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股的“争宠”路:金逸影视渐被机构投资者“抛弃” 横店影视仍为香饽饽

影院股的“争宠”路:金逸影视渐被机构投资者“抛弃” 横店影视仍为香饽饽

2020年04月27日 22:45:07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邸凌月 深圳报道

2017年10月,横店影视(603103.SH)、金逸影视(002905.SZ)相继上市,之后,影视股鲜有行情,两家公司的基本面也一直在走下坡路,最近交出的2019年成绩单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2.25亿元、0.51亿元,同比下降9.37%、50.91%。2020年,在肺炎疫情冲击下各影院仍未开业,金逸影视一季度也因此亏损1.45亿元-1.6亿元,已覆盖其2019年全年的盈利。

“受疫情影响,影院运营压力加大,有的公司现金流会出现紧张。”国海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朱珠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横店影视作为三四线院线头部企业,仍将受益于三四线及下沉市场票房增量。

或因为如此,两家院线公司上市后,起初都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险资、信托追捧的对象,但随着分化,金逸影视已逐渐被机构抛弃,横店影视依旧是香饽饽。

对于两家公司的经营现状、是否考虑适时再融资,《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公司证券部进行采访,不过横店影视表示,疫情期间,不接受对外采访;金逸影视的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

截止2020年4月27日收盘,横店影视、金逸影视股价分别报收14.31元/股、12.83元/股,当日分别上涨1.13%、2.89%。

横店为三四线院线龙头 金逸一季度亏损高达1.6亿

3月13日,横店影视率先披露年报。2019年,横店影视营业收入为28.14亿元,同比增长3.27%,实现归母净利润3.1亿元,同比下滑3.4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25亿元,下降幅度仅为9.37%。

金逸影视成立于2004年3月,虽早于横店影视四年,但业绩表现却逊色许多。2019年,金逸影视实现营业收入20.69亿元,同比增长2.91%,实现归母净利润1.07亿元,同比下滑32.5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51亿元,大幅下降50.91%。其中金逸影视计提信用减值损失0.13亿元。

不过,两家上市公司均总结称,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呈现国产片竞争力增强、国漫科幻崛起、主旋律电影大爆发以及年轻导演再次展现潜力等特征。

2020年,对于院线公司来说,疫情下的寒风来的更凛冽。继春节档、清明档缺席后,如今五一档或也无望。4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表示,对于影剧院或者是游艺厅娱乐性或者休闲性场所,建议暂不开业。

15日当天,金逸影视披露2020年一季度预告,公司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1.45亿元-1.6亿元,2019年同期归母净利润3231.0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金逸影视光是2020年一季度的亏损额已经覆盖2019年全年的盈利。

对此,金逸影视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根据各地疫情防控及行业监管要求,自2020年1月24日起,公司旗下自有影院及广州金逸珠江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旗下加盟影院已全部暂停营业,截止4月15日仍未恢复营业,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经营收入,但公司仍需承担相应的固定成本,导致报告期内利润亏损。

4月21日,国开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受疫情因素影响,传媒板块下的电影行业受到较大负面影响,加之之前的去库存因素,电影行业特别是放映业务景气度持续下降,多家影院倒闭。这种经营困难已经体现在上市电影公司一季度业绩上,预计二季度以后影视制作业务也会受到疫情影响,全年影视行业将明显承压。

“院线的现金流来自电影,没有定档就没有现金流。受疫情影响,影院运营压力加大,有的公司现金流会出现紧张,例如某头部院线再融资,加码且补充现金流,对自己和行业都有利。”国海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朱珠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横店影视作为三四线院线头部企业,仍将受益于三四线及下沉市场票房增量。

金逸逐渐被机构抛弃 横店仍受追捧

正如朱珠所述的逻辑,横店影视是三四线院线的头部企业,《华夏时报》记者也发现,纵观两家公司上市以来的前十大股东变化,金逸影视已逐渐被机构抛弃,横店影视依旧是香饽饽。

2017年,金逸影视招股书披露的股权结构显示,李玉珍为实际控制人,持股71.62%;李根长为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持股15.68%,两者为兄妹关系;广州融海投资企业(以下简称“融海投资”)为公司高管及核心人员持股平台,持股12.7%。

2017年10月16日,金逸影视登陆深交所,股权也进行了变动。2018年一季报显示,金逸影视前十大股东中,李玉珍、李根长、融海投资合计持有公司75%股份,另外7位股东分别为博时互联网主题混合、兴享进取景林1号信托、广发多策略混合、华宝服务优选混合、财通价值动量混合、华宝行业精选混合以及太平人寿保险-分红-个险分红。

2018年第三季度,金逸影视前十大股东大换血,除了李玉珍、李根长、融海投资,另外7位股东仅有农银汇理信息传媒主题股票、源乘成长一号私募两个机构,其他5位股东均为自然人。

随后的定期财报鲜有看到机构的名字出现,2019年第二季度前十大股东除了李玉珍、李根长、融海投资,其余7位全为自然人股东。

2019年第四季度,前十大股东中,“老三位”不变,新进华安媒体互联网混合、华安智能生活混合、潮金统达1号私募,其他仍为个人股东。虽然仍有三两机构持有金逸影视,但不难看出,机构扎堆追捧的辉煌时代已不再。

相比而言,横店影视上市以来一直是机构的“心头好”。

2017年招股书显示,横店控股、金华恒影分别持有横店影视91%、9%股份。2017年10月12日,横店影视在上交所上市。2018年一季报显示,险资、公募基金、百亿私募、信托合计8个机构纷纷现身横店影视前十大股东。

2018年第二季度,横店影视股东发生变更,但仍是机构为主,景顺长城旗下3只产品新进前十大股东,社保基金四一四组合、红岭控股也位列其中。之后的每次定期财报都能看到机构的名称。

直至2019年年报,除了横店控股、金华恒影,横店影视前十大股东还有华安媒体互联网混合、景顺长城优选混合、华安智能生活混合、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景顺长城资源垄断混合、景顺长城环保优势股票、交银施罗德新生活力灵活以及景顺长城创新成长混合。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