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的不少,回款寥寥,“氢能第一股”亿华通转战科创板机会有多大?
财经

卖的不少,回款寥寥,“氢能第一股”亿华通转战科创板机会有多大?

2020年04月29日 15:37:11
来源:投资时报

近年来,亿华通业绩有所增长,且拥有强大的合作方阵容,不过该公司仍存在营收季节性波动显著、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且应收账款高企的问题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随着科创板的推出,各大公司转战科创板热情高涨,新三板也逐步成为科创板的重要“生源地”。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日宣布与北汽福田、中石油等共建加氢站、力推北京氢能汽车商业化的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亿华通),就是一家正在转战科创板IPO的企业。

早在2019年6月30日,亿华通就向上交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265万股,募资12亿元,其中7亿元投向亿华通燃料电池发动机生产基地建设二期工程和面向冬奥的燃料电池发动机研发的项目,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在收到上交所四轮审核问询函及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后,2020年4月30日,亿华通将接受科创板上市委的审议。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近年来,亿华通业绩有所增长,且拥有强大的合作方阵容,不过该公司仍存在营收季节性波动显著、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且应收账款高企的问题。

收入现季节性波动

亿华通是一家专注于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研发及产业化的企业,该公司致力于成为国际领先的氢燃料电池发动机供应商。其核心产品为自主研发形成的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同时应客户需求销售燃料电池系统软件及零部件等。此外,亿华通还为进入燃料电池领域的部分整车企业提供技术支持及相关服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注意到,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1—9月(下称报告期),亿华通的营业收入有所增长。在2016年—2018年三个完整年度,其营业收入及毛利率呈现出持续上升态势,分别为1.38亿元、2.01亿元和3.68亿元,及43.19%、46.30%和50.96%,在同行业中处于较高水平。

然而,进入2019年,亿华通营业收入和毛利率均出现下降趋势。2019年前三季度,亿华通营收仅为1.23亿元,为2018年全年的1/3水平,毛利率也大幅降至33.72%。期间费用率更大幅提升至126.2%,而2016年至2018年,亿华通期间费用率仅在40%上下浮动。

此外,其利润总额、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在2019年1—9月掉头向下,分别为-0.26亿元、-0.15亿元及-0.61亿元。

亿华通各期主要经营数据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对于2019年1—9月公司出现营业收入仅为1.23亿元的情况,亿华通给出的解释是,公司收入主要集中在第4季度,前3季度的收入往往较小。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注意到,亿华通2016年—2018年第4季度确认的收入占比确实较高,分别达到90.64%、96.30%和80.71%。该公司解释称,由于燃料电池产业尚处于商业化初期,各环节标准化程度低、供应链体系尚不成熟且产业化能力不足,因此,公司最终订单交付时间往往集中在第四季度。

亿华通各期季节性收入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但需要注意的是,亿华通2019年1—9月的营业收入和毛利率相较于2018年均降幅较大,2019年第四季度其能否挽回营业收入和毛利率下降,以及净利润为负的局面,仍存在不确定性。

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

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可知,燃料电池行业仍处于商业化的初期,行业整体资金压力较大。报告期内,亿华通经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呈现出持续为负的态势。

亿华通各期现金流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对此,招股书中披露的原因主要为应收账款的持续走高及存货规模的快速增长。由此《投资时报》研究员进一步发现,亿华通应收账款长期居高不下且呈现递增态势。报告期内,该公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高达1.02亿元、2.95亿元、4.36亿元和3.74亿元,占同期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30%、146.56%、118.32%和303.32%。可见,亿华通应收账款持续走高且在递增中远超公司营业收入,甚至为其的1.18倍及以上。

此外,亿华通2018年的应收账款余额较2016年的增幅高达约327.45%。且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上的占比远超其在1年内的占比,分别为98%和68%。

对于应收账款快速增长的原因,除了营业收入大幅增长外,亿华通高信用等级客户付款周期受新能源汽车补贴运营里程限制,导致公司部分项目回款周期相对较长,也是原因之一。整体来看,在同行业中,亿华通应收账款周转率总体而言处于相对偏低的水平。

亿华通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可比公司比较分析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应收账款持续走高、现金流出现负数,对于亿华通这家正处于业务扩展初期的企业而言,大幅增加了其营运压力,可能会对经营业绩和营业收入造成不利影响。为此,亿华通不得不加大举债力度,报告期内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随之快速走高,分别为15.13%、23.17%、38.02%和23.09%。

亿华通各期主要偿债指标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此外,亿华通的短期借款也在逐年快速递增,报告期内分别为0.18亿元、0.40亿元、0.71亿元和0.50亿元,2018年末较2016年末的增幅高达78.39%。

除了向银行借款之外,亿华通更多的还是通过定增方式募集资金,自2016年1月挂牌新三板之后,该公司先后完成了5次增发,累计募集资金7.9亿元。在本次公开发行的招股书中,亿华通也表示将募集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依赖大客户

除了毛利率下滑、应收账款居高不下之外,亿华通还存在过于依赖大客户且收入季节性波动大的问题。

目前,中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仍处于商业化初始阶段,整车厂商尚未普遍开展燃料电池车型的研发与生产,亿华通的业务规模与成熟汽车零部件产业相比较小,因而导致公司现阶段客户数量较少、客户集中度较高。

报告期内,亿华通直接客户集中于北汽福田、宇通客车、申龙客车广东鸿运等大客户,且各年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超50%,分别为51.46%、92.61%、85.42%和77.19%。其中,出现在2016年大客户名单中的广东鸿运(销售占比达7.33%)在之后的几年里再未出现;2017年和2018年中的大客户申龙客车(销售占比分别达13%和27.80%)也消失在2019年1—9月中的直接客户名单中。

并且,亿华通的终端用户集中度同样较高。报告期内,相关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也均超50%,分别为51.46%、85.14%、80.49%和78.52%。不过,2016年的大客户云浮公交(销售占比达7.33%)在之后几年里的客户名单中再未出现;2017年和2018年的大客户郑州公交(销售占比分别为0.70%和6.84%)也未出现在2019年1—9月的大客户名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