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视野】兴业银行鲁政委:货币去了哪里?

【首席视野】兴业银行鲁政委:货币去了哪里?

2020年05月12日 14:15:36
来源:金吾财经

4月M2与社融增速再超市场预期。加速增长的货币的流向将对经济形势和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分部门存款数据显示,企业存款和非银存款是带动存款增长的主力,而居民存款增速较为稳定。

企业存款的增长有利于提高其采购原材料和扩大资本支出的意愿。数据显示,企业存款增速对PPI同比和企业投资意愿均有一定的领先性。因此,近期企业存款的回升有望逐渐传导至工业品价格和固定资产投资。

由于存款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来自于非银存款的贡献,而社融仅统计实体部门获得的资金,所以3月以来M2同比的上升速度较社融更快。这使得社融与M2增速之差进一步收窄,使银行间流动性趋于宽松。

在社融之中,人民币贷款和企业债券融资是推动社融增长的主力。人民币贷款数据显示,居民短期贷款继续恢复,企业流动资金缺口下降,折射出疫情的不利影响正在减轻。

事件:

2020年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70万亿,前值2.85万亿,市场预期1.30万亿,我们的预测值为1.22万亿。新增社会融资规模3.09万亿,前值5.15万亿,市场预期2.65万亿,我们的预测值为2.11万亿。M1同比5.5%,前值5.0%,市场预期5.7%,我们的预测值为6.1%。M2同比11.1%,前值10.1%,市场和我们的预测值为10.3%。

点评:

1、货币去了哪里

继3月M2与社融超预期之后,4月M2与社融增速再次出现较快的上升。4月M2同比提高到11.1%,较上月高出1个百分点;社融增速则上升至12.0%,较上月提高了0.5个百分点。那么,超预期增长的货币流向了哪里?

分部门的存款增速显示,3月和4月居民存款增速大致稳定在13.0%附近,存款的加速增长主要集中在企业和非银部门。4月企业存款同比增长10.8%,较3月高出2.4个百分点;非银存款同比增长15.9%,较上月提高3.6个百分点。

存款的流向对宏观经济的走向和市场有重要的影响。从企业部门来看,企业存款的增长有助于改善企业现金流,改善企业的原材料采购和资本支出意愿。一方面,存款增长能够提高企业的购买力。数据显示,企业存款同比对PPI同比有3个季度左右的领先性。因此,近期企业存款同比增速的回升可能意味着PPI同比有望在第四季度前后企稳回升。另一方面,企业存款是其投资意愿的领先指标。在企业存款同比回升的激励下,企业投资意愿也有望逐渐恢复。

从非银部门来看,非银存款的上升意味着非银金融机构的流动性有所改善。而数据表明,上证综指的表现与非银存款的变动相关。

由于存款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来自于非银存款的贡献,而社融仅统计实体部门获得的资金,所以3月以来M2同比的上升速度较社融更快。这使得社融与M2增速之差进一步收窄。当社融与M2增速之差下降时,实体部门的融资缺口收窄,银行间流动性往往趋于宽松。

2、进入疫后修复期

在4月的社融增长中,人民币贷款和企业债券融资是带动社融增长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币贷款来看,贷款数据显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正在减轻。居民部门方面,4月新增居民短期贷款2280亿,同比多增1187亿,同比增幅较上月进一步扩大。这反映出,随着疫情防控成效的显现,居民消费需求开始逐渐释放。不过,5月9日,银保监会就《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要求单户个人信用贷款授信额度不能超过人民币20万元,但并未限制个人经营贷和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的额度上限。这或对未来居民消费贷款的增长产生影响。此外,4月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增幅也略有扩大。

企业部门方面,4月企业贷款期限结构出现优化。2月和3月新增企业短期贷款规模均超过6000亿,反映疫情期间企业流动资金需求较高。但4月新增企业短期贷款减少62亿,可能表明企业的现金流已经有所好转。同时,4月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延续增长势头,同比多增2724亿。

从企业债券融资来看,得益于逆周期政策力度的强化,4月企业债券利率进一步下降,企业债券融资成本降低,信用债一级市场融资热情高涨。4月企业债券融资规模达到9015亿的高位。

本文作者:郭于玮、鲁政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