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后凯:80%的村庄没有污水处理 国家应优先支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
财经

魏后凯:80%的村庄没有污水处理 国家应优先支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

2020年05月13日 10:11:10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为期7天的超级财经周里,嘉宾们观点犀利,金句频出。

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对农业转型与乡村振兴产生怎样的影响?又会对农村居民收入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如何才能有效提升农民收入?

在5月13日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表示,新冠疫情对农业农村的影响不如工业和城市,对农业的影响没有工业影响那么大,对农村的影响没有城市的影响大。尽管如此,依旧给农业产业和农村居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所以,魏后凯认为,疫情过后的农业农村建设一定要重视两点。第一,稳投资;第二,促增收。

他指出,稳投资,刺激农业农村的投资,对下一步的农业农村发展尤为重要。“我想可以利用这一次国家刺激投资,大规模搞新基建这么一种机会,对农业农村的基础设施更予优先的政策。比如说我们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高标准的农电水电设施的更新,标准化的养鸡场建设等等,我觉得国家要给予高度的重视。”

除了基建投资,魏后凯认为还可以从公共服务设施来入手。他表示,“我们现在农村几乎所有的村庄都没有地下的管网,我们80%的村庄没有进行污水的处理。所以我觉得这些设施,应该列入到我们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优先位置,国家政策要给予支持。我们建好了以后,还要建立一个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管护的长效机制。”

魏后凯认为,农业、农村的振兴光靠基础设施投资是不够的,还应该重点提高农村居民收入。他表示,“这次疫情对我们农民增收影响较大,加大了农村居民稳定增收减贫的难度。一定要采取多方面的措施,稳定增加农民收入,刺激农村产业发展,建立一个农民稳定增收的长效机制。”

魏后凯指出,增加农民收入可以从三方面来入手。

第一,我们可以稳定农民工就业,扩大就地、就近的就业机会,增加农民工就业的收入。可以增加公益性的岗位,如保洁员、护路员、生态护林员等等。对带动农村就业较多的经营主体,可以给予财政的奖励。

第二,要鼓励农业农村创新创业,大力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比如这一次我们的电商助农,我们的智慧农业,这里面就发展潜力很大,而且也是我们下一步农业转型的一个大的方向。

第三,就是要复制和促进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根据这一次我们在疫情期间的网上调查,这次疫情对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这些新型的主体影响更大。所以,国家应该采取更多的政策,加大支持力度,来支持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比如财政补贴、减免税费;比如在信贷、担保、保险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魏后凯认为,“从长远发展来看,农村产业的发展应该是我们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的一个关键。我们应该通过产业发展,来构建一个现代化的乡村产业体系,来构建一个有利于农民稳定增收减贫的长效机制。”

以下为发言实录:

魏后凯:我想今天要讲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正确看待和高度重视新冠肺炎疫情对农业农村的影响,要把稳投资、促增长、促增收作为关键和突破口。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冠疫情对农业农村的影响不如工业和城市,也就是说对农业的影响没有对工业的大,对农村的影响没有对城市的大。

从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我们第一产业的增加值下降了3.2%,下降的幅度应该是三个产业里最低的。大家知道二产下降了9.6%,三产下降了5.2%。从第一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来看,去年第一季度一产对GDP增长的贡献是1.8%,今年提高到了2.0%,还增加了0.2个百分点,这也可以看出(疫情)对农业的影响比工业、比服务业要小一点。

从一季度农林牧渔的增加值来看,下降了2.8%,但是工业下降了8.5%。当然我们也知道,新冠疫情对农业农村农民的影响,在各个领域是不同的,具有差异性。

根据我们的研究,疫情对鲜活的农产品的销售,对农业生产质量的供应,对农民工的就业,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非农产业如旅游休闲产业,这样一些行业影响比较大。

从目前新冠疫情对三农的影响来看,我想一定要重视两点。

第一点就是要稳投资,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我们农业投资下降的幅度较大。稳投资,刺激农业农村的投资,对下一步农业农村的发展尤为重要。从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农林牧渔业投资下降了12.1%,其中下降比较大的一个是农业,整体下降了20.7%,渔业投资下降了38.6%,也就是说我们农业的投资,种植业的投资,比全国的投资下降的幅度要高4.6个百分点,我们渔业的投资下降幅度比全国平均水平要高了22.5个百分点。所以我觉得,你要恢复促进我们农业农村的发展,首先就是要稳投资。

我想可以利用这一次国家刺激投资,大规模搞新基建这么一种机会,对农业农村的基础设施更予优先(的政策)。从重点领域来看,比如说我们的农业基础设施领域,比如说高标准的农电水电设施的更新,标准化的养鸡场等等这些农牧业的设施,我觉得国家要给予高度的重视。再一个就是从农村的公共服务设施来看,公共卫生的服务,农村的综合应急能力等等,我觉得要引起高度的重视。从信息化的设施来看,比如说我们农业的大数据的平台,我们智慧农业、智慧农村的建设也应该引起高度的重视。从人均环境来看,我们现在农村村内的道路,地下的管网,垃圾污水的处理,尤其是我们农村的地下管网,现在几乎所有的村庄几乎都没有地下的管网,我们80%的村庄没有进行污水的处理。所以我觉得这么一些设施,应该列入到我们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优先的位置。当然对这些方面,国家政策要给予支持。同时我们建好了以后,还要建立一个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管护的长效机制。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就是首先要稳投资。

第二个方面,我想就是要促增收,从这次疫情来看,对我们农民增收影响较大,加大了我们农村居民急需稳定增收减贫的难度。从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了3.9%,农村居民下降的幅度更大,实际下降了4.7%。主要是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是我们农村的工资性收入在下降,名义收入一季度下降0.6%;还有一个就是农民的经营净收入下降幅度更大,名义下降了1.1%,但财产性收入一季度增加了1.5%。

我想,一定要采取多方面的措施,稳定增加农民的收入,刺激农村产业的发展,来建立一个农民稳定增收的长效机制。(增加农民收入)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入手。

第一,就是我们可以稳定农民工的就业,扩大我们就地就近的就业机会,增加我们农民工就业的收入。我们可以增加公益性的岗位,比如保洁员、护路员、生态护林员等等。对带动农村就业比较多的经营主体,我们可以给予财政的奖励,这是第一点,稳定就业。

第二,要鼓励农业农村创新创业,大力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比如说这一次我们的电商助农,我们的智慧农业,这里面就发展潜力很大,而且也是我们下一步农业转型的一个大的方向。

第三,就是要复制和促进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根据这一次我们在疫情期间的网上调查,这次疫情对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这些新型的主体影响更大。所以国家应该采取更多的政策,加大政策支持的力度,来支持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比如财政补贴、减免税费,比如在信贷、担保、保险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从长远发展来看,我觉得农村产业的发展,应该是我们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的一个关键。通过产业发展,来构建一个现代化的乡村产业体系,来构建一个有利于农民稳定增收减贫的长效机制。

今天谈的就是这两点,一个要稳投资,第二个是要促增收,增收我觉得很重要。

专题:《董明珠北大教授论战:中国制造到底强不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