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录百纳遭韩后董事长实名举报 虚增收入7000万?实控人为何享健独子
财经

华录百纳遭韩后董事长实名举报 虚增收入7000万?实控人为何享健独子

2020年04月29日 20:48:05
来源:北京时间

韩后已用4套房产还债。

近日,据媒体报道,韩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韩后”)董事长王国安实名举报上市公司华录百纳虚增收入7000万元。

根据王国安的举报内容,在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广东蓝火”)并入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录百纳”)的第3年(2016年),为实现业绩对赌,广东蓝火原法定代表人胡刚请求韩后帮忙投放《我的新衣》节目的冠名广告,双方签订了价值2000万元的冠名合同,此外还存在一份广东蓝火旗下喀什蓝火与广告代理方顺风传媒签订的合同,总费用为7000万元。

王国安表示,喀什蓝火把一份冠名的权益拆分成两部分放在上述两个合同中,后一份7000万元的合同并未实际执行,属于虚增收入。因上述纠纷等,韩后房产、账户被冻结,在银行的授信受到波及,去年末甚至连公司上千名员工的工资都差点发不出。

对此,华录百纳方面回复时间财经称,公司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公司收入确认符合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公司与客户签订合同,根据需要排期执行,合同义务履行完毕后,公司与客户确认签订结算单据、第三方独立机构出具监播报告。合同签订、合同执行、结算确认,三个步骤完成方确认收入。公司聘请年度审计机构对相关交易及往来执行包括函证等在内的审计程序。相关排期表结算单等资料为公司机密,不属于上市公司披露信息范围。

此外,公司与韩后之间的诉讼持续时间较长,法院等充分获悉相关材料,就与韩后的诉讼而言,华录百纳一审、二审均获胜诉,并且已执行。华录百纳方面还表示,“希望以法院判定结果为准,尊重法律事实。”

营销专家陈海超告诉时间财经,在业界,韩后创始人王国安被称为“王敢敢”,以好赌勇武闻名。通过前几年的努力,韩后进入中国本土二线的护肤系列,但“这个品牌迟早会被他做死”。

陈海超还表示,此次同广告商开撕,具体内情不得而知,但行业内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灰色地带,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王国安以此为据进行举报,是在“转嫁内部矛盾来掩饰整个的经营溃败,用外部矛盾掩盖内部矛盾。”

时间财经多次联系韩后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顺风传媒方面则表示,“公司正忙于搬家,暂不予回应。”

韩后拿4套房还债

韩后公司成立于2005年,2014年和2015年先后拿到了红杉资本和钟鼎投资的两轮亿级融资。2018年10月,上市公司华仁药业发布公告宣布拟收购韩后,2019年2月,华仁药业发布进展公告,因韩后涉及与华录百纳下属公司广告合同纠纷诉讼等事宜尚未解决,决定暂缓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2019年10月,华仁药业宣布终止收购韩后。

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的韩后,目前销售数据不得而知。陈海超对时间财经表示,韩后肯定是每况愈下,虽然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是渠道、经销商都有所反应。“韩后与同是中国本土化妆品品牌的自然堂、珀莱雅、韩束等竞品已经不是同一个段位了。”

韩后也曾经历高光时刻。彼时,韩国文化在中国盛行,韩后在2012年便重金1000万元签下全智贤两年代言,并花1.2亿元在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投放广告。2013年,韩后拿下天津卫视、河南卫视、江西卫视等多家二线卫视的广告“标王”。

2014年,韩后2亿元竞得广州“小蛮腰”五年LED挂网广告使用权,还成为2015年央视春晚新晋“标王”,赢得春晚和元宵晚会的“双特约”。

陈海超称,通过前几年的“哈韩”风,其实有很多用户对韩后很买账,后续韩后应该将通过广告获得的影响力变成经营能力,而非一味的继续炒作。可惜韩后基本是创始的高度就是企业的高度,创始人的命运扼制了企业的命运。2015年韩后请了一个职业操盘手进行操盘,但不久便中断了。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销售出生的王国安说,“假如我现在手上只有100万,而登广告需要花200万,我无论如何都要把它拿下来,大不了将房子抵押去。”

华录百纳2019年年报显示,一审法院判决韩后向广东蓝火支付广告费700万元及违约金。2018年12月,接到韩后上诉的通知。2019年2月,韩后撤回上诉。2019年7月29日,法院受理执行申请。目前,韩后以房产抵偿全部债务,执行完毕。

2020年初,韩后公司与华录百纳签署《广州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将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珠江西路17号1101房、1102房、1103房、1106房的4套房产,以6977万元的价格出让给华录百纳作为应收账款的抵偿价款。截至2020年1月13日,韩后公司与华录百纳已完成上述4套房产交易的过户。

天眼查显示,从今年9月至12月,韩后公司先后4次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

市值蒸发百亿

华录百纳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2002年,2012年登陆A股市场。2018年混改后,华录百纳并入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旗下,盈峰集团实控人为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之子何剑锋。

作为老牌电视剧制作公司,华录百纳推出过《汉武大帝》、《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多部收视与口碑齐飞的精品电视剧。

2014年,华录百纳溢价650%,以约25亿元全资收购综艺制作公司广东蓝火,开始拓展综艺业务版图。被收购之前广东蓝火在综艺领域已经声名鹊起。主导了《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非诚勿扰》等多个金牌综艺的内容营销,也成功运作了《最强大脑》等热门栏目的冠名。

广东蓝火并入后,华录百纳相继推出了《旋风孝子》、《我的新衣》、《跨界歌王》等多款收视率破1的综艺节目。

华录百纳业绩随之大幅度提升,由2013年的3.78亿元上升至2014年的7.6亿元,营收增长101%,2015年增长148%,2016年增长36.6%。2014~2016年,广东蓝火超额完成业绩承诺,也带动华录百纳的股价在2015年半年内狂飙近3.5倍,股价市值攀登最高峰523亿元。

2017年开始,“限娱令”、“限童令”、“限真令”等政策相继出台,电视综艺受管控骤然收紧,其多项计划项目也因政策未能上马。

2017年,华录百纳净利润下降70.88%,2018年末,华录百纳宣布广东蓝火以400万元的价格出售喀什蓝火,业绩亏损加巨额投资损失和减值,2018年华录百纳净利润大跌3201.19%,巨亏34亿元。

4月28日,华录百纳披露2020年一季报,季度内实现营收1572.3万元,同比下降61.7%,实现归母净利润1989.1万元,同比增长103.8%。该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6.1亿元,同比下降2.9%;实现归母净利润1.1亿元,上年同期为-34.2亿元。(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