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如何突围?民企融资难怎么办?董明珠、郭广昌、宋志平独家解读
财经

中国制造如何突围?民企融资难怎么办?董明珠、郭广昌、宋志平独家解读

凤凰网财经讯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为期7天的“超级财经周”里,嘉宾们观点犀利,金句频出。

5月13日,“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迎来闭幕。

对于不少企业来说,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不确定因素增多,企业面临不少困难与挑战。连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都说,格力一季度比预期少卖300亿元。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提供的数据称,沪深两市的3850家上市公司,一季度收入下滑了7.9%,净利润下滑了63%。

疫情之下,中国企业要如何突围?在新的发展阶段,企业家们需要什么?逆全球化思潮下,外资企业会大量逃出中国吗?中国企业家们要如何因势导利、调整战略?

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表示,中小微企业背后是亿万计的普通劳动者,如果不救中小微企业,那最后引发的蝴蝶效应不仅仅是经济问题,甚至会演变为民生问题、政治问题。

提及政府对企业的扶持政策,董明珠认为,相比给钱,建立公平竞争的环境,是政府最大的支持。

提及逆全球化和外资撤出问题,郭广昌指出,不能因为某些政治家拿这次疫情作为借口,让世界出现撕裂,让全球化倒退。郭广昌还相信,外资撤出中国市场的成本会很高,他认为市场的力量会重新修复有了裂痕的全球化。

疫情冲击波:一季度上市公司利润下滑63% 格力比预期损失300亿

“格力一季度比预期少卖300亿元,这个数字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损失30亿元利润,再加上给员工工资20亿元,也就是格力损失50多亿元。”在与凤凰网财经、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连线的《危机对话》环节,董明珠先给格力算了一笔账,来说疫情对制造业的冲击。

根据此前格力电器(000651.SZ)的业绩预告,格力电器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几近腰斩,净利润也同比下降70%~77%。作为网红企业家,董明珠在4月24日贡献了自己的直播首秀,给格力带货。

格力只是受到冲击的上市公司代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表示,沪深两市的3850家上市公司,一季度受疫情的影响,收入下滑了7.9%,净利润下滑了63%。但根据宋志平了解到的情况,不少上市公司4月份经营开始恢复,5月份经营情况良好,表现出很强的韧性。

谈及疫情为企业带来重大影响,进而也影响就业和工薪问题。董明珠表示,即使格力再困难也不会裁员。“如果实在不行哪怕工资每个人少拿一点也不能裁员——在当下这种情况下,找工作更难”,董明珠表示,“年轻人没有工作了怎么办?工资减少怎么办?特别是很多人还有房子的按揭贷款”。

董明珠还表示,格力今年不仅不会裁员,而且至少还要招聘 5000 名以上的优秀毕业生。因为企业的技术研发不能断层,技术研发绝不能止步不前。

但郭广昌说一份最新的报告让他焦虑。该份报告预期,2020年,全年贸易损失将达到3.5万亿美元,破产公司的数量将上升两成,估计全球平均失业率将达到9.4%。

因此郭广昌呼吁政府加大扶持中小微企业的力度。“中小微企业的背后是亿万计的普通劳动者,如果不救中小微企业,那最后引发的蝴蝶效应不仅仅是经济问题,甚至会演变为民生问题、政治问题。”

郭广昌再提民企融资难 董明珠:环境比钱重要

中小微企业中很多是民营企业,让郭广昌焦虑的另外一份报告是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

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1日,国企与民企新发行公司债分别是31406亿元与2368亿元,前者国有是后者民营的13倍之多。从净增融资规模来看,国企公司债净增23353亿元,且单月净增规模持续正增长。而同期民企的公司债合计净增是-1660亿元,且仅有三个月份录得正增长,其余月份都在萎缩。在银行授信方面,国企合计授信175万亿元,民企合计额度仅仅是19万亿,是前者的十分之一。即使在今年三月份的疫情期间,国企共发行402只合计3174亿元的疫情防控债,而民企仅获发行73只合计388亿元,这让净融资规模本就在萎缩的民企在资金链上更加捉襟见肘。

郭广昌说,民营企业的融资难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虽然中央不断出台政策以扶植民营企业,但是在一些地方,“返费”、“以贷转存”和“烂企业背债”等变相给民企增加融资成本等方式层出不穷。

与郭广昌呼吁政府支持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不太一样的是,董明珠和姚洋在对话环节对于融资支持有不一样的见解。董明珠直言,政府提供良好的营商竞争环境,比给钱重要。她说有不少企业拿政府补贴的钱去进行恶性竞争,或者进行违法犯法的事情。

“不是说我的企业不需要钱,我企业也需要钱,但不能总说靠政府给你钱,一定要自食其力。”在董明珠看来,企业运营中出现资金困难时,政府应当协调渡过短期资金短缺问题,但是企业一定要能够延伸、转化成动力,否则就只是一剂“一撤就没”的营养针。

姚洋也表示,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政府“挑选胜者“,总体而言是一个不好的做法。需要让企业在市场里头摸爬滚打,发现优势、精益求精,才能走得更稳。

但董明珠强调,政府需要建立公平竞争的环境。事实上,郭广昌认为民营企业融资难的根本也是在融资环境中存在缺乏“公平竞争”的问题。

“民营企业真的不行、效率低吗?”郭广昌提出了这个思考,而他指出实际情况是,民企与国企的融资同资质不同评级,同评级不同利率,国企的主体评级总体较民企更高,因此也导致其综合融资成本较民企更低。

郭广昌指出,相似资质的国企与民企发行人的评级也存在扭曲,通过整理AAA级国企后十名与AA+民企的前十名在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数据可以看出,后者的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好于前者,甚至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是评级上却差出了一个档次,且部分国企虽然资质比民企更差,反而能承担着比这些民企更低的融资成本。

“如此巨大的差距绝非经营效率所能解释,更多的是来自国企背后的隐性刚兑预期所带来的不对称融资环境。”因此,国企的隐性刚兑预期如不能打破,监管机构对各类变相提升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的打压力度不能进一步渗透与加强,则仍然难以为民营企业建立公平竞争的融资环境。

危机是改革的好时机。宋志平指出,企业也应该趁此改革,“国有企业的改革方向是市场化,民企的改革方向是治理规范化”。

市场的力量会重新修复有了裂痕的全球化

疫情带来的社会裂痕,让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继续抬头,“逆全球化”的思潮崛起。

“不能因为某些政治家拿这次疫情作为借口,让世界出现撕裂,让全球化倒退。”郭广昌认为,市场的力量会重新修复有了裂痕的全球化。

针对很多人担心的疫情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把供应链都搬回本国的问题,郭广昌表示,虽然目前国外这种声音很大,但是真正像他这样的企业工作者都很抠,都要一分钱、一分钱地算成本。

“所以,如果明知道把工厂搬离中国会造成成本的极大上升,企业是不会搬的。即使是政府下令强制执行,那对企业造成的伤害会很大,最终企业家不愿意这么做,政府也不会让企业这么做。“郭广昌说到。

郭广昌以苹果举例,虽然川普一直希望把苹果手机制造搬回美国,但是一直没有成功,因为苹果CEO以前负责供应链管理,他花费数年时间才对iPhone手机的供应链进行了重新设计,要调整这样的供应链非常难。

“如果没有全球化,很多人生活要比现在更糟糕,社会不会进步,科技不会进步,甚至如果因为逆全球化,可能会导致全球大萧条,很多人连温饱和生存都会成为问题。“郭广昌认为,企业需要向政府和大众传达逆全球化的风险。

“随着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企业对外贸易依存度较大,我们需要进行一些战略上的思考。”宋志平在演讲中提到,

中国企业要怎么做?宋志平表示,要因势利导,一方面要继续巩固中国在全球制造中心的地位,可能要调整产品战略,比如加大中端、中高端产品制造的量和水平,同时减少中低端、低端产品,不能再用过去那种“大进大出、两头在外”的战略了。另一方面,要研究全球布局,要由“产品走出去”变成“企业走出去”。

“过去老讲中国是世界的工厂,将来世界各地都有我们中国的工厂。”宋志平说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