报告

现金流压力之下,冠城大通寄希望于发债予以缓解。4月3日晚间,冠城大通公告称,证监会已核准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

虽然本次冠城大通公司债券发行规模为17.3亿元,将用于偿还公司债务、补充营运资金等用途。但以其目前的资金缺口,17.3亿元债券的发行也难以覆盖。

对于公司资金问题,交易所问询函也表示关注。其要求冠城大通结合融资计划以及资金使用安排等,说明货币资金、筹资现金流变动较大的原因,对公司经营的影响,并结合负债情况、财务费用和融资计划等,说明公司后续债务安排。

冠城大通部分偿债指标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冠城大通2019年年度报告

除此之外,冠城大通的年报中还存在不少疑点。

年报显示,该公司期末融资额达72.80亿元,其中利息资本化金额达到惊人的39.32亿元,而上一年度这两个指标分别是77.42亿元、1.36亿元。利息资本化金额的激增,引发市场对该公司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质疑。《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其利息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735.04%。

对此,问询函亦要求冠城大通说明利息资本化金额的审定依据和具体构成,并结合各笔借款利息资本化发生的时间和金额,说明本期利息资本化金额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动机。

更加难以理解的,是冠城大通在这样的资金压力和市场背景下,还在收购关联方资产。

2019年12月25日,冠城大通公告称,将以1.05亿元受让朗毅有限公司持有的福州大通机电有限公司(下称福州大通)11%股权。同时,将以6290万元受让北京冠海房地产有限公司等持有的北京冠城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冠城酒店物业)100%股权。

此两项关联交易均为溢价收购,受让福州大通11%股权对价1.05亿元,评估增值率82.59%;受让冠城酒店物业100%股权对价6290万元,评估增值率75.05%。

面对越来越近的债务偿还压力,冠城大通将如何化解,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