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抄底旅游业务,凯撒旅业会是一个好标的吗?
财经

京东抄底旅游业务,凯撒旅业会是一个好标的吗?

作者:时代财经 詹丹晴

疫情的阴霾仍然笼罩着旅游业,但在线零售商京东却选择在此时斥资4.5亿元入场。

4月25日,凯撒旅业(000796.SZ)发布公告称,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11亿元。其中,京东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宿迁涵邦”)以4.5亿元认购7305.1948万股,认购的比例股票比例最多,达到38.79%。

认购完成之后,宿迁涵邦在凯撒旅业的持股比例达到7.37%,跻身前十大股东。

图源:锐景创意

时代财经从京东方面了解到,凯撒旅业将商旅方面的大出行产品与精神消费类产品纳入至京东生态系统,补充京东旅行“商旅”频道下的产品供应链。凯撒旅业将向京东的用户、员工、相关合作方等提供高端商务旅游、公务旅游、免税商品采购、定制餐饮、境内外金融支付等优质的产品及相关咨询服务。

针对入股原因,京东公关部25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京东始终坚定地看好中国旅游业全面复苏的潜力,并持续推进旅游板块业务的布局。“京东旅行在寻求突破传统OTA模式,通过和实物、物流、大数据的完美结合,满足用户行前、行中、行后所有和旅行相关需求的道路上不断尝试,实现让消费者的旅行更轻松。”

凯撒为解燃眉之急?

1993年在北京成立的凯撒旅业,以经营出境游为主。1997年7月,凯撒旅业登陆深交所。4月25日募集所得11亿元资金,背后的金主除了宿迁涵邦外,文远基金、华夏人寿、上海理成、青岛浩天都以现金方式,分别认购了凯撒旅业此次非公开发行的25.86%、17.24%、12.93%、5.17%股份。

凯撒旅业在公告中指出,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满足公司业务开展及日常经营性支出的资金需求,保障公司现金流安全。

“此次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拟充分发挥各自产品、服务经验、品牌价值及资源优势,在资源、投资、品牌及营销等方面与公司进行合作。这有利于公司获得重要战略资源,进一步扩展旅游业务产业链,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凯撒旅业进一步指出。

在引入京东之前,今年2月,凯撒旅业还通过股票转让的方式,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建投华文,后者主营业务包括投资、金融、不动产、科技咨询、文化传媒等。

一系列引资背后,凯撒旅业近年来的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2019年,其实现营收68.51亿元,同比下跌16.25%;净利润1.24亿元,同比下降32.81%,而在2018年,其净利润同样下滑了12.22%。

与此同时,2019年9月,凯撒旅业控股股东海航旅游因质押股票涉及违约,被采取违约处置被动减持,凯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凯撒旅业的第一大股东,陈小兵则成为实际控制人。陈小兵上台后,凯撒旅业逐渐调整步伐,在原有业务基础上,同步发展免税、金融业务。

京东入局,能给凯撒旅业多少助益呢?易观旅游健康行业中心分析师韩梦莹告诉时代财经,疫情之下,所有旅游企业都面临现金流短缺。对凯撒旅业而言,不管是短期的经营维稳,还是长线的业务布局,这个时间节点能有大笔的资金流入,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燃眉之急。

“更重要的是,凯撒的主要业务之一度假旅游产品对分销渠道的需求比较明显,如果以后能够拥有京东的平台能力和流量的支持,对提升凯撒的分销效率会非常有利。”韩梦莹补充道。

京东加码旅游业务

一直以来,京东在旅游方面的动作并不多。

尽管早就上线了机票、酒店、租车等服务,不过直到2014年6月,京东旅行频道才正式上线。也是这一年,京东斥资5000万美元入股途牛,2015年,又以2.5亿美元现金及价值1.08亿美元的资源及运营支持再度加码。借此,途牛获得了京东旅行度假频道网站和移动端的5年免佣金独家经营权。

不过,途牛的发展却每况愈下,连续六年录得亏损,其中2019年实现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1.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73亿元,同比下降272.04%。

根据京东最新向美国SEC递交的20-F文件,截至2019年年底,京东持有途牛约21.2%的股份,以4月25日途牛9473万元市值计算,京东的股权价值仅剩2008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师向时代财经表示,入凯撒旅游后,未来京东和途牛的合作或将弱化。他告诉时代财经,凯撒旅游与途牛的一些跟团游、出境游业务等存在一定面积的重合,在引入凯撒之后,凯撒的旅游资源在短时间可以为京东提供新的支持和补充。

就京东目前与途牛的合作情况以及未来的合作方向,时代财经向京东方面了解情况,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除了投资途牛外,去年以来,京东加快步伐布局旅游产业。

2019年2月,京东以27亿的价格收购了北京翠宫饭店100%股权,后者主要承接住宿、食品销售、写字间出租、会议服务、物业管理、票务代理等服务;2019年4月,京东又成立了北京京东云河旅行社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涉及旅游咨询、入境及境内旅游业务。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时代财经,外部投资的不理想,加上京东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自营或许更加符合京东风格。“目前京东旅游频道的部分机票、酒店产品已经实现自营,还成立旅行社。以上种种,或许可以看作是京东强化自营旅游的信号。”

不过,目前国内在线旅游市场已经被携程、同程、美团、马蜂窝、飞猪等OTA平台瓜分。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在线出境游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在线出境游市场集中度较高,CR5达80.2%,行业头部效应明显。

市场还有多少机会留给京东?

韩梦莹指出,京东在中高端旅游方面仍有较多优势,其本身用户的消费力非常强,引入凯撒旅业这样一个以出境游为主的旅游集团,用户画像将存在大面积的重叠,而出境游带来的大宗交易,也将推高京东的GMV。

而在陈礼腾看来,在疫情的影响下,旅游业遭受严重冲击。京东此次投资,正是在旅游业逐渐复苏的阶段,或是不错的切入时机,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京东的自营旅游业务打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