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园林“群龙无首”  投资者担心被举牌

杭州园林“群龙无首” 投资者担心被举牌

2020年05月15日 17:30:13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未来 北京报道

杭州园林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园林”)即将面临“群龙无首”的局面。

从5月6日起,由杭州园林五大股东组成的一致行动人协议解散,导致杭州园林没有控股股东,也没有实际控制人,其前6大股东分别持股比例均在5%-10%之间,谁也不能形成绝对控制。

对此,杭州园林方面表示:“公司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治理结构和内控制度,拥有稳定的管理团队,无实际控制人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和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一致行动人协议到期

杭州园林于2001年由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许多股东都是此前事业单位时的管理人员,比如现任董事长吕明华曾任杭州园林设计院计经室主任,持股6.5%,现任董事何韦曾任杭州市园林建设处主任,持股7.75%,现任副总裁葛荣曾任杭州园林设计院设计师。持股比例均为6.5%的周为和刘克章此前也都是杭州园林设计研究院的设计师、工程师。

以上5位就是杭州园林一致行动人的主角,他们于2011年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五人一致同意作为杭州园林的共同控制人,商定在有关公司经营重大事项的决策方面,必须达成一致意见。这项协议被认为是“为保障杭州园林将来的长期稳定发展,确保杭州园林控制权的持久稳定性”。

5人虽然分别持股比例不高,但加在一起有33.50%之多,而其他任何股东的持股比例都不超过10%,因此这5人便对杭州园林实现了实际控制。

该协议有效期自杭州园林公开发行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止。

2017年5月5日,杭州园林在深交所上市,也就是说,上述协议的有效期到2020年5月5日到期,5人商量不再续签,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

于是,第一大股东变成了持股比例为9%的杭州园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来的实际控制人何韦、吕明华、周为、刘克章、葛荣分列其次。形成了没有任何股东持股比例超过10%的局面,而且6大股东分别持股比例均在5%-10%之间,谁也不能形成绝对控制。

对此,杭州园林方面列出四大不存在:“公司不存在单一股东或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达到50%以上的情形;不存在单一股东或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可支配的股份表决权超过30%的情形;不存在单一股东或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实际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能够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的情形;亦不存在单一股东或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依其可实际支配的公司股份表决权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形。”

高层震荡,没有当家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来了深交所的质询,要求其解释无实控人的原因和合理性。

杭州园林方面表示,上述5名股东无法再形成共同控制,是因为周为、刘克章的健康原因,导致其已不适合作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并没有其他的利益安排。

《华夏时报》记者从杭州园林处获悉,2019年底,公司高层发生了较大变动,原任董事长何韦改任董事,原任董事、总裁的吕明华仍任总裁,升任董事长,葛荣职位未变,周为和刘克章都退出了董事会。

杭州园林解释称,周为和刘克章都是因为个人身体原因,难以负担作为公司决策层的工作压力,因此退出了董事会,也因此不适合作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群龙无首”的局面会不会导致经营的动荡?杭州园林方面表示并不用担心,“公司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治理结构和内控制度,拥有稳定的管理团队,无实际控制人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和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自2017年上市以来,杭州园林经营还算稳健,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逐年上升的态势。2017-2019年,杭州园林营业收入分别为1.84亿元、5.23亿元、8.2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472.48万元、5232.14万元、6670.59万元。

其主攻方向已经从园林设计转向工程总承包,承接了博鳌大农业国家公园一期工程项目、博鳌通道景观升工程总承包、和博鳌滨海大道绿化升工程项目总承包等设计、施工一体化业务。相比而言,工程总承包业务涵盖面更广,订单规模更大,对业绩的拉升也更快。

上市三年来,杭州园林每年都派发股息,2017年每10股派发0.8元,2018年每10股派发1元,2019年每10股派发1.05元。

不过,有投资者却对此表示颇为担心,“没有当家人,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比如哪几个股东再联合,或者来一个‘野蛮人’举牌,甚至我们散户联合起来,都可能夺走公司的控制权。”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