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王”茅台带头又“喝高”,A股白酒板块市值破2.6万亿

“股王”茅台带头又“喝高”,A股白酒板块市值破2.6万亿

2020年04月23日 13:28:10
来源:华夏时报

一次次自我突破,茅台终将自己送上了A股第一大权重股的位置。从春节期间的千元每股一路上涨至今,“股王”贵州茅台不负众望,高开高走,4月23日开盘报1248.40元/股,在连续上涨了1个月、涨幅达到30%之后,终于突破了去年11月盘中创下的前期高点,再度刷新历史纪录,成为A股第一大权重股。

茅台股价能够创出历史新高和其业绩利好有直接关系。4月21日晚,贵州茅台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增长,刚刚完成新老管理层交替之际,茅台集团提前实现了千亿目标,在这1000亿元的营收中,尤其是系列酒的贡献更为亮眼,也顺利使茅台集团提前一年实现营收突破千亿大关。尤其是,当外界对高端白酒的长期价值投资继续看好之下,茅台未来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终端消费市场都将值得期待。

白酒股又“喝高”

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起步资本市场之后,贵州茅台像一个出色的快跑运动员,不断刷新速度纪录。待业绩基数积累到相当体量,已经今夕不同往日,终于成为A股第一大权重股。

在贵州茅台股价飙升带动下,白酒板块也跟着呈现全面爆发之势,4月22日和23日两日,白酒股整体飘红。除了茅台,还有其他16只白酒股实现上涨,酒鬼酒、老白干酒、泸州老窖、顺鑫农业、五粮液、山西汾酒等6只白酒股领涨最为明显。截止到4月23日午间,A股18家白酒上市公司市值已达26776.6亿元。

贵州茅台股市飘红的背后是2019年取得的跨越式成绩。据悉,贵州茅台公布2019年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为854.3亿元,同比增长16.01%;净利润为412.06亿元,同比增长17.05%,茅台酒单品盈利能力居全球酒业第一,实现“股票上千元,市值过万亿元”,让茅台集团也提前实现了千亿目标。

除上述因素外,一位长期关注酒行业的咨询机构分析师还认为,结合近期发货和打款进度,一季度贵州茅台业绩表现有望更为亮丽,这些都是刺激股价创出历史新高的短期利好;而从长远来看,茅台股价成功通过疫情压力测试,以及2020年贵州茅台迎来年轻化的高管团队,则成为长期资金看好茅台的公司发展、品牌实力和行业景气的重要依据。

出色的业绩为茅台带来股价飞升的铺垫,但没有业绩报的热点烘托,茅台股价还能否持续高增长?

对此,部分机构仍维持乐观态度并不断调高预测目标价并扬言未来不排除进一步调高,其中,招商证券给出的预测目标价最高,已达到1519元。在招商证券看来,茅台品牌壁垒强化和长线资金定价权增加,估值进一步提升具备长期基础。目标价1295元至1519元,维持“强烈推荐-A”投资评级。

一瓶难求将成常态

一面是业绩和资本市场的备受瞩目,一面更是市场层面的密切关注。当疫情来临之际,各个行业无不受到影响,一直处在价格高位的茅台是否也会随之走在“神坛”引发关注。

今年春节前,《华夏时报》记者在走访市场时发现,53度飞天茅台的价格已经略微有所下降趋势,基本市场流通价格在2100-2300元左右。背后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一部分原因在于部分经销商受到疫情影响,现金流承压;而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受到消费习惯影响,一般春节后期价格下降和往年情况一致,节前消费者对产品抢购较为激烈,节后均会出现小幅降价。。不过,近日,茅台市场流通价格又出现价格上涨趋势,较春节前有所上涨,达到2500元左右。

对此,酒业专家杨承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长远发展来看,飞天茅台价格还将会继续呈现上涨态势,而根据茅台公布的产能扩张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以后将会得以好转。

实际上,茅台的现有产能已经不能满足实际需求。根据2019年茅台财报显示,茅台酒制酒车间设计产能为38528吨,实际产能为49922.71吨,超出设计产能近30%;系列酒制酒车间设计产能为21245吨,实际产能为25122.02吨,超出设计产能18%。

对此,茅台把2020年作为“基础建设年”,在“十四五”期间形成茅台酒5.6万吨、系列酒5.6万吨、习酒近5万吨的产能规模。茅台原董事长李保芳曾表示,茅台供不应求已经形成常态化。“茅台酒基酒将在2025年实现满负荷产能释放,基酒达到5.6万吨,能投放市场的大概有4.5万吨,即9000万瓶酒。”

“目前,市场价和出厂价有一千元以上的价差,直供渠道1499元的飞天茅台一瓶难求,供需缺口依旧巨大,并且短期难以改变,价差为提价提供想象空间,支撑未来业绩高弹性成长。”方正证券食品饮料分析师薛玉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高端酒仍然是价值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茅台业绩和股价一路看涨,但不得不承认的问题是,茅台这几年开始“慢”了。

2017年,茅台实现营业收入611亿元,同比增长52.07%;实现净利润为270.79亿元,同比增长61.97%。这是白酒行业“黄金十年”结束以来,茅台创下的最高增速记录。

但在2017年之后,茅台连续三年下调营收目标。在2018年贵州茅台总体目标中,对于营业收入的计划是“较上年度增长15%左右”,这一数据在2019年下调为14%,到2020年再度下调为10%。

虽然从实际增速来看,茅台2018年营收、净利同比增长约为26%、30%;2019年同比增长15%左右,仍然稍高于规划,但与此前的高速增长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关于茅台增速放缓问题,酒业专家肖竹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茅台增速放缓,是因为体量很大,同时茅台的产能还没有完全释放,所以销售额不会快速放大,所以在产能还没有完全释放前,茅台控制业绩增速的做法是对未来负责,是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增速只是放缓而已,还是继续增长,还在继续赚大钱。茅台2020年规划收入10%的增长,主要通过放量、增加直营和提升产品结构的方式来完成。未来五年看好在放量和提价的双重驱动下实现趋势性增长,茅台是白酒行业基本面和业绩最确定的公司。”薛玉虎对高端白酒龙头茅台的未来业绩增长仍然持积极态度。

增速放缓并不是茅台自身的问题,中泰证券在研发报告中指出,高端酒是为数不多的景气赛道,具有较好的增长趋势以及增长的韧性。随着白酒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内部分化加剧,行业总量机会减弱,更多呈现细分赛道的结构性机会,高端酒、酱酒、光瓶酒是未来为数不多的白酒景气赛道,高端酒一方面具有较好的增长趋势,另一方面目前高档酒消费占比低,弱周期化的特点,具备较好的韧性。其认为未来2-3年高端酒行业仍将有望取得15%以上的增长,长期依旧有望实现双位数的增长。

当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充满送礼和聚餐消费色彩的白酒行业无疑受到当头一棒,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便有市场声音担心认为,疫情将影响白酒企业一季度业绩。而实际上疫情对于企业一季度影响实际上并不大。

在杨承平看来,经销商备货以及打款均在12月以及元月,因此一季度并不会有较多回款,因此一季度企业并不存在太大压力,反而目前压力主要集中于经销商、二批商以及终端层面。

而对于以茅台、五粮液为代表的高端品牌而言,整体影响相对会较小。业内认为,在此次疫情中,高端白酒品牌由于抗周期以及抗风险的能力较强,因此也收到较小影响。随着疫情结束,产品所具有的礼品属性以及投资属性,都会继续发挥作用。高端产品在此次疫情中受影响较小。另外,由于高端白酒消费均多为礼品、商务、婚宴等刚需性消费,因此高端品牌消费仅为暂时抑制,随着疫情的控制,会得到较快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