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动力电池座次更替:日韩再占上风“宁德时代们”如何站稳脚跟

全球动力电池座次更替:日韩再占上风“宁德时代们”如何站稳脚跟

2020年05月15日 21:45:07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玉金 北京报道

“狼又回来了”,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在与国外动力电池直面交锋,长期霸榜第一的宁德时代2020年一季度市场份额落后于LG化学、松下,退居全球第三,同在中国第一梯队的比亚迪也落到了第六、第二梯队的国轩高科也仅拿到第九的位置、而风电巨头远景作为后来者通过收购日产旗下AESC动力电池却挤入了前五。

与新能源汽车发展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动力电池行业技术迭代快,中日韩动力电池企业交战下,新的变革正在上演。不过,中国的动力电池企业对于这场变革充满信心。“从短期来看,因疫情原因,国内车市在Q1受到一定的影响,一季度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份额发生变化,但从长远来看,中国始终是全球新能源汽车最大的市场,欧洲也在政策的刺激下也会保持较好的增长势头。”远景AESC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座次更替

韩国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LG化学、松下及宁德时代分别以27.1%、25.7%和17.4%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动力电池供应商中前三名;而在2019年一季度,宁德时代以23.4%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全球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市场份额第一把交椅易主,引起诸多猜想。

2013年开始,三星SDI、松下、LG化学、SKI等纷纷在中国建厂,但此后受制于国家补贴政策的限制,外资电池在国内装车没有补贴,导致外资电池始终未能进入主流市场。在过去数年间,通过政策保护,中国动力电池产业提速发展,抢占了市场份额。此间,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涌现,并在2018年6月11日成功登陆深交所。

市场份额第一位置被抢同时,宁德时代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90.31亿元,同比下降9.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2亿元,同比下降29.14%。

对于座次被抢,接下来的二季度动力电池装机量能否实现同比增长,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在近日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二季度公司动力电池装机量取决于客户需求,公司正通过开展产业协作、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合理控制费用等积极措施,降低疫情和市场波动对公司的影响。由于疫情爆发人们对环境保护意识大幅提升,对新能源产业发展反而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除了宁德时代外,比亚迪的位置也从第三变为了第六,国轩高科仅获得了第九的位置。国轩高科2019年营收为49.59亿元,同比降低3.28%,归母净利润0.51亿元,同比降低91.17%,而细看财报,国轩高科前三季度业绩还算平稳,但在第四季度选择了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损失。与此同时,今年一季度,国轩高科也交出了并不理想的成绩单。

“因公司部分新业务的收入确认与审计会计师的意见存在一定差异,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遵循会计师意见对部分收入进行调整,并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损失。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及重要子公司复工时间有所延迟,审计机构人员派遣存在一定难度,公司年度报告涉及的各项审计工作及编制工作完成时间比原计划滞后。因此,在与审计会计师的收入确认问题上的沟通及疫情影响情况下,资产减值损失计提时间在年报中进行了披露。”国轩高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中国动力电池前三甲表现欠佳之下,远景AESC 2020年第一季度的装机量却难得的增长。

上述远景AESC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国际化公司,当前远景AESC出货量主要在海外,2019年共完成大约4.3GWh,预计2020年出货量还将提升20-30%。”该人士还表示,远景AESC目前已经获得日产、三菱、雅马哈、康明斯等车企订单。海内外主流客户高度认可远景AESC的产品技术与国际化产能,相关合作已进入深度谈判阶段, 但因为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具体客户名字,之后会联合车企一起对外公布。

头部企业战事正酣

受疫情影响,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在第一季度的成绩单并非全部靓丽,但也倒逼企业重新梳理自身的发展战略,在中日韩动力电池企业“狼又回来了”时能有站住脚的实力。

丢失“三连冠”头衔的宁德时代正在“四面受敌”,从国内看,曾多年稳坐全球充电电池生产商老大的比亚迪与宁德时代早已是针尖对麦芒。

曾错失三元锂电池良机“落后”的比亚迪,在2020年将推出磷酸铁锂“刀片电池”,据了解,比亚迪“刀片电池”采用CTP成组方式,在技术加持下,磷酸铁锂的体积比能量密度提升了50%,体积比能量密度基本接近三元811体积比能量密度的水平;基于磷酸铁锂技术的刀片电池安全性保障更加突出,与此同时,续航里程已经几乎可以比肩三元锂电池。

比亚迪的“刀片电池”被视为与宁德时代竞争的利器。对此,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近日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刀片电池是我们2016年量产的CTP结构创新概念中的一种,我们已经选择并量产CTP结构创新里最优的几种,比如CTP-0、CTP-1、CTP-2。“电池安全和电池滥用测试是两回事,但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曾毓群还呛声。

此后比亚迪高管李云飞深夜发博,“不服?! 那也来扎一下吧”,可见中国动力电池新旧老大的交战还将持续。日韩的动力电池企业带来的压力也在袭来。面对低价的实力派日韩电池企业,宁德时代将如何迎战更为关键。

“在国际市场,对汽车行业而言,从和客户联合开发产品A、B、C样到量产一般经历36-48个月不等,而客户一般而言在第二样品阶段时开始定点,很多项目的定点竞争已结束,我们已经和松下、三星、LG在国际市场定点的争夺里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曾毓群认为。

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还表示,公司产品的安全可靠性、产品质量稳定性处于行业领先水平,成本上具有日韩等竞争者不具有的规模采购、本地化供应优势。能量密度、充电速度、循环寿命等指标与日韩竞争对手相比具有竞争力,总体具有较高的性价比优势;公司将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技术突破、产业链协同、挖掘潜能、降本增效等方式,充分发挥市场龙头优势保持公司盈利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二梯队变局

当疫情加速行业洗牌之时,能挤进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都引来关注。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风电巨头远景2018年8月宣布收购日产旗下AESC动力电池。

当年11月,远景与无锡市政府签约并宣布,将于2019年初在无锡投资建设世界最先进的811三元锂电池生产线。

《华夏时报》记者从远景AESC方面获悉,远景AESC正在中国无锡建设第四个生产和研发基地,该项目共有三期规划,拟建总年产能达20GWh。目前工厂建设正在顺利进行,预计年中可以完成初期建设。远景AESC无锡工厂全部完工投产后,预计每年可为全球超过40万辆新能源汽车提供高能量密度、高耐久性、高性价比的动力电池。

在被问及磷酸铁锂热度重燃且车企开始提及电池“去钴化”是否会影响到公司布局的NCM811发展时,上述远景AESC相关负责人表示,“远景AESC已经按照客户要求完成多个产品系列的开发,包括高能量密度(811)以及高电压低钴体系、快充等产品平台。”

尽管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国轩高科的业绩并不理想,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早在1月18日,国轩高科与柳州市人民政府、柳东新区管委会签订项目投资协议,合肥国轩与上汽通用五菱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国轩高科将在柳东新区投资建设10GWh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向上汽通用五菱多车型平台提供适配的动力电池系统。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柳州项目处于项目前期的规划设计阶段,相关土地规划、厂房及产线设计等都在如期推进中。

“我们认为随着疫情影响逐渐减弱,新能源汽车市场和生产有望迎来恢复。公司产能建设是基于公司对行业长期发展的判断进行的产业布局,不会因疫情短期影响发生重大变动。同时,近期包括延长新能源汽车补贴、取消限购、部分地方政府恢复地方补贴等政策的出台,为新能源汽车提供了更好的长期外部发展环境,有望持续带动市场对动力电池产品的需求。”上述国轩高科相关负责人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因“磷酸铁锂”回潮,国轩高科坚持“做精铁锂,做强三元,做大储能”的产品路线。

上述国轩高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三元和磷酸铁锂两种电池在技术优势和产业应用等方面,二者各有千秋。三元锂电池优势在于能量密度和抗低温两个方面;磷酸铁锂电池的优势主要是三个方面,安全性高、循环寿命长、制造成本低,因为磷酸铁锂电池没有贵重金属,因而生产成本较低,反观三元锂电池则因为采用钴金属,钴金属70%储量在非洲刚果金,资源局限性大,这让其进口价格一路飙涨。“公司还通过改进电池包结构设计和成组工艺,磷酸铁锂电池系统能量密度已实现160Wh/kg,目前该款产品已经产业化推进。”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之外,国轩高科还积极开拓储能、船舶动力、低速车市场等领域应用,业务体系及模式由电池到电能逐步转化。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