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第一股”牧原股份300亿市值解禁 “资本剩宴”后还剩多少肉?
财经

“猪肉第一股”牧原股份300亿市值解禁 “资本剩宴”后还剩多少肉?

2020年04月24日 19:06:32
来源:无冕财经

如此高比例股权质押及大举融资,是企业扩张的正常需求,还是拉高股价的运作手段?又会不会又为2020年牧原股份的业绩埋下一颗大雷?

牧原股份规模扩张的平衡点及终点在哪里,还需要撬动多大的杠杆?

这一切,都会在解禁后股东是否减持、减持多少的行动中得到答案。

作者:张可心

编辑:雷缓之

设计:布冬

实习生:郭曼怡

若要问2020年有哪些绝不能错过的股票,牧原股份一定位居榜首。

自2019年受益于“猪周期”向好行情,股票涨幅逾200%后,进入2020年的牧原股份再度蓄力,于大盘整体受疫情强力影响下逆势上扬,最高涨幅达68.6%,市值摸高3000亿。

从不足千亿到摸高3000亿市值,牧原股份只用了一年时间,也因此为实控人秦英林家族与企业员工们带来巨额收益。

▲牧原股份一年以来走势图。

但同时,一路高涨的股价,及暴增至温氏股份两倍多的市盈率也引来不少争议。

“涨得太猛了,”有投资者表示,“保利地产总市值不过1900亿,这年头,养猪能比卖房的还厉害?”

就在今天,牧原股份迎来大规模的限售股解禁,领衔A股本周解禁市值,合计高达300亿元。

但与之相伴的,却是猪肉市场连续八周合计18.8个百分点的价格回落。

两者结合来看,不禁让人为之担忧,股价暴涨是否只是高杠杆下的资本游戏,是否只是大股东减持套现的准备动作。

有投资者就发出深深疑问:“神话要破灭了吗?高位解禁,接下来减持、套现不过是一气呵成的事。”

投资者的担忧会否一语成谶?此番解禁是否将成为牧原股份造富神话的“试金石”?牧原股份真的值千亿市值吗?

身家一年暴涨900亿

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前十榜单迎来一位生面孔——秦英林家族。

作为牧原股份实控人,秦英林家族财富因上市公司一年来疯狂的市场表现水涨船高,身家暴涨900亿,最终以1173.8亿元位列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9名。

一年前,其财富排名还远在50名开外,如今一跃成为河南本土企业家中唯一一位千亿富豪。

同时,此番牧原股份近300亿市值解禁中,最终将有2.24亿元定向增发限售股上市流通。其中牧原集团作为第一大解禁股东,由秦英林夫妇100%控股,合计将解禁1.5亿股。最终以解禁日4月24日收盘价计算,解禁市值高达193亿元,相比认购时的31亿元总价已涨超6倍。

除实控人外,牧原股份的企业员工们同样在造富神话中赚得盆满钵满。

2017年,牧原集团发起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除董监高外,共计432名员工认购近10亿元,也正是此番解禁的第二大股东。如今该部分市值超90亿元,初步估算账面收益高达822.7%。

解禁后员工直接减持股份,人均2000万,可以辞职不用干了。三年实现财富自由。”一投资人向无冕财经粗略计算了此次解禁后,牧原集团员工可受益价值。

这并不是牧原股份的第一批员工造富。2015年底,牧原股份发起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当时认购价为每股30.42元,并辅以先后实施每10股转增10股和每10股转增8股的分配方案,员工持股成本降至每股8.45元。

该方案后于2019年1月9日至12月6日期间悉数减持完毕,正好也赶上牧原股份股价疯狂上涨期。保守估计,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最终落袋收益超3倍。

牧原股份的造富运动背后,是近年来猪肉价格的一路飙升。

受非洲猪瘟影响,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猪肉产量4225万吨,同比下降21.3%。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猪肉供给直接影响猪价。整个2019年,消费者们都生活在“猪肉自由”被剥夺的紧张之中。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消息显示,2019年国内猪肉价格不断上调,连创历史新高。尤其十一长假后,全国猪肉平均价格达到每公斤49.86元,年同比上涨111.8%。其中,华南地区猪肉平均价格更甚,高达每公斤54.57元。

猪价的拉升直接带动多家养猪上市公司的股价,如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等猪肉股,年内纷纷纷取得大幅增长,其中尤以牧原股份最为典型。2019年内相继破千亿及两千亿市值大关,股价最高涨幅261%,一举反超温氏股份,稳坐猪肉股龙头

秦英林也由此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猪倌”。

▲秦英林家族以1173.8亿元位列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9名。

高杠杆下的隐忧

“我们内部讨论最多的就是牧原股份的股价。作为典型也应该要有其作为典型的合理性,否则就只是泡沫。”一位养猪行业人士向无冕财经表示。

通常,市场对企业的看好大多源于业绩及成长性。

2019年的确是牧原股份业绩最好的一年。尽管受到猪瘟影响,公司生猪出栏量有所下降,但营收、净利双双创下历史新高。尤其是净利,公司2019年度盈利59.38亿元,同比增长1185%。

可是,净利增长1185%,收入不过才同比增长51%?这个数据不寻常。

把2018年结合起来看就清楚了:2018年牧原股份实现营收133.9亿元,净利仅4.62亿元,同比下降80.5%。由此可见,牧原股份2019年的漂亮业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18年大跳水换来的

那么,牧原股份在2018年为何有这样的差劲表现?

据牧原股份在2018年度财报中解释,2018年度净利下降主要原因是生猪价格大幅下降。

真是如此吗?

经研究发现,真正的原因是企业高杠杆扩张所致。

牧原股份自2014年上市后,便不断通过募资迅速实现企业扩张。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牧原股份在市场上融资累积高达71亿元,其中尤以2017年最为疯狂,相继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总计募集资金55亿元。

疯狂募资确实使得企业规模得到迅速提升。2014年到2018年短短4年间,公司养殖子公司由10家扩建至84家,生猪出栏量也从2014年的185.9万头,暴涨至2019年的1025.33万头。

但同时,巨额债务也压得牧原股份喘不过气。2018年,牧原股份光偿还债务所支付的现金就达到110亿元,相当于上市后连续四年净利总和的两倍。

这或许才是2018年牧原股份净利大跳水背后真正的原因。

2019年,就在大家持续看好“猪周期”的同时,牧原股份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同年8月,牧原股份发布公告称,再次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约50亿元,其中15亿资金预计用以偿还债务。

前期募资中,同样有5亿用以偿还债务,10亿元用以补充流动性资金,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存在现金流困境。

“自建猪场投入确实很大,比如我们,建一个能养一万头猪的猪场大约花费6600万,”上述养猪业内人士向无冕财经表示,“家都想抓住这次‘猪周期’多赚点,所以都在努力扩张,我们选择了自建和租用农户猪场两种模式。”

照此计算,由最初185.9万头到现在上千万头规模出栏量,牧原股份合计投入已逾500亿元。

此外,秦英林本人及秦英林所控制的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也分别在2019年底达到26%及44.5%。其中,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度还存在减持动作,合计减持约8900万股。

如此高比例股权质押及大举融资,是企业扩张的正常需求,还是拉高股价的运作手段?又会不会又为2020年牧原股份的业绩埋下一颗大雷?

即便我国生猪规模化养殖整体水平还偏低,但未来“猪周期”终将迎来转折点,牧原股份规模扩张的平衡点及终点在哪里,还需要撬动多大的杠杆?不知道秦英林心里是否有确切答案。

这一切,都会在解禁后股东是否减持、减持多少的行动中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