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佣金博弈,王兴何去何从?

美团佣金博弈,王兴何去何从?

2020年04月23日 17:23:52
来源:炣燃科技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近期,因佣金和独家合作条款等风波,美团外卖业务引起多地商户不满。

据悉,4月10日,广东省餐饮协会携广东地区30余家市级餐饮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针对美团外卖在疫情期间向餐饮企业收取高额外卖佣金,坚持独家条款等问题。要求美团外卖降低抽佣比例和取消独家合作。除此之外,四川、重庆、云南、山东等地的多个行业协会也致信美团,呼吁降佣金。

“怨”声四起,美团也不得不作出回应。4月13日,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

一面是商家抱怨,一面是美团诉屈,刚过不惑之年的王兴,如何应对外卖业务的晚来风急?

01

餐饮外卖是美团业务的基本盘之一。

据悉,在外卖业务刚起步之时,美团对商户的佣金仅有8%,而随着其在外卖市场不断发展扩大,其抽佣也水涨船高,从15%涨到18%,再到19%,根据美团官网数据,美团外卖的佣金费率普遍在18%-25%之间。

业内人士分析,发展初期,美团在餐饮外卖市场上游靠烧钱拉商家,下游靠补贴留用户,迅速抢占大部分的市场。这一模式在美团起步初期,成效明显,然而在佣金比例一步一步走高之后,终于引发风波。

对于商家的控诉,美团一方的回应颇显无奈。近期美团财发布的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骑手费用一项,美团外卖总计支出就高达400亿元。而在该年度,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按此推算,美团的外卖佣金收入大部分都流向了骑手。

公开资料显示,美团外卖骑手的收入部分来自于消费者的配送费,部分来自平台补贴,而补贴的部分需要美团对商家的抽佣以支撑。

不过,骑手也有话说。据《金融投资报》报道,成都地区某外卖小哥两年多前加入美团,最开始服务费用起步价格是6块,两年多以来这一价格不断调低。该名小哥表示,多的时候我一天跑30、40多单,就算单价只调低几毛钱,一个月算下来,损失的收入也很多。

症结在何处?

02

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赢家,美团在餐饮外卖领域已站稳脚跟。

2019年8月,互联网大数据平台Trustdata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美团在全国外卖市场中所占份额高达65.1%,而饿了么与饿了么星选则占32.8%。

在外卖市场的高份额,或许奠定了美团对商家抽佣提升的基础,而这也导向了美团的快速盈利。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美团营业总收分别为129.88亿元、339.28亿元,其净利润分别亏损57.9亿元、189.17亿元以及110.86亿元。

而在2019年,美团强势扭亏,实现净利润高达46亿元,市值更一度逼近6000亿港元。

美团主要业务中,餐饮外卖业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查询美团财报发现,美团的外卖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从2016年的41%,上涨至2019年的56%,最高的是时候在2017年,曾经达到62%。

在2019年年度,美团点评三块主业务的收入分别为548亿元、223亿元、204亿元,餐饮外卖的总收入比后两项收入之和还要高出121亿元。

与此相悖的是,美团外卖业务的毛利率一直维持在15%左右水平,这也意味着其净利率会更薄。外卖业务的波动,或对美团的盈利产生极强冲击。

事实上,根据《新财富》杂志测算,经过压力测试显示,按美团2019年的交易额估算,若佣金率下调1%,其佣金收入将从496.5亿元下降至455.53亿元,同时美团将亏损14.34亿元,而若广东餐饮协会所期待的,佣金率下调5%,美团将亏损2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餐饮外卖业务外,美团不断地把“触角”伸向很多领域,包括共享单车及网约车服务、B2B 餐饮供应链服务、小额贷款业务、美团闪购及聚合支付服务等,这些领域虽然毛利率较高,但美团并未占据明显优势,仍面临着场外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

外卖业务牵一发动全身,已过而立之年的王兴,将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