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松成: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 而不是与美元脱钩
财经

盛松成: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 而不是与美元脱钩

2020年05月09日 10:54:33
来源:凤凰网财经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全球经济与政策选择”为主题,邀请政商学企界嘉宾通过线上形式解析全球经济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5月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在凤凰网“超级财经周”上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美联储为维持“重灾区”美国的经济稳定实施了激进的扩表,从3月初的4.2万亿美元扩大到目前的近6.6万亿美元,幅度超50%;物价方面,今年3月份美国CPI为1.5%,比2月份大幅下滑0.8个百分点,美国核心CPI为2.1%,比2月份下降了0.3个百分点;汇率方面,3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持续走强,直到3月末才有所回调。

为何会出现上述现象?盛松成解释称,这主要与疫情冲击下全球美元流动性稀缺有关。“由于急需美元,国际金融市场一度恐慌性地抛售美债、黄金等资产; 3月上中旬,黄金价格急剧下跌,而买美债的收益率急剧上升,而且波动幅度很大。”盛松成说道,“如果这一现象持续,将导致美债价格下跌,带动市场利率上行,削弱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

此外盛松成还表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元仍然是国际主要货币,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而不是与美元脱钩。他指出,首先应该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在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前提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防止市场投机的过度干扰。第二,坚持推进资本账户有序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与资本账户开放是相互联系的,在推动资本账户开放的同时,也应该兼顾风险的防范。第三,要充分利用“一带一路”的机会,促进人民币的跨境使用。

以下为盛松成发言实录:

大家好,我发言的题目是《疫情后国际货币体系可能更加美元化》。我主要讲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美联储激进扩表,并未引发美元贬值。第二,美联储在疫情冲击期间为全球提供流动性。第三,国际货币体系可能更加美元化。第四,我国应该如何应对。

我首先讲第一方面,美联储激进扩表,并未引发美元贬值。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美国成为重灾区;为维持美国经济稳定,美联储实施了激进的扩表,从3月初的4.2万亿美元,扩大到目前的近6.6万亿美元,扩表幅度超过50%。3月初,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还只有4.2万亿美元,而目前已经达到了6.6万亿美元。但是另外一方面,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却并不是很高,而国外美元也没有多少贬值。从物价看,今年3月份,美国CPI为1.5%,比2月份大幅下滑0.8个百分点,美国核心CPI为2.1%,比2月份下降了0.3个百分点。

从汇率看,3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持续走强,直到3月末才有所回调。那么为什么会出现上述这种现象?这主要与疫情冲击下全球美元流动性稀缺有关。由于急需美元,国际金融市场一度恐慌性地抛售美债、黄金等资产; 3月上中旬,黄金价格急剧下跌,而买美债的收益率急剧上升,而且波动幅度很大。如果这一现象持续,将导致美债价格下跌,带动市场利率上行,削弱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

第二方面,美联储在疫情冲击期间为全球提供流动性。全球流动性紧缺的时候,美联储与其他央行的流动性互换,往往是大幅增加的。3月中下旬以来,美联储与各国央行相互安排的货币互换,成为美联储流动性安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3月16日,美联储与国外央行货币当局的货币互换规模只有450亿美元,而一个星期以后,也就是3月23日,这一规模大幅上升到了2061亿美元,截至4月20日,美联储与外国央行的流动性互换的规模已经达到了4091亿美元,占同期美联储所有流动性支付工具总额的78.2%。目前美联储与外国央行的流动性互换规模已经达到了4097亿美元。

同时美联储还新设立了一个政策工具,叫做FIMA,也可以把它叫做FIMA回购便利工具,这是美联储于3月31日宣布的,也就是为外国央行和国际货币当局提供回购便利。这一工具主要有四方面的内容。

首先,各国央行和国际货币当局可以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向美联储借取美元,也就是说各国央行可以不必抛售美国国债了,不需要在金融市场上抛售美国国债了,而可以通过FIMA回购便利解决它的美元流动性缺口的问题。

第二,美联储进行FIMA回购,完全是基于国外央行和国际货币当局的自愿行为,也就是说国外央行和国际货币当局可以用美债作为抵押向美联储借钱,也可以不借,完全是自愿的行为,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前一段时间市场上流传的所谓美联储要冻结国外央行持有的美国国债的问题。

第三,国外央行一天就可以赎回美债。也就是说用这个工具箱美联储借钱,最短的期限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今天借了明天就可以还;当然也可以根据需要自愿延期。那么现在美联储做出的安排是最多可以延期六个月,那么六个月以后,这个工具是不是还存在,到时候会根据美国的实际情况和全球流动性的情况调整,这就另当别论了。

第四,融资利率。这样借钱的利率是怎么决定的?这个借钱利率是美元超额准备金利率加25个BP。众所周知,美元的超额准备金利率是0.1%,是很低的,再加上25个BP,为什么这么安排?它是为了防止各国央行的套利,因为如果它的利率很低,低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那么各国央行就可以向美联储借钱,借了钱以后再以超额准备金的方式放到你美联储来,这不是套利了吗?那么它在这个超额准备金利率的基础上再加上25个BP,你就不可能套利了。同时,只有当美元资金市场利率超过正常水平的时候,外国央行才会利用FIMA回购便利获取美元。但是,最近一个月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中,FIMA回购便利的余额仅增加了100万美元,这100万美元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当中是相当小的一部分,说明目前全球美元的流动性并不是十分紧张。除了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将从5月6日起,以适当的方式使用FIMA回购便利,其他国家中央银行很少使用这一工具。

第三方面,国际货币体系可能更加美元化。美联储最近实施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是为了预防美国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和维护金融稳定,这是美国从大萧条,也就是1929年到1933年的资本主义大经济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总结的经验和教训。与此同时,美联储事实上也在一定程度、一定条件、一定限度内自然地承担了全球央行的职能,因为它向全球提供了美元流动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FIMA回购便利工具的创设是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创新。同时, FIMA进一步提高了美国国债的信用度,因为现在美国国债除了美国财政部以外,还得到了美联储的背书。FIMA的这一工具同时也有助于维持国际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在某种意义上缓解了新时期的“特里芬难题”,也就是说一方面需要美国向全球提供流动性,另外一方面又要维持美元的汇率的稳定。那么FIMA工具是有助于这一问题的解决的。

最后一个部分,我国应该如何应对?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元仍然是国际主要货币,人民币需要的是进一步向美元靠拢,而不是与美元脱钩。首先我们应该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在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前提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防止市场投机的过度干扰。第二,坚持推进资本账户有序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与资本账户开放是相互联系的,在推动资本账户开放的同时,也应该兼顾风险的防范。第三,要充分利用“一带一路”的机会,促进人民币的跨境使用。

专题:多位省部级领导和学者齐聚凤凰 共话经济新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