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麟被指侵吞国资背后:借用庞青年造车资质 曾花2亿鸟巢办发布会

赛麟被指侵吞国资背后:借用庞青年造车资质 曾花2亿鸟巢办发布会

2020年05月01日 01:06:35
来源:雷达财经

江苏赛麟唯一在售产品“迈迈”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宏晶 编|长帆

2019年7月20日,一场被称为史上最豪的新车发布会“赛麟之夜”亮相鸟巢,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一干影视巨星到场,加上密集投放电梯楼宇广告,业内预计主办方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总花费在2-3亿元之间。

然而,正在业内预计江苏赛麟将推出一款跑车之际,公司却推出了一款A00级的微型车“迈迈”,被戏称为“老年电动车”。

该车分为樱桃小丸子定制版和运动定制版两版,天猫旗舰店的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和16.88万元,总成交笔数仅31笔。据公司前法务人员乔宇东透露,实际上销量仅有“7个意向订单,实际售出上牌2辆”。

乔宇东还向雷达财经表示,江苏赛麟创始人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66亿元,涉嫌贪污巨额国资。

对此,江苏赛麟官方回应称,乔宇东所述言论不实,公司已经依法通过刑事控告、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对此,乔宇东针锋相对,称江苏赛麟避重就轻,不仅不敢正面回应,反而对其进行无事实依据的抹黑式人身攻击。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江苏赛麟造车资质源于青年汽车。青年汽车以“水氢车”事件闻名,被网友看作新版“水变油”神话。青年汽车自身2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而其实控人庞青年,29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遭法务举报虚假出资66亿

4月27日晚间,微博用户“弘法行者”发文:“本人乔宇东,为赛麟公司法务人员,实名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的事实。”

据乔宇东介绍,王晓麟实际控制的赛麟公司的4个外资企业股东,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骗得赛麟公司股权。

赛麟股权情况一览

“迈迈高速电动车核心技术是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全体工程师努力的结晶,与高尔夫球场用的低速电动车技术具有根本性差异,将2018年底才具备量产能力的技术作为2015年12月31日评估基准日就存在的技术并据此出资作价11亿,显然违背基本的诚信原则。” 乔宇东称。

乔宇东称,“数据已经冻结,可以安排生产,车型按美国的排放和安全标准设计且技术具备完整性”的三款SUV车型的详细技术作价55亿。此三款几近虚无的“SUV车型技术”出资显然也违背基本的诚信原则。

据乔宇东介绍,赛麟公司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实际总计已提供资金66亿元:第一部分是货币出资34亿元,负担了全部江苏赛麟日常运营和工厂基建费用;第二部分是于2019年7月8日向赛麟公司提供12亿元的股东借款(赛麟公司以价值12.11亿的28套成套设备抵押);第三部分是于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向赛麟公司提供的20亿元股东借款(以王晓麟实际控制的4个外资企业股东的技术出资获得的股权作质押)。因此,实际上王晓麟根本就不应该享有赛麟公司的控制权。

乔宇东还表示,赛麟公司在2016年未履行国有独资企业变更的国有资产改制审批程序。

乔宇东强调,因其他股东对出资违约股东的出资瑕疵责任需承担连带责任,导致南通嘉禾面临可能的债务风险敞口为近98亿元左右。包含66亿多不实出资风险及32亿多贷款风险,已涉嫌造成潜在的巨额国有资产严重损失。

对此,乔宇东希望江苏赛麟恢复国有控股身份,追查王晓麟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和其他违法犯罪责任。

雷达财经注意到,乔宇东举报资料还提及其他问题:

1、关联交易

赛麟公司支付给王晓麟妻子丛超100%控股的上海鸿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各项付款,总额远超1亿元。

与王晓麟控制的美国SMI公司(GTA的母公司)长期交易的真实性存疑。

乔宇东质疑赛麟公司与实际控制人是王晓麟的同学李朝辉旗下的深圳金弘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可能存在不当资金往来等。

2、以权谋私

江苏赛麟2017年至2018年5月与上市公司南宁八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业务,王晓麟希望将已陷入破产清算的美国造车公司GTA旗下MyCar资产注入八菱科技,导致江苏赛麟借壳八菱科技失败。乔宇东质疑王晓麟是否偏离了江苏赛麟的自身经营目标?是否属于以权谋私?

3、违反公司章程

赛麟公司章程规定设立5人工作组,负责日常管理,并向董事会负责。“但在实际日常经营管理过程中,基本上是王晓麟一人说了算,与王晓麟意见稍有不一致的公司高管基本都已经离开了公司。”乔宇东称。

据乔宇东提供的离职名单显示,共12名高管离开江苏赛麟。其中包括副总裁一位,原研发院院长、原研发院新能源车院长,八位总监,还有原首席技术专家,涉及公司的研发、制造、售后、采购、财务、法务及规划等部门。雷达财经向已离职的财务总监了解情况,对方表示“出于职业道德的原因,除配合监察机关调查,不方便透露消息”。

公司的离职率非常高,乔宇东表示,市场营销部人员更是基本上3个月左右换一次血。

4、任人唯亲

乔宇东称,2019年11月29日,公司总裁办、人力资源部联合签发《商务管理办公室(BMO)成立通知》,王晓麟妻子连升三级。

双方各执一词

对于乔宇东的指控,江苏赛麟4月28日晚间发布声明,称乔宇东曾任江苏赛麟高级法务经理一年多,在职期间,乔宇东严重违纪且不思悔改,因此江苏赛麟于2019年9月25日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江苏赛麟还指出,乔宇东所述言论不实,公司已经依法通过刑事控告、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

江苏赛麟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也于4月28日发布声明称,对于“实名举报”,公司称早在2019年10月即委托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对江苏赛麟进行常规核查。声明指出,江苏赛麟组建所涉技术出资经相关专家考察论证及权威人士评价,且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其出资程序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江苏赛麟公司章程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如皋市官方微信公众号“如皋发布”回复媒体称,“已关注(此事)”。

雷达财经注意到,2019年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曾对媒体表示,外方拥有的专利、车型、技术等知识产权折算了66亿多元。“有人认为以知识产权入股存在问题,那么,什么叫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他说,外方出资金额的认定是经过有证券评估资质的专业机构按照规范程序评估的,且该技术出资已经得到商务部的确认,这是利用外资的一种形式,符合国家要求和《公司法》等相关法律规定。

“我在举报王晓麟涉嫌倾吞巨额国有资产的犯罪行为,王晓麟却在美国遥控江苏赛麟避重就轻,不仅不敢正面回应,反而对我进行无事实依据的抹黑式人身攻击。”4月30日上午,乔宇东通过微博再度发声。

乔宇东称,江苏赛麟声明中,“乔宇东因严重违纪而被公司批评警告”、“故意破坏公司与第三方的合作关系”根本不属实。乔宇东在微博上提供了多份材料,以证明自己是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南通嘉禾的声明,乔宇东称“已将相关核查进展情况与乔宇东多次进行了沟通”的陈述严重不符事实。

乔宇东认为,南通嘉禾声明中“经我司审查江苏赛麟历年年度审计报告,并未发现及出现乔宇东所列相关举报事项”的表述,明显属于逃避问题。

乔宇东还表示,在南通嘉禾总计已提供资金66亿元,而王晓麟没有出资一分钱的情况下,南通嘉禾却没有向江苏赛麟派遣一名财务人员负责资金流向的日常管理和控制,这与出资人职责的全面履行明显存在重大的差距。

王晓麟被仰融带入汽车行业

雷达财经注意到,乔宇东举报的王晓麟,是一位美国执业律师。

公开资料显示,王晓麟于1989年获得湘潭大学法学学士学位,随后在长沙市西区人民法院任职至1991年,后前往美国就读于俄亥俄大学,并取得国际发展研究硕士学位。随后,他进入杜克大学法学院继续深造,1999年,获得法学博士和国际比较法法学硕士学位,因成绩优异而获得荣誉毕业生称号。

毕业后,王晓麟加入美国最古老的律所凯威莱德律所,成为该所第一位华裔合伙人,后又进一步做到了亚洲事务部主席,并在北京开了分所。

2003年,仰融因与华晨的产权纠纷,在美国起诉辽宁省政府,引起当时海内外广泛关注。王晓麟建议“辽宁省政府尽快与仰融和解”。

王晓麟的言论引起了仰融的关注,为后续合作奠定了基础。

2007年,仰融在美国重启造车计划时,邀请王晓麟加入旗下“远东金源”上市公司,并出任董事兼CEO,并一起成立名为HKAC(HybridKinetic Automotive Holdings)的造车公司。

2009年,王晓麟与仰融因股权分配出现了矛盾,双方对簿公堂。最终是王晓麟退出远东金源集团,仰融也不再担任HKAC公司任何职务,HKAC公司归王晓麟团队。

同年,王晓麟说服了美国政坛有名的政治家Terry McAuliffe 加盟造车。在Terry 斡旋下,美国凯雷德能源投资基金投资合并了HKAC后成立了GTA(WMGreenTech Automotive,威蒙积泰)公司,Terry 成为了GTA董事长及主要股东。

GTA前期推出两款车型。一款声称充电一次续航里程可达1225公里,但从未量产过。另一款是2010年收购香港EuAuto公司带来的车型MyCar(迈迈),是一款低速电动车,最大续航里程110km,。

2011年,GTA与中瑞投资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鄂尔多斯积泰汽车公司,宣称将生产新能源汽车,总投资200亿元,设计产能60万辆。据媒体了解,项目自奠基之后就再无进展。

2013年,GTA与江淮汽车签署了2000辆江淮纯电动轿车出口合作协议,然而进展也不顺。

接连受挫,让王晓麟认识到,造车太难了。他在多番反思之后认识到,造车只有两条路,要么慢慢来,用足够的金钱和时间打磨一套完整的研发和制造体系,要么直接收购一家成熟的造车企业。

考虑到通用的前副董事长Bob Lutz的建议,建立一套完整体系至少需要30年时间,于是王晓麟选择了收购。

2014年3月,王晓麟同赛麟汽车(Saleen)签署了分销协议。

赛麟汽车属于Steve M. Saleen 创办的SAI公司,其改装的高性能车曾在赛场上取得过辉煌成绩,但没有发动机和变速箱的量产能力。在2012年创始人重新拿回赛麟品牌之后,赛麟就开始走下坡路,王晓麟的加入让赛麟考虑进入中国市场。

在2014北京车展上,王晓麟将刚收入囊中的 Saleen S7带到了中国。

据悉,在GTA公司刚刚成立不久,王晓麟便已悄然的在国内注册了江苏赛麟,此时的江苏赛麟就派上了用场。

在另一位造车者庞青年的牵线之下,江苏赛麟最终在2017年宣布,总投资178亿元的赛麟工厂项目落地江苏南通市如皋,成为南通制造业单体投资最大的项目。而根据财联社的一篇报道,江苏赛麟内部人士证实,江苏赛麟的生产资质来自庞青年的青年汽车。

青年汽车以“水氢车”事件而出名,2019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文章引发广泛质疑。有网友认为,这又是一个“水变油”神话。

另一边,在赛麟与如皋签约前不久,王晓麟以江苏赛麟实体的名义,在欧洲收购了名叫Artega小型跑车品牌Artega GT的生产线等资产,经改造后推出命名为赛麟S1。

布局妥当后,2019年王晓麟在北京鸟巢召开了“赛麟之夜”发布会,活动邀请到吴亦凡和好莱坞明星杰森·斯坦森助阵。

公司在鸟巢举行的新车发布会

王晓麟称,杰森·斯坦森是个硬汉,其在洛杉矶平时回家就是开赛麟的车。而吴亦凡非常热爱赛车,是非常好的车手。

好莱坞电影巨星杰森·斯坦森与吴亦凡

然而,发布会之后的赛麟汽车便趋于沉寂。

截至目前,赛麟汽车实际投产的产品只有迈迈一款,售价高达16万元,后传出降价至3万元。据乔宇东透露,其销量仅有“7个意向订单,实际售出上牌2辆”。

今年年初,赛麟被传出降薪,引发小范围关注。

直到最近,江苏赛麟和王晓麟因为乔宇东的举报,才再次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多家媒体将王晓麟看作下一个贾跃亭。王晓麟是否会重蹈贾跃亭的命运?或者只有时间才能揭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