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飘飘液体奶茶发展不及预期 一月内4名董监高闪辞

香飘飘液体奶茶发展不及预期 一月内4名董监高闪辞

2020年04月28日 08:32:29
来源:斑马消费

一杯香飘飘冲泡奶茶卖了14年,如今,这杯奶茶收入状况大不如前。

2019年,公司的冲泡类产品收入增速不到5%,冲泡不便捷、口味不及新式茶饮等,已成为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两年前,公司进入即饮类产品领域,这是业绩二次驱动的关键,即饮产品被视为参与4000亿新式茶饮市场竞争的主力产品。

截至目前,即饮类产品尚未能从新式茶饮市场分得更多的羹,业绩“黑马”果汁类产品距离超级大单品尚有距离。

即饮业务暂难担当大任

2019年,香飘飘(603711.SH)业绩向好,实现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9.78亿元和3.4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36%和10.39%。

公司业绩仍靠冲泡类业务撑起,当年冲泡类业务收入29.36亿元,占公司收入73.81%。冲泡类产品在上市14年,这一传统业务收入增速已显疲软:2018年和2019年,其收入增速分别为17.18%和4.69%。

除了稳住冲泡奶茶市场地位,公司在2017年介入即饮茶类产品板块,先后推出液体奶茶和果汁茶类产品,欲在传统产品之外培育一个超级大单品。

愿望是好的,可现实很残酷。2019年,公司液体奶茶和果汁茶类产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和8.68亿元。

果汁茶类产品成为当年的“黑马”,其收入增速达到332.43%。但,液体奶茶业务收入同比下降37.33%。

果汁类产品消费群体是青少年学生群体,这几乎和14年前公司首次推出冲泡式奶茶针对的市场群体如出一辙。公司为果汁茶类产品搭建的重要渠道是学校,今年一季报显示,由于学校一再延迟开学,果汁茶类产品销售出库造成较大影响。

这直接影响到公司一季度即饮茶类板块的业绩表现,据公开报道显示,其板块收入下滑45.36%。

鉴于冲泡类(同比下滑50.14%)和即饮类产品收入双双下滑,公司已经调整业绩计划,将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均调至10%。

不过,公司对即饮类产能加码并没有停止,2019年,公司通过可转换债券,募资8.60亿元在成都开建年产能28万吨的无菌灌装液体奶茶项目、天津年产能11.2万吨无菌灌装液体奶茶项目。同年,公司广东兰芳园、四川兰芳园和天津兰芳园开建或投产,合计液体奶茶年产能30.38万吨。

从公司的即饮类产品来看,无论液体奶茶、还是果汁茶类产品,目标是市场规模4000亿的新式茶饮市场,喜茶、奈雪的茶等新兴茶企,对香飘飘的冲击不可小视。

媒体测算显示,2019年,喜茶在全国451家门店销售额约45亿元,估值达到160亿元;从深圳发迹的奈雪的茶门店有420家,据传已着手赴美上市。

紧急加码研发

作为一种非刚需消费品,公司传统业务杯装冲泡式奶茶产品渐渐被新式茶饮市场挤压,现调、现冲、口味多元化及年轻化等一度冲击着公司产品的市场份额。

去年8月,公司签约新任代言人,向年轻的市场群体拓展产品。当时,蒋建琪对外披露了今后的发展规划,未来香飘飘将转型为享受型饮料,在高价位上进行拓展,并且在3年后货架上的香飘飘产品全部被替换。

无论冲击高端产品,还是稳住现有市场地位,创新产品、拓展新品等工作是重中之重,历来依赖广告投放促动销售的香飘飘,在研发上并不大方。

斑马消费统计发现,2017年至2019年,其研发投入占公司各期营收比重分别为0.53%、0.27%和0.78%。

从数据上来看,公司研发方面在去年的变化几乎翻天覆地,当年研发投入超过3102.54万元,同比增长251%,其研发人员增加数倍。2019年,公司研发并推出珍珠双拼、MECO蜜谷柠檬茶以及兰芳园港式鸳鸯咖啡奶茶等新款产品。

2019年,公司依然延续着广告促动销售的局面,当年广告费支出3.58亿元,同比增长19.73%,其广告费支出占公司营收比重9%,和上年持平。

4名高管一月内闪辞

除了产品转型与调整带来的阵痛,香飘飘内部人事震荡,亦让外界捉摸不透。

就在公司年报披露前的4月7日,公司董事兼副总蔡建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所有职务。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2005年创建香飘飘开始,蔡建峰就一直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可以说是董事长蒋建琪的左膀右臂,帮助公司迅速崛起并上市。

年报显示,蔡建峰持有公司823万股,占总股本的1.96%,是公司第六大股东,目前尚未减持。

在蔡建峰离职之前10天,公司董事、董秘兼副总勾振海提出因“个人原因”辞去所有职务。勾振海离职后,董秘职责由董事长蒋建琪代行,直至4月24日新任董秘邹勇上任。

公告显示,勾振海在今年2月20日至3月4日累计减持所持公司18.37万股。此外,在去年的9月24日至9月25日减持24.49万股,累计套现约1220万元。

此外,还有均以“个人原因”辞职的职工代表监事冯永叶、股东代表监事俞琦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