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发生后 美国人开始变得爱存钱了
财经

疫情发生后 美国人开始变得爱存钱了

2020年05月10日 13:27:07
来源:凤凰网财经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凤凰网超级财经周”线上交流,邀请政商学企界嘉宾通过线上形式解析全球经济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在5月10日的“特别对话”环节,我们邀请到了新经济思维研究院主席、英国金融服务局前主席特纳,和罗汉堂秘书长、IMF金融科技顾问、蚂蚁金服前首席战略官陈龙。

中国最先步入经济重启阶段,但似乎预想中的“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发生,而报复性存钱却已发生在世界各国。目前中国采取发放消费券的方式刺激消费,是否需要给需要的人直接发钱?特纳、陈龙表示可能两种都需要。

在特纳看来,中国现在面临着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类似的局面,外需减少,需要在内需和投资上进行刺激。但挑战在于避免上一轮基建狂潮的问题再现,寻找更具加可持续发展的刺激方案。消费必然是重要因素。

陈龙表示,疫情后各国都实施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德国的刺激计划几乎相当于GDP的25%,日本19%,英国17%,美国是11.7%。但一个现象是,很多国家居民储蓄率上升、但消费收缩。比如美国,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居民储蓄率水平较往年上涨上60%,但消费开支却普遍下降。

刺激计划没有阻止消费收缩,这说明,当消费者得到钱,他们也不太去花钱了。陈龙认为,消费不只和钱有关,还和信心有关。对疫情的担心让人们忘记了消费,应营造消费信心环境,拉回疫情前的消费水平,以实现经济可持续。

但普通人更关心的是,如何在经济危机中保护好自己的钱包?我们应该存钱、消费,还是去进行大胆投资?

人们自然反应仍是存钱。但特纳引用凯恩斯的话称,“对个人而言理性的决定,未必对整体利益有利”,这需要政府发挥角色。

陈龙则表示,个人也应该像企业,首先要保障充足的现金流动性——尽管总的来说这对国家不一定是好事。然后是投资未来的自己,去适应更加数字化的未来。最后,如果有能力、有足够的资金和长期投资的耐心,再去寻找投资机会。

讨论的最后,特纳问陈龙中国经济是否能像IMF预测的那样实现V型反弹。陈龙则表示,很难实现V型反弹,最好的情况是实现U型反弹。

专题:世界疫情拐点何时到来?病毒专家经济学家联袂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