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上市公司涉财务造假?韩后董事长举报华录百纳虚增收入7000万
财经

又一家上市公司涉财务造假?韩后董事长举报华录百纳虚增收入7000万

2020年04月28日 17:45:26
来源:花朵财经

|花朵财经

日前,知名化妆品公司韩后董事长王国安向媒体举报称,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喀什蓝火”)为了实现业绩对赌,曾将与韩后签订的冠名合同一分为二,并通过此操作虚增了收入7000万元。

牵一发而动全身。喀什蓝火的母公司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广东蓝火”),以及其背后的上市公司华录百纳同时遭到质疑。

1

一次冠名,两份合同

韩后与广东蓝火、喀什蓝火的业务往来可以追溯到2012年,双方的合作方式也是简单粗暴——韩后在蓝火系的节目或者广告资源在投放化妆品广告,并支付广告费。

广东蓝火及其旗下喀什蓝火曾经是影视广告行业的佼佼者,曾出品《女神的新衣》《跨界歌王》等热播综艺。

而喀什蓝火对广东蓝火而言,更是“金字招牌”般的核心综艺资产。2014年,上市公司华录百纳作价25亿元并购了广东蓝火及其旗下的喀什蓝火。

2016年,喀什蓝火的综艺节目《我的新衣》火热招商。

▲《我的新衣》节目截图

于是,广东蓝火的原法定代表人胡刚找到韩后董事长王国安,让韩后以2000万投放冠名广告,并挑明他会以韩后的名义,另外找一家广告代理公司,签署补充协议。

湖南顺风传媒有限公司(简称顺风传媒)作为广告代理商出场。

王国安表示,“喀什蓝火与韩后原本约定的冠名费2000万元,是包含节目冠名的所有权益,但最后又把另外一些口播、易拉宝这些权益分出来,再和顺风传媒签。”

韩后方面还提供了一份原告为顺风传媒、被告为喀什蓝火的起诉状。

顺风传媒在起诉状中叙述了其与喀什蓝火签订7000万合同的经过。

2016年9月,广东蓝火的胡刚找上顺风传媒的法定代表人韩顺兴,告知其韩后要在蓝火系节目《我的新衣》中投广告,并提议顺风传媒作为广告代理方与韩后签订相关广告投放合同。

顺风传媒向韩后确认,并得到韩后方面“稍后会签订广告委托代理合同”的口头承诺。于是顺风传媒就与喀什蓝火签订了《韩后与蓝色火焰2016年东方卫视<我的新衣>商业开发广告合作合同》(合同编号[KSLH20161033])(以下简称1033号合同),总费用为7000万元。

▲顺风传媒起诉书 图片来源:起诉书复印件截图

在起诉状中,顺风传媒要求判定7000万合同依法应属无效。值得注意的是,该诉讼已经于2019年8月29日撤诉。

2

双合同合理性之争

这次举报的争议点在于,喀什蓝火将与韩后合作的权益拆分为两份合同,这一操作是否存在合理性?

王国安认为,节目冠名是一个整体,广告内容都是韩后,但喀什蓝火把权益拆分成两部分放在不同的合同,并在与韩后签署金额2000万元合同的同时,又与顺风传媒签署了金额7000万元的合同,这7000万元实属虚增收入。

顺风传媒在起诉状中也持相同的观点:“原告(顺风传媒)有理由相信,被告(喀什蓝火)与原告(顺风传媒)签订的1033号合同及本案中的诸多蹊跷实则为被告(喀什蓝火)虚增自身公司及母公司华录百纳业绩的考虑,1033号合同实则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无效合同。”

顺风传媒还在起诉状中列出“诸多蹊跷”,可以简单总结为三点:

1、按照行业惯例,广告投放方案的执行无法一分为二,不具备实际操作性;

2、签订合同后,顺风传媒与喀什蓝火没有任何关于此合同的工作往来记录;

3、顺风传媒作为广告发布方与广告经营方之间的中介方,形同虚设。

值得一提的是,口头承诺后,韩后至今未与顺风传媒签署任何关于《我的新衣》冠名广告的代理合同。

而王国安和顺风传媒同时指出,喀什蓝火拆分出的7000万元的合同,实则出于其虚增自身公司及母公司华录百纳业绩的考虑。

3

华录百纳的“蓝火纠葛”

针对虚增业务的质疑,上市公司华录百纳日前回应称:“公司履行完毕合同项下相关义务,根据合同、排期表、与客户确认的结算单据、第三方监测报告等作为收入确认依据。”

据了解,2014年,华录百纳作价25亿元,并购了广东蓝火,同时也将喀什蓝火收入囊中。当时,广东蓝火作出2014年、2015年、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5亿元、3.13亿元的承诺。

成功并购广东蓝火后,华录百纳业绩得到大幅改善,2014年-2016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49亿元、2.67亿元、3.78亿元 ,期间市值一度突破500亿元。

显然,广东蓝火综艺业务主体的喀什蓝火成为华录百纳的业绩“摇钱树”,在2015年、2016年对华录百纳净利润的贡献占比高达93%、72%。

而广东蓝火在并购时作出的业绩承诺也得以超额完成。但据王国安的举报,广东蓝火的漂亮业绩背后,是其原法定代表人胡刚的“双合同”操作带来的虚增收入。

反观财报细节,喀什蓝火的节目《我的新衣》于2016年11月播放完最后一期后,客户权益已实现,达到华录百纳的收入确认条件。

华录百纳2016年度审计报告显示,顺风传媒在2016年成为华录百纳第三大客户,贡献的营业收入高达1.25亿元。

事实上,顺风传媒2016年与华录百纳业务合作的所有款项(包括上述7000万元款项),直至2016年末仍未支付。

值得玩味的是,广东蓝火完成了与华录百纳对赌协议后,业绩迅速变脸。

2017年华录百纳综艺板块的营收为4.7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2.28%,拖累华录百纳总营收同比下降12.71%。2018年前三季度,华录百纳净利润为亏损3.46亿元。

与此同时,2018年1—10月,喀什蓝火的净利润为-4.76亿元,净资产357.29万元,而2017年,喀什蓝火净利润尚有1.5亿元。对于喀什蓝火巨亏的原因,华录百纳解释称:“综艺栏目招商不及预期、内容营销规模减小、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使经营收入大幅减少。”

2018年末,华录百纳宣布广东蓝火将喀什蓝火以400万贱卖。

4

韩后“王敢敢”的报复?

韩后创始人王国安因大胆敢言的风格,在化妆品行业被称为“王敢敢”。昨日,他发布朋友圈称:“人都是在斗争中长大的,只有斗争才能成长。”疑似对举报时间的正面“硬刚”。

此次韩后董事长王国安的公开举报,被解读为对广大蓝火及其母公司华录百纳的报复和施压。

事实上,除了上述7000万的合同纠葛,韩后与广东蓝火还涉及多起诉讼,导致公司房产、账户被冻结。

华录百纳2019年年报显示,韩后与广东蓝火、喀什蓝火合计涉及6起诉讼,主要原因为广告欠款。判决及执行情况均为韩后以房产抵偿全部债务,执行完毕。

而王国安本人也因一起债务担保,与广东蓝火“对簿公堂”。

近几年,陷诉讼泥潭的韩后,在化妆品行业的声量日渐减褪,曾经上市公司华仁药业试图筹划对其并购重组,也碍于诸多纠纷放弃。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韩后2019年7月共有4条执行信息,其中1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还有报道称,2019年末,韩后连公司上千名员工的工资都差点发不出。公司在银行的授信也受到波及,直接影响到经营。

可以明确的是,王国安的举报可能会引发华录百纳的一轮危机,而华录百纳如何应对接下来的舆论和调查,也将对韩后带来直接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