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1亿元债券只赚3000元,光鲜体面的投行人怎么了?
财经

推销1亿元债券只赚3000元,光鲜体面的投行人怎么了?

2020年04月28日 21:30:30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光鲜体面的投行人,卖一笔债能赚多少钱?

吃瓜群众一定觉得答案是:很多很多!然而,一则公告惊呆了小伙伴。

交易商协会昨晚公告称,关注到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公开选聘发行中期票据主承销商,确定的承销费率为0.03‰。协会已正式启动对有关事项的自律调查。

这厢,数位投行人士纷纷吐槽说承销费率如此之低,纯属倾销,还自嘲“金融民工名不虚传”。那厢,也有市场人士认为存在即合理,偏低的承销费率属于市场竞争的正常结果。

一位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对上证报表示:若主承销商为获取市场份额,采用远低于市场正常水平承销等不正当手段,既扰乱了竞争市场秩序,也难以保障执业质量,最终会影响广大投资人的合法权益,长远来看会损害市场稳健运行的基础。

引起轩然大波的0.03‰

引起交易商协会注意的,是这样一则公告。

就在昨日,海南股权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该中心最终确定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公开选聘发行中期票据主承销商的中选单位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承销费为0.03‰。

然而,海南股权交易中心今日在更新公告时,删去了“承销费为0.03‰”的表述。

引起轩然大波的,正是这个神奇的数字0.03‰。

“第一眼还以为是个句号,仔细看看,原来是千分符。”有债券投资人士调侃。

0.03‰,即十万分之三。举个例子,如果发行规模为1亿元,主承销商能赚3000元;发100亿元,主承销商赚30万元。

“就算发100亿元,两家承销商每家也只能分到15万元,还不够覆盖差旅费、人工费、发行推介路演等债券承销成本,是赤裸裸的价格战。”有市场人士吐槽。

但也有人表示:少见多怪。

承销费价格战: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小编跟多位债市人士核实后,得知主承销商之间的价格战已有数年之久。

“十万分之三还不算特别过分的,0费率也不少见。”一位大行债券承销人士表示。

4月24日,厦门特房集团公布债券承销中标候选人公示,其中第一候选人是兴业银行厦门分行与中信证券联合体,报价费率为0.00001%。也就是说,发行1亿元的债券,两家主承销商共赚10元。

平均下来,中信证券和兴业银行分别只赚5元!走过路过别错过,只赚5块钱!小编再次惊呆了!

“券商竞争太激烈,你要是嫌承销费太低,愿意干的人多了去了。” 一位头部券商债券承销人士表示,自己的工资不如前几年了。

据他介绍,从市场价来看,大型央企项目的费率大概在万分之几,国企项目在千分之几。

除了券商之外,银行也受到影响。某外资行金融市场部销售人士称,竞争会出现在银行和银行、银行和券商、券商和券商之间。

亦有市场人士提出质疑,中介机构收费过少,是否会导致尽调不严、信息披露有误、募集说明书制作粗糙等问题。

为啥要赔本赚吆喝?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主承销商要做这不赚钱的买卖?

数位券商投行人士表示,直接原因是为了获取靠前的承销规模排名。而规模排名对券商而言至关重要。“很多国企在发债时都要看券商排名,此外大券商每年都有对投行部门的考核。”某券商信用债分析师说。

除了获取靠前排名之外,大券商也不会白白吃亏。

“大券商不在乎某一单是否挣钱,主要还是看整体。”一位头部券商投行部人士介绍说,大券商做的项目中有挣钱项目,也有挣份额项目,需要统筹来看。

“维护和企业的关系也很重要。这次项目做好了,交个朋友,下次有同地区公司或者子公司的项目,是不是还会优先考虑你?”一位券商分析师直言。

对于银行为何也加入价格战,他认为原因很简单:“银行根本不在乎收多少费用,目的是拉存款。”总体而言,大机构的策略就是用低价来获取更高的市场份额和长期的合作空间。

正常现象还是恶性竞争?

市场人士如何看待普遍存在的承销费过低现象?到底是市场竞争的正常结果,还是属于恶性竞争或者倾销?

认为承销费过低属于恶性竞争的一派认为,超低承销费率破坏了市场秩序。

“大打价格战,使得整个行业都很难受,更别提如何留住人才,如何推动存续期管理。”一位国有大行债券承销人员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价格战会把中小机构挤出局,本质上迫使市场扭曲。

一位小型券商投行人士诉苦说,现在部分大券商把承销费压得很低,有些项目确实是低于市场正常水平,整个行业的收入水准都受到一定影响,导致价格战出现,也会影响到服务水准。

“目前存在着券商白热化竞争的情况,小券商也难以幸免。现在一家区县平台公司都有多家券商竞争了。”该小型券商投行人士称。

也有一派认为,这是正常的市场现象。

“充分竞争情况下,大券商就是可以在提供相同甚至更好服务的前提下,报出更低费用,这很正常,规模经济而已。”某头部券商投行部人士表示。他还认为,海南发展控股和厦门特房集团项目的超低费率,责任在于发行人。

某大型券商信用债分析师认为,由于同质化竞争极为普遍,无法断定承销费价格战是否对市场造成了危害。

“本质上在于监管没有对主承销商的责任作出非常明确的界定。比方说,中介机构承销了一些资质较差的债券、或者尽调不认真、信披有误,是否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但现在的情况是,监管没有明确中介责任,大多数机构仅制作一些材料上报即可,才会存在目前恶性竞争的局面。”该分析师认为。

接近监管人士:

长远看会损害市场稳健运行基础

交易商协会发布的《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中介服务规则》中,禁止市场成员超出自身能力或采取不正当手段承揽业务等不当行为。

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今日晚间对上证报表示,债券市场主承销商的职责非常关键,涉及投资人合法利益保护,事关市场稳健运行。对发行人而言,主承销商提供合理适当的融资方案,发挥领路人作用。对投资人而言,主承销商通过充分适当的尽职调查,督导发行人真实、准确、完整披露相关信息,保护投资人的切身利益。这些工作开展都需付出必要的成本。

上述人士表示,在关注到相关主承销商在开展承销业务环节涉嫌违规的事项后,协会及时启动了自律调查程序。协会将坚决维护市场运行秩序,发现相关主体确有违规的,将依程序予以处理。

对于债务融资工具承销费率的确定,交易商协会是否有指导标准?

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表示,当前具体承销费率的确定,一直由发行人与主承销商根据相应市场化机制决定。协会未对承销费用(或区间)进行“指导”。

但同时,交易商协会也认为,过度低价的竞争策略不利于保证中介机构的执业质量,不利于相关业务合规开展。

上述人士透露,目前,协会已组织市场成员开展相关自律公约的制定工作。后期,协会将进一步强化发行承销环节的管理,不定期组织专项核查,强化事中事后管理。对于发现的相关问题,及时予以自律处理。相关情况也会报送监管部门,加强联合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