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祸起萧墙”:原副董事长举报财务造假,去年巨亏23亿
财经

北京文化“祸起萧墙”:原副董事长举报财务造假,去年巨亏23亿

2020年04月30日 10:30:10
来源:蓝鲸财经

2020年,遍地是瓜,从娱乐圈到金融圈,戏外比戏里更精彩。

北京文化被指财务造假

公司回应:举报者涉嫌挪用资金,已出逃海外

今日早间,北京文化开盘跌停,截至发稿,报6.92元。

4月29日晚间,微博一名为我是娄晓曦的博主,转发了北京文化旗下子公司世纪伙伴的一条举报微博,该微博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名义,向证监会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与公司副总裁张云龙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此外,娄晓曦还表示,北京文化2020年4月29日发布公告,巨亏20多亿、倒改2018年审计报告、低价出售世纪伙伴,试图粉饰太平、把财务造假的“罪”改成“错”,欺瞒监管机构、侵害广大股东利益。

娄晓曦附上了向证监会、深交所递交的“举报信”部分截图。

具体来看,举报内容如下:

1. 2018年,宋歌为了北京文化能公开发行可转债,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造假。通过投资电视剧项目《横店故事》,将2400万划出公司,再通过世纪伙伴及合作公司,将2400万转给当年没有完成业绩的北京文化子公司浙江星河,助其2018年的业绩,从2017年的一半提升至业绩上涨。

2.2018年7月,北京文化设立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出资4.5亿元,让娄晓曦任该公司代表进行管理,宋歌与张云龙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通过该基金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外部,通过《大宋宫辞》和《倩女幽魂》共输送业绩7800万元。宋歌与张云龙还将北京文化的普通合伙人份额转让给世纪伙伴。两人担心业绩造假暴露,在2019年6月17日,主动撤回2019年6月1日证监会受理的可转债预案。

3. 2016年,同时担任北京文化法人和北京文化子公司摩天轮法人的宋歌,挪用资金弥补摩天轮的业绩3500万。2016年底,宋歌要求娄晓曦与收购公司千和影业以3000万价格购买摩天轮持有的《球状闪电》版权,西藏金宝藏出资750万,世纪伙伴通过《良心》转出750万,,千和影业自行出资1500万。过高的版权费也导致《球状闪电》项目无法开发。

4. 2017年,摩天轮将《拼图》项目以6500万转让给方名泰和,摩天轮获毛利润3500万元,但因该剧涉及政策许可问题,至今无法拨出。方名泰和法人为董金莲,同时于北京文化产业园工作,该产业园负责人是宋歌姐夫杨利平,董金莲为他下属。方名泰和也是在购买前一个月,才从50万注册资本激增至3000万元。

5. 2018年,宋歌为离职高管套现挪用资金,利用世纪伙伴正在拍摄的电影项目,挪用800万为北京文化总裁兑现股票,挪用600万作为前财务总监离职的“分手费”,剩余的还用于北京文化中高层的股权激励的贷款补仓资金和将近。(据该公司年报,北京文化现总裁为宋歌,前总裁为夏陈安,现财务总监为张雅萍,前财务总监为于晓萍)

6.北京文化目前所在北京文化产业园,负责人是宋歌姐夫杨利平,北京文化在此地的租金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对此北京文化连夜发布声明回应娄晓曦实名举报公司财务造假一事,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已于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目前此案正在侦査过程中。娄晓曦于4月29日晚散布不实言论,诋毁污蔑公司。公司对娄晓曦上述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公司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继续调查娄晓曦涉嫌犯罪的行为。

虽然已经不是北京文化副董事长,但娄晓曦仍是公司大股东之一,持有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藏100%股权,是第四大股东新疆嘉梦执行事务合伙人,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除此之外,娄晓曦还是世纪伙伴的董事长。

北京文化4800万转让世纪伙伴

后者6年时间资产大幅缩水96%

就在娄晓曦公开举报信之前, 北京文化刚刚发布完《关于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的公告》,北京文化拟以4800万的价格卖掉世纪伙伴100%的股权,交易标的包括世纪伙伴全部债权和债务。

公告显示,2019年世纪伙伴营收为5.15亿,亏损高达6.3亿,截至2019年末,净资产约4770万元,总负债5.61亿元。

在提到转让原因时,北京文化在公告中指出,充分考虑世纪伙伴原团队流失严重、公司对世纪伙伴商誉、资产已计提大额减值,为了优化资产结构,提高管理效率,节约成本费用,同意公司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本次公司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将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更,转让完成后,世纪伙伴将不再并入公司合并报表。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北京文化曾以13.5亿元人民币价格购买世纪伙伴100%股权,6年时间里,世纪伙伴资产缩水高达96%。

事实上在收购之初,世纪伙伴曾做出业绩承诺,2014年-2017年每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9亿元、1.1亿元、1.3亿元、1.5亿元。四年间世纪伙伴实际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1.13亿元、1.35亿元、1.5亿元,业绩刚刚好达标。

然而,承诺期结束后,世纪伙伴的业绩在2018年开始下滑。2018年年报显示,世纪伙伴实现的净利润为1.45亿元,同比下滑3.34%。到了2019年直接断崖式亏损至6.3亿元。

资产缩水、业绩暴雷,曾经高价收购的明星公司如今成为了北京文化不得不舍弃的烫手山芋。作为世纪伙伴的董事长,娄晓曦公开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或许也是出于这一原因。

北京文化净利润暴跌1943%

疫情过后能否实现业绩逆转?

4月29日,与转让公告一同发出的还有北京文化2019年报。

近年来,北京文化因投资出品《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爆款影片而成为业内的明星影视公司。但从2019年开始,公司业绩表现便不再如影视作品口碑那般让人满意。

财报显示,2019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8.55亿元,同比增长15.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06亿元,同比下降1943.12%,这也是其近十年来首次出现业绩亏损。而对于业绩亏损,北京文化解释称,主要是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计提减值准备所致。

北京文化表示,受行业整体经营情况和监管政策影响,公司压缩了电视剧业务规模和产量,同时对世纪伙伴业务人员进行调整。经公司内审人员对世纪伙伴重要合同进行持续的跟踪和确认,发现部分资金流向异常,公司随即进行了进一步的查证, 并将有关事宜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相关人员已被立案调查。世纪伙伴原管理团队流失,核心竞争优势缺失。

因此2019年对世纪伙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达8.34亿。除商誉减值外,北京文化还对世纪伙伴计提预付账款减值4.6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年报中提到的相关人员已立案或许就是暗指娄晓曦。

然而世纪伙伴仅仅是北京文化净利润大幅下跌的原因之一,通过财报可以看到的是,世纪伙伴主营业务为电视剧,而电视剧业务仅占北京文化营收的0.30%。北京文化实际主要收入来源和成本支出都在电影业务这一块。

数据显示,电影业务收入7.82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91.44%,其中仅《流浪地球》一部影片便带来了6.32亿的营收。

纵观北京文化2019年的成绩,除参与出品的《流浪地球》表现惊人外,其余上映的《直播攻略》《妈阁是座城》《跳舞吧!大象》等均表现平平。

由此可见,北京文化的营收结构太过依赖电影业务,而电影业务中又太过依赖爆款影片。在营业成本逐年增长的同时,若没有爆款影片加持,公司业绩将承受巨大压力。

从好的方面来看,在影视作品的储备上北京文化准备充分,公司预计2020年将推出《你好,李焕英》《沐浴之王》《749局》《封神三部曲》《我和我的 家乡》等多部影片,其中《封神三部曲》更是被寄予厚望,目前疫情已逐渐进入尾声,待影视行业全面恢复疫情前正常水平后,手握多张王牌的北京文化又能否实现业绩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