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业绩暴雷:没有垄断的能力,无法维持暴利!

分众传媒业绩暴雷:没有垄断的能力,无法维持暴利!

2020年04月30日 16:51:29
来源:中访网财经

4月27日晚,分众传媒发布2019年报:公司在2019年实现营收121.36亿,同比下降16.60%;归母净利润18.75亿,同比下降67.80%;扣非净利润12.82亿,同比下降74.49%!

逆势扩张,行业景气度下滑及竞争加剧,导致了分众传媒业绩爆雷!

在2018年分众传媒进行媒体点位大幅扩张时,小股就研判,分众的业绩将要暴雷。没有垄断的能力,无法持续暴利,通过大幅提高媒体点位,意图重新获得暴利,结果遇到戴维斯“双杀”,收入下滑,成本大幅上升,业绩直接崩了!

1、逆势扩张:收入下滑,成本大幅增长!

算上2020年一季度,分众传媒已经连续五个季度营收同比下降。其实,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增速已经出现大幅放缓。

从2019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增速来看,公司在第二季度出现增速触底,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下降幅度逐渐缩窄。但这仅仅是表象,因为2018年的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营收基数较低,所以,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下滑幅度缩窄,并不一定能研判分众传媒的业绩增速已经见底了,还需要时间进一步观察。

算上今年一季度,分众传媒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同比下降,在2019年第一季度出现增速触底,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出现下降幅度明显缩窄。

其实,在2018年第三季度,分众传媒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已经出现大幅放缓。

分众的业绩暴雷迹象,就是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的,在2019年,业绩就直接崩了。

从经营上看,分众传媒在2018年第二季度,就已经埋雷了,只是叠加行业景气度下滑,公司的业绩出现了大幅下跌。

2018年第二季度,分众为了迎战行业老二新潮传媒的价格战,开启了媒体点位大幅扩张,试图围堵新潮的扩张。

结果,媒体点位增长了近一倍,行业竞争加剧,叠加行业景气度下滑,公司营业收入反而在2019年出现下滑。

逆势扩张,收入下滑,成本大幅上升,业绩就直接扑街了。

2019年,收入121.36亿,同比下降16.60%;营业成本同比上涨 35.3%,其中,楼宇媒体的成本同比上涨了45.32%,影院媒体成本同比上涨了7.39%。

2019年毛利率45.21%,较2018年的66.21%,下降了21个百分点。

最后,2019年扣非净利润12.82亿,同比下降74.49%!

2、媒体点位缩减19.1万个,员工优化比例超过10%!

自2018年二季度以来,分众传媒大幅扩张电梯类媒体资源(加密一二线城市、拓展三四线城市)。2018年末,分众传媒自营电梯电视媒体由2017年末的30.8万台大幅提升至72.4万台,增幅134.6%。自营电梯海报媒体点位由2017年末的约121.0万个提升至2018年末的媒体点位193.8万个,增幅达60.2%。

2018年末,分众的媒体点位共266.2万台,2019年末,分众的媒体点位共247.1万台,2019年缩减了19.1万台,缩减比例近10%。

小股在解读分众传媒2019年一季报时,就研判了分众新增的很多媒体点位,可能是无效的。

收入下滑,媒体点位缩减,员工人数也在下降。

2019年末,分众传媒员工总数11005人,较2018年末12736人,下降了1731人,优化比例13.59%。

从目前趋势看,分众的媒体点位还可能会继续缩减!

3、巨额的应收账款!

2019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7.4亿(其中,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88亿元、其他应收款项坏账准备0.52亿元),较2018年的资产减值4.0亿,上升了3.4亿。

2019年末,分众传媒应收账款41.70亿,较2018年末的48.23亿,下降了6.53亿。但是,2019年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88亿,说明应收账款并没有下降,只是坏账计提了,使得账面金额减少了。

2019年营收同比下降了16.60%,剔除计提的坏账,应收账款并未减少,说明,应收账款数据还可能在进一步变差。

分众传媒的应收账款是在2017年开始大幅上涨的,在2018年加速上涨。

2017年正好是分众传媒借壳上市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2018年是分众原始股东开始解禁,同时面临行业竞争加剧。

应收账款的暴涨,本来就意味着分众2017年和2018年的业绩含金量在降低,这也为2019年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大幅增加埋下了伏笔。

4、分众传媒暴雷:没有垄断的能力,无法维持暴利!

分众传媒的业务护城河并不高。通过向物业租来电梯点位,然后把广告卖给客户,但是,分众无法垄断电梯资源。在行业竞争温和的时候,分众依赖规模体量,对上游分散的物业公司,具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同样也对下游的客户,具有很强的溢价能力,此前,差价一直很丰厚,公司的利润率非常高。

前几年,分众的净利率一直维持在50%左右,堪称暴利。

分众的高市值和暴利业绩,吸引了外部资本的加入。行业老二新潮获得外部资本多轮巨额投资,然后,烧钱跟分众抢电梯点位,抬高了整个行业的电梯租金,广告降价跟分众抢客户,让分众的广告溢价能力减弱。

新潮传媒的竞争,让分众的租金成本上升,广告相对收入下降,利润率出现大幅压缩。

为了围堵新潮传媒,分众传媒被动的逆势扩张,新增不少无效媒体点位,成本大幅上升,收入还下滑了,最后,业绩就直接扑街了。

梯媒行业,经历过2018年的烈性竞争,后期会温和很多。因为,分众的市值下降了很多,这让新潮传媒“烧钱扩张做数据,拉高估值融资”的模式受阻。随着行业竞争逐渐温和,广告行业逐渐复苏,分众的业绩在明后年可能会有所恢复,但是,50%利润率的分众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后期的分众也是一个正常利润率的分众。

分众暴利的结束,主要还是公司没有垄断能力,不能维持暴利。

最后小说一下哈,小股在解读分众2018年中报时,就已经研判分众业绩将暴雷。当时的主要依据是经营现金流在变差、应收账款暴涨和新潮传媒的烈性竞争。随后,在2019年,分众的业绩直接扑街了。

内容来源:股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