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并购败北:汤臣倍健首度亏损后的变局
财经

保健品并购败北:汤臣倍健首度亏损后的变局

2020年04月24日 19:58:56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保健品巨头汤臣倍健4月22日更新年报

净利润巨亏3.56 亿

继2018年百亿保健帝国权健集团轰然倒塌,彻底扒去了保健品行业一手伪装的慈善公益、悬壶济世外衣,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之后,保健品行业如今的行业经营环境挑战前所未有。

近期,登陆资本市场十年、号称中国保健品第一股的汤臣倍健出现首度亏损,2019年汤臣倍健营收 52.62 亿元,同比增长20.94%;实现归属净利润-3.56 亿元,上年同期为 10.02 亿元。

商誉的重雷

从年创利10亿元到巨亏3.5亿,一向有着超高利润著称的保健品行业巨头汤臣倍健为何变脸如此快速?

据其年报披露,2018 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 21.66亿元,因合并 LSG 形成的无形资产为14.14亿元。

2019年,因受《电子商务法》实施影响,LSG 在澳洲市场的业绩未达成预期,公司对合并 LSG 形成的商誉进行了减值测试,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0.09 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 5.62亿元,并转销递延所得税负债 1.69亿元,对公司2019 年业绩带来了重大不利影响。

汤臣倍健仍背负巨额商誉。

2018年8月,汤臣倍健以35.14亿元现金完成对LSG的收购,并于2019 年7月31 日广州佰盛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后间接持有了LSG100%股权,而彼时LSG公司的净资产仅1亿元左右,此项收购溢价高达34倍,正是这一巨额跨国收购给汤臣倍健埋下22亿元的商誉隐患。

收购完成第一个会计年度,LSG就给汤臣倍健带来了15.71亿元巨额减值亏损,直接拖累汤臣倍健由盈利转入巨额亏损。根据公司预测,如果在未对因合并 LSG 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的情况下,汤臣倍健2019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10.46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报告期末,汤臣倍健合并报表下的商誉账面价值仍高达11.84亿元。

汤臣倍健声称,若 LSG 未来在澳洲市场的经营环境持续恶化或在中国市场业务推广不达预期等,仍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可能对公司当期损益造成一定影响。按照这种预期,汤臣倍健可能还要面临巨额减值损失。

市场质疑的是,35亿元收购的海外资产一年内就出现巨额减值损失,当初的估值和风险评估是如何做出的,LSG是否与汤臣倍健之间存在隐形关系,巨额超高溢价收购怎么回避重大利益输送嫌隙?

对此,中国新闻周刊先后致电致函汤臣倍健寻求答案,截至发稿始终没有收到回复。

汤臣倍健董事长梁允超2020年3月12日致股东的信中称,上市多年以来一直在全球 VDS (膳食营养补充剂)市场寻找战略性的合作/并购机会,这些年全球市场出现的同行业主要标的基本都看过,放弃过多个并购的机会。没料到在第一次下手的海外并购中就出现在短时间内巨大商誉减值,直接带来公司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

痛定思痛,收购 LSG 时的三个战略逻辑:跨境电商、国际化、益生菌细分市场仍然成立。“不经历危机就不会有抗体”,至低点,再出发。

而梁允超同时认为,“必须看到在 2019 年给保健品行业、给汤臣倍健带来巨大经营压力和挑战的因素并未彻底出清,对 VDS 行业的波及将长时间存在。”

正如梁允超所言,目前保健品行业面临的经营环境早已不同于此前。

2018年天津权健集团身披营养健康、慈善公益外衣,深度包装保健品帝国,坑害无数消费者的惨状犹在眼前,并由此引发了国家市监总局、工信部、公安部、卫健委等13个部门联合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开展为期100天的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

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保健行业的整治行动、药品零售行业的改革和规范、《电子商务法》的实施等等,汤臣倍健面临的发展挑战和压力都在增大,在较长时期内,保健品行业面临着洗牌。

保健品危机

根据此前推进的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回头看情况,监管部门对涉及保健品行业的整个链条的监管将长期持续。

而今后也将对于社会关注度高、反映强烈的食品(保健食品),宣称具有“保健”功能的器材、用品、用具,日用消费品,净水器、空气净化器等小家电,玉石器等穿戴用品,声称具有“保健”功效的服务等重点行业及领域中存在的虚假宣传、虚假广告、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规直销和传销,以及以“保健”为名开展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不断进行集中整治。

梁允超也认为,从 1996年第一个保健食品批准文号开始一直到 2019 年的百日行动,保健市场的争议和负面消息就从来没有离开过。监管部门的严格治理、阶段性清理整顿也从未停止。保健品市场的风险和隐患仍然存在,且代价一次比一次大。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作为行业龙头的汤臣倍健,登陆资本市场后,也曾多次深陷保健品违规风波。

汤臣倍健多次被质疑违规。

2012年,汤臣倍健旗下美国原装进口产品“骨胶原高钙片”和“葡萄糖胺片”等没有蓝帽标志,却对外宣称是保健品,涉嫌违规销售以及欺骗、误导消费者,被媒体广泛关注。

同一年,汤臣倍健的螺旋藻蓝帽产品涉嫌重金属铅含量超标,危害人身健康,被炒得沸沸扬扬。

2013年,汤臣倍健又被曝旗下部分口服胶原蛋白产品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未检出胶原蛋白的特征氨基酸——羟脯氨酸。虽然公司自行委托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检测后,声明产品合格,但仍未能说服市场的质疑。

2014年,汤臣倍健旗下产品十二篮左旋肉碱片因不在公司生产许可证范围内,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定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产品,并被处以十倍价款赔偿消费者。

2015年,汤臣倍健所产的鱼油软胶囊被质疑虚假宣传,消费者甚至将药房及涉案产品代言人姚明一同诉至法院。同年,汤臣倍健全资子公司广州市佰健生物生产的“汤臣倍健牌蜂胶软胶囊”,因发布严重违法广告,被湖北食药品监督局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措施。

2016年3月,汤臣倍健因存在较严重的过度包装现象,还登上了上海市质监局的黑名单。

2018年3月,汤臣倍健违规宣称,其生产的胶原蛋白、维生素C、维生素E粉和番茄红素、维生素E软胶囊具有抗衰老、抗肿瘤、抗辐射等功能。福建省食药监局指出,上述宣传无广告批准文号,涉嫌违法,汤臣倍健被立案处理。

2018年10月,中消协称,通过测试,汤臣倍健(液体钙胶囊)等四款产品所标注的钙含量均低于实际检测值。

号称行业龙头的汤臣倍健,在保健品行业还多次被指出涉嫌无证生产、虚假宣传、产品重金属超标、产品不合格等多种违规问题,保健品市场的乱象可见一斑。

2018年,保健品巨头公司天津权健集团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引起全社会对保健品市场的集体声讨。

2020年,对保健品市场的监管依然严峻,同时行业还要面临着宏观经济下滑、行业政策改变、新冠疫情持续等多重叠加因素,对保健品行业的影响力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可能均会超出预期,以汤臣倍健为代表的保健品企业还能否实现高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