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受纪律处分、线下业务承压  昂立教育如何自救

高管受纪律处分、线下业务承压 昂立教育如何自救

2020年05月07日 20:26:10
来源:北京商报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6日晚间,昂立教育发布公告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其4名责任人在信息披露、规范运作方面存在违规行为,上交所对此予以公开谴责和通报批评。作为昔日有着“教培第一股”之称的昂立教育,近几年的经营已显疲态,2018年还因投资失败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致巨亏,2019年度刚刚扭亏为盈,又因疫情的黑天鹅导致公司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转为亏损。究其原因,占昂立主营收入90%以上的线下课程承压或是关键。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在线教育迅猛发展,以昂立为代表的传统k12机构早已掉出第一梯队,随着今年1月初昂立“三足鼎立”的股权结构再陷纷争,其发展之路充满挑战。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高管受纪律处分

根据上交所公告,时任总裁吴竹平、时任董事长刘玉文、时任总会计师刘江萍和时任董事会秘书杨夏4人,在昂立教育对外提供贷款本息差额补足事项未及时履行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据悉,2016年7月,昂立教育为上海赛领旗育企业管理咨询中心(简称“赛领旗育”)收购境外项目2.20亿元并购贷款融资业务提供资金支持,并出具《资金支持安慰函》,对该笔业务提供贷款本息差额补足。2019年4月,公司才披露上述交易事项并称,《资金支持安慰函》未经董事会审议即对外出具,同时计提该笔贷款本息差额补足预计负债1.16 亿元。

此外,上交所指出昂立教育2018 年年度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从预计净亏损约3000万元,后因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或有负债共计2.16亿元,更正业绩预告称净亏损2.65 亿元,再到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净亏损2.67 亿元。实际业绩相比预告业绩差异高达790%,影响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并未进行风险提示。

上交所认为,昂立教育前述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对时任总裁吴竹平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董事长刘玉文、时任总会计师刘江萍、时任董事会秘书杨夏予以通报批评。

“近期影响恶劣的瑞幸事件,让相关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国内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证监会也多次表态要治理上市公司的相关不规范行为,严监管日趋常态化。这一定程度属于昂立教育被纪律处分的大背景,”教培机构资深财务人员李峰向记者表示。北京商报记者就高管是否会出现变动给昂立教育发去采访邮件,对方就此问题并未回复。

在线业务占比低

据悉,1984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勤工俭学中心成立,这是昂立教育的前身。1992年,上海交大昂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在2014年6月,昂立教育借壳新南洋如愿登陆A股,坐实A股教育培训第一股的名号。公开资料显示,当时的昂立教育在上海拥有超60个校区,小班业务占比约70%,开始主攻K12课外辅导科目。

作为上海老牌教育企业,昂立教育已经营35年。线下业务、盈利模式相对稳定。但相继颁发的减负政策及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整治行动,和面对以精锐教育为代表的地方性龙头及新东方、好未来等全国性教培机构及在线教育机构的围剿,昂立教育的盈利能力受到挑战,毛利率下降、净利润增幅减少是直观表现。

据了解昂立教育的资深从业人士赵凯(化名)透露,过去6-7年的时间里,整个教培行业的发展引擎从运营销售驱动型到科技驱动,昂立在这块的竞争力减弱,比如目前比较流行的双师模式,昂立还没有广泛实行。

2018年,昂立教育因境外项目投资失败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致巨亏后,2019年度刚刚扭亏为盈,又因疫情的黑天鹅导致公司再次陷入亏损困境。公司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3.93亿,同比下降27.8%;归母净利润-1815.8万,同比减少165.87%。

昂立教育在2月股票异动公告中表示,其线下教学处于全面停滞状态,已大部分转为线上教学的模式开展,公司线下业务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90%以上,在线教育业务尚未形成规模性收入。昂立教育董秘在回复记者时称,其线下课程的转化率接近80%,一季度3.9亿元的总收入中,在线收入超过50%。公司在大力推行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模式。

“线下向线上转型短期内较难起效,技术、人力和运作模式均存在较大差异。在线教育行业竞争激烈,尤其在线渗透率大增后,在线教育头部机构已具有先发优势,对后来者可谓挑战。此外,如何打磨出优质内容产品实现留存转化,拥有线上营运能力,是疫情留给教育企业的长期课题,”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认为。

股权机构掣肘

除了业务问题,昂立教育复杂的股权机构也成为其发展路上的掣肘。“昂立如今局面的底层原因便是股权结构。大部分的培训机构股权结构都是全民营性质,但是昂立背后有交通大学这样的国有企业背景,所以对于他的管理团队、市场化程度,发展都带来很多阻碍,”赵凯坦言。

据悉,昂立教育股权结构呈“三足鼎立”,分别是中金系、交大系和长甲系。近两年,中金系不断增持昂立教育,而交大系出于校企改革压力,只得让出控股权,立下“三权分立”的约定。去年年初,其核心管理层发生变化,中金集团周传有任董事长。今年1月,周传有提出董事会换届,聘任自己为总裁。这一决定立即遭到交大系部分董事反对,担心这一决定将影响公司实控权。截至今年2月底,中金系持股占公司总股本22.74%,交大系19.59%,长系甲17.19%。

赵凯表示,教培行业是人才密集行业,新的投资人进来会导致管理团队的不稳定。同时,昂立上市后做了很多新的投资和新项目,包括上交所提到境外收购项目。其通过融资收购的方式来进行业绩的增厚,但收购不顺利也会拖累昂立的业绩发展。记者梳理发现,昂立去年接连收购了昂立优培10%股权、凯顿信息91%股权和出国留学咨询机构育伦教育51%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凯顿信息的资产负债率达112%,净资产为-1548.1万元。

在“买买买”之后,2019年度昂立教育实现了扭亏为盈,营收23.91亿元,同比增长14.12%;归母净利润为5415.47万元。但财报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8616.95万元,同比减少160.7%;总负债17.11亿元,总资产27.11亿元,负债率63%,而在2017年负债率为49%。

北京商报记者 刘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