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控股竞拍上位控股股东  “白衣骑士”能否助天龙光电摆脱危局?

大有控股竞拍上位控股股东 “白衣骑士”能否助天龙光电摆脱危局?

2020年05月14日 18:31:5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靳水平 每经编辑:卢九安

图片来源:摄图网

大有控股最终拿下了天龙光电(300029,SZ)的控制权。

5月14日,天龙光电公告称,根据法院裁定,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持有的2000万股天龙光电股份(占总股本10%),归买受人大有控股所有,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曾被外界誉为“中国光伏设备第一品牌”的天龙光电,近年来深陷困局。从2012年开始,陷入卖资产保壳的“怪圈”。后续,随着大有控股的入主,如何助力上市公司脱困,或许是摆在其面前的首要难题。

竞买上位为控股股东

此次权益变动,系大有控股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取得天龙光电10%股份。

今年3月底,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天龙光电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持有的公司2000万股进行了司法拍卖。最终,大有控股在3月28日以最高价竞得,成交价为1.15亿元。

此次变动前,大有控股持有天龙光电559.85万股,占天龙光电总股本比例为2.8%。位列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通过竞拍,大有控股持股数量增加至2559.85万股,持股占比增加至12.8%。

最终,天龙光电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大有控股,大有控股成为天龙光电控股股东。由于大有控股无实际控制人,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陈华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常州诺亚的司法拍卖源起于一宗担保案。

2014年8月,天龙光电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与中国建设银行九江市分行签订的《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以2000万股公司股票为借款人旭阳雷迪于2011年8月30日至2016年8月29日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授信业务提供担保。

后来,旭阳雷迪停产,建行九江分行向人民法院起诉借款人旭阳雷迪、担保人九江沿江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常州诺亚。常州诺亚无力还债,因此所持天龙光电股份被司法拍卖。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次大有控股竞拍成功前,常州诺亚所持的2000万股天龙光电股票,还曾在今年2月一度遭遇流拍。当时的起拍价为人民币1.168亿元,保证金为人民币1168万元。

但或许是因为常州诺亚和天龙光电面临的经营困境,首次拍卖无人接盘。最终,由大有控股充当“白衣骑士”,以低于首次拍卖起拍价200万元的价格拿下该部分股权。

能否挽救“危局”?

天龙光电近来的经营处境实在是“不容乐观”。

除了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股权遭拍卖,天龙光电还面临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业绩亏损,子公司失控,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生产线停滞等一系列“困局”。

天龙光电报告显示,公司在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元、-7549.93万元,而在2020年一季度,公司业绩依旧未能得到扭转,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为-308.49万元。连续两年亏损,让天龙光电深陷暂停上市危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龙光电于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但上市以来的天龙光电,一度麻烦缠身。由于公司在2012年、2013年连续亏损,公司火速易主,借助资本运作才实现扭亏和保壳。

但好景不长。公司后续再度陷入亏损和保壳的怪圈。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表示,天龙光电亏损,主要还是企业自身存在问题,产品单一是造成高库存和亏损的主因,而新产品的研发对业绩的贡献又十分有限。

根据天龙光电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现金流情况亦十分堪忧。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35.5万元,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63.7万元。

天龙光电在年报中坦言,公司自2018年12月以来停产停工,2019年全年没有恢复生产,融资重组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公司年度业绩亏损。事实上,伴随着公司设备制造生产线持续停产停工,天龙光电生产经营陷入绝境,资金紧张,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也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屋后偏逢连夜雨”,不仅自身经营出现严重困难。天龙光电旗下子公司上海杰姆斯电子材料有限公司资产及经营场地被封,无法持续经营。上海杰姆斯在财务资料提供以及年报审计方面不能进行配合,已处于失控状态。

诸多麻烦缠身,接盘天龙光电控制权后,充当“白衣骑士”的大有控股能否挽救天龙光电危局,助力上市公司脱困,还有待后续观察。

今日,受午间天龙光电易主消息提振,公司股价午间开盘一度触及涨停。截至收盘,公司股价报收5.69元/股,涨幅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