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痛失全球第一宝座 LG获特斯拉神助攻登顶
财经

宁德时代痛失全球第一宝座 LG获特斯拉神助攻登顶

2020年05月11日 15:45:10
来源:时代财经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扰乱了汽车产业正常运转,全球供应链紊乱下,动力电池格局陡然生变。

根据据韩国SNE Research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LG化学以5.5 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占据全球27.1%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而长期霸榜的宁德时代则以17.4%的市场份额不敌第二名的松下,退居全球第三。

全球动力电池霸主宁德时代突然跌落榜首。高工锂电研究院(GGII)院长高小兵向时代财经表示,“LG反超宁德时代主要由于今年一季度疫情主要集中在国内,国外影响较小;其次,搭载LG动力电池的国产特斯拉畅销很大程度上提升了LG化学的装机量。”

受疫情影响,整个一季度,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仅5.86GWh,与LG化学一家装机量相当,同比下降了53.8%。其中除宁德时代外,比亚迪市占率也由去年同期的15.1%下滑到4.9%,排名从全球第三跌落至全球第六,其他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也有不同程度下滑。

短期来看,随着二季度疫情重心由国内转为国外,中国车市迎来复述,全球动力电池排名将再次剧变;而长期来看,无论是特斯拉一路高涨、还是大众收购国轩事宜,动力电池格局将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当中,其中LG化学远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光,宁德时代的霸主地位也已进入倒计时。

LG化学的表面风光

整个一季度动力电池行业,最出风头的无疑是LG化学,市占率同比攀升153%,直接挤掉宁德时代,登顶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榜首位置。

LG 化学的爆发,特斯拉功不可没。在中国市场受疫情影响一片哀嚎之际,特斯拉却产销爆发。作为特斯拉当前在中国市场的电池供应商,整个一季度,LG化学在中国实现装机605697KWh,位列国内装机电量排名第3,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

于此同时,欧洲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增长也带动了LG化学装机量大幅增长。今年1月份,LG化学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二,2月上升至全球第一。

彼时,欧美地区尚未受到新冠疫情影响,LG化学还因动力电池供应出现短缺,导致包括捷豹、奥迪、奔驰等多家主机厂被迫停产或削减其电动车产量目标。一时间,LG化学风光无限。

图片来源:网络

然而,登顶销冠背后,LG化学也有一本难念的经。根据LG化学一季报披露,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电池部门销售额为2.26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31.2亿元),营业亏损51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

鉴于LG化学电池业务难堪的盈利能力,其电池业务拆分上市的计划被无限延期。据外媒报道,此前负责电池事业部剥离事宜的“TF”工作小组也已经解散。

与之相比,宁德时代尽管受疫情影响,装机量下滑严重,但一季度仍实现营收90.31亿元,净利润7.42亿元的傲人成绩。一季报发布首日,宁德时代股价甚至还出现上涨。

反观LG化学,不仅一季度大额亏损,登顶全球第一后,LG化学股价却出现下跌,理由是LG化学在印度东南部安得拉邦一间工厂厂房发生化学气体泄漏,造成至少11人死亡,数百人不适。

此外,随着疫情重心由国内转为国外,主要市场集中在欧美的LG将深受影响;与此同时,国内动力电池产业迎来复苏,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2020年4月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约3.60GWh,环比增长30%。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签署了一份采购协议,这意味着宁德时代随时有可能顶替LG化学成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盈利问题得不到解决,市场受多重影响,哪怕LG化学的动力电池市场正处于疯狂扩张中,但前景仍不乐观。

宁德时代霸主地位倒计时

宁德时代一季度痛失全球第一宝座,无疑是疫情影响下的一次偶然,而非常态。

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宁德时代4月合计配套装机1.81GWh,环比增长59%,占总体的50%,排名第一。又是中国半壁江山,宁德时代还是那个一家独大的宁德时代,不过这一地位正在受多方势力挤压。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微

锂电分析师王科也向时代财经表示,“无论从技术、质量、市场、资本来看,宁德时代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全球霸主,但这一地位正在受到动摇,没有人愿意看到长期一家独大的电池企业。”

据王科表示,影响宁德时代市场地位的因素主要来自,日韩电池企业的复兴、比亚迪的彻底放开、以及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的分流,尤其是带有车企背景的电池企业。

日韩电池企业的复兴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这一预言已经照进了现实。在一季度的全球销量中,LG化学、三星SDI及SKI三大韩国动力电池厂商的市场份额合计达37.5%,同比去年同期的16.4%,上涨了21.1个百分点。

日本松下的电池业务,也在一季度中稳中有升,从22.9%的市占率提升至25.7%。今年2月4日,松下还与丰田共同公开了合资的“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其中丰田控股51%松下持股49%。这也意味着,松下将在丰田纯电动蓝图中占据重要位置。

与此同时,今年一季度,中国远景能源有限公司旗下AESC的市场份额有所上升,从去年同期的4.4%升至今年一季度的5.6%,位列全球第五位,与市场占比下滑的宁德时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经波折后,这家曾经是日产旗下的电池公司,正在逐渐焕发往日的荣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大众汽车以7.4亿美元收购国轩高科30%股份,亦在圈内传的沸沸扬扬,尽管国轩高科予以否认,称收购还在洽谈中,但大众欲入住国轩似乎已无悬念。

近日,据外媒消息,大众汽车还计划4.5亿欧元投资Northvolt Zwei,为其在萨尔茨吉特建设电池新厂房及基础设施,并与其卓越中心动力电池产线形成协同效应。

显然,车企掌控动力电池的意图昭然若揭。除大众汽车外,吉利的衡远新能源、长城的蜂巢能源、比亚迪的弗迪电池等脱胎于车企的电池企业,无一不是对动力电池市场的巨大冲击。

此外,从技术角度看,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已达到当前电池体系的巅峰,更新换代迫在眉睫。蜂巢能源的四元电池、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以及全球范围内如火如荼的固态电池产业化无一不是对下一代电池技术的探索。而届时,宁德时代能否继续保持电池技术优势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技术变革、多方挤压下,宁德时代或仍是巨头,但其市场空间必然受到影响,其一家独大的霸主地位也许已进入了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