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硅谷”地带 天府新区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先行区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硅谷”地带 天府新区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先行区

2020年05月17日 22:38:2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2020年成都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最近受到关注的“天府新区”“中国西部(成都)科学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等热门关键词被频频提及。

报告指出,“发挥国家级新区的引领带动作用,建好高质量发展示范区”,“规划建设中国西部(成都)科学城, 争创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筹建天府国家实验室, 加快建设航空航天、脑科学、精准医学、国盾融合创新中心等重大创新平台。建成成都超算中心, 支持中科院成都科学研究中心启动运行, 推进成都国家现代农业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天府新区正加快提升基础创新能力,在全市发展格局中的重要地位和重要作用日益显现。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我们看到,旧金山南面的狭窄地带,是世界知名的硅谷地带。同样,成都以南,拥有成都科学城的天府新区,也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硅谷”地带。

天府新区拥有同“硅谷”类似的比较优势——凝聚高端经济要素,流量经济、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新产业已占据了经济结构的较大比重。

更重要的是,天府新区拥有类似“硅谷”的新发展理念,以公园城市为核心的高质量发展路径。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互相牵引,新的经济增长动能逐渐形成。

吸引行业“独角兽”新经济集群形成

拐角处的人行道,行人、电瓶车、共享单车、汽车、公交车交织在一起,各自沿着既定的轨迹移动。城市某处常见的街角场景如此复杂,但人工智能的高超技术可以标注出每一个人的坐标。云从科技,第一个同时承担国家发改委人工智能基础平台、应用平台,工信部芯片平台等国家重大项目建设任务的人工智能科技企业。这一头人工智能“独角兽”跨越300余公里,从重庆来到成都,从孕育它的两江新区走到天府新区。它在天府新区吸引产业资本融资,吸纳高端人才,开展人工智能多场景应用研发。

某种意义说,云从科技是科技潮流的先行者。当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上升至国家战略后,两地会有更多的云从科技涌现,牵引出一条超越想象力的科技链条。

流量经济是新经济六大形态之一,四川千行你我科技有限公司是该领域的后进者。

“我们公司到天府新区,注册资金也就千万元左右。但经过几年发展,基本上资产翻了很多倍。”省政协委员、四川千行你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毛力用一组量化数据形容了公司的变化,初创孵化到成长仅用了五年时间。

云从科技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四川千行你我科技有限公司所处的流量经济,新经济势力已经潜移默化地改变天府新区经济结构,更高质量、更优要素、更大动能。

然而,天府新区的新经济势力不只有这些。

兴隆湖畔的新经济产业园,A股网络安全公司启明星辰将研发中心选在了这里,进行智慧城市安全运营;人工智能基础算法研究独角兽商汤科技也来了;两大百亿项目——新希望全球控股总部及天府数字经济产业园、中国企业家小镇项目落户天府新区,数字经济袭来;与融创中国、峨影集团合作,影视会展交流等高端产业集群缓缓形成。

科大讯飞、知乎、海康威视、金瑞麒、赫尔墨斯、紫光集团、安谋中国、中科曙光、易冲无线、烽火通信、中国联通……越来越多新经济个体加入天府新区,涓涓细流汇流成河,再集聚成海。

于是,新的市场和产业集群形成,诞生最有活力的经济体。成渝两地“右手牵左手”,互补的生产要素及比较优势已经注定了各个区块的产能功能定位。聚力推动产业功能圈加速提能,天府新区自然是最科技的那个崽。

科技要素推动了天府新区经济增长。2019年,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两位数增长。今年一季度,地区生产总值保持正增长。

天府新区将抢抓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战略机遇,强化国家级新区使命担当,聚焦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先行区,打造未来城市样板。

汇聚“高精尖”做科技力量的孵化地

人类科技史迭代的最宝贵经验是不进则退。苹果代替诺基亚,数码相机代替柯达胶卷,大象变蚂蚁,新经济有变成旧经济的危机。如果仅注重新兴商业模式或者低门槛的应用创新,要么处于没有议价能力的下游,要么与产业一同死去。

天府新区能跨过这一科技周期定律吗?五年前,天府新区已回答——“能”,底气则是成都科学城。2015年以来,中科院成都科学研究中心、航天科工集团旗下多个院所、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北航成都创新研究院……纷至沓来。

事实证明,这是天府新区和成都在五年前的深谋远虑,它已思考新经济产业链中的最大价值,以及“护城河”优势。全国最顶尖高校和科研机构入驻,最前沿科技的研发投入剑指“卡脖子”的高精尖技术。这是重组更高端要素的稀缺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加强基础研究的科教融合,这才是创新策源地和科研主阵地应有之义。

云从科技集团副总裁王仲勋巧妙地用“含新量”一词来形容天府新区,“天府新区科技企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新区发挥鹿溪智谷‘公园城市示范引领性工程’吸附效应,集成布局了中科院成都科学研究中心、超算中心、华为鲲鹏等多个科技创新重大项目,为公园城市城市发展方式不断注入‘含新量’,更加完善的科技产业链聚集,极大助力科技企业在当地更加高质量深耕和发展。”

5年时间里,成都科学城引进了一批高精尖项目,包含核工业、航空航天、仿生材料等科研领域。

围湖四周布局独角兽岛、兴隆湖产业园、凤栖湿地产业园、鹿溪智谷科学中心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基地等5大产业社区,从地理空间和产业布局上看,兴隆湖周边形成了以科学城为核心的环湖产业带。

对天府新区和高校科研机构,“总部+基地”“研发+基地”模式是共赢机制。孵化期的科研机构研发出最新的科技成果,产业链的商业运用反哺科研机构的壮大,久而久之,这一模式就形成推动科技成果转化运用的正反馈链条。这一符合经济逻辑的运营模式构成竞争优势之一,吸引更多的科研机构、院校入驻孵化。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成功引进高层次团队32个、汇聚优秀人才300余名,成功孵化易冲半导体、昆仑智汇等一大批高科技企业。

“研究院研发出来的部分产品和技术已经在天府新区得到了应用,包括兴隆湖周边的环境监测和物联网通讯手段的应用,未来也会有更多能源相关的成果直接应用在天府新区的发展过程中。”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刘毅副院长说,因天府新区正处于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定位高,理念新,相信天府新区会有更多更好的政策和措施吸引其他高校院所落地。

更重要的是,这种科研势力并非孤立的单点布局,它更多站在新经济产业链的“一盘棋”格局考虑。成都超算中心在成都科学城鹿溪智谷核心区内,算力对人工智能、算法、大数据是庞大需求。它可以是用以购买的商品,也可以是一种新经济领域的公共品。若是公共品,这将极大减少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交易费用,令各方受益。

云从科技集团副总裁王仲勋颇有感慨:“超算为我们人工智能企业提供了急需的算力资源。同时,随着天府新区科技企业逐步增多和产业链逐步完善,我们能在这里找到更多的生态伙伴,为我们智能化产品和方案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产业生态发展基础。”

科技实力叠加,天府新区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中被抱以厚望。因为成渝地区要打造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需要西部(成都)科学城作为重要支撑,这其中,天府新区扮演着核心角色。

成都提出以西部(成都)科学城建设为引领,统筹推动“一核四区”联动发展的战略布局,它的建设将推动成都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形成动力源。

其中,“一核”是位于天府新区的成都科学城。天府新区将聚焦发挥成都科学城极核牵引作用打造创新发展引擎,着力引聚一流科研院所、创新团队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充分发挥高品质科创空间的承载功能,打造有利于促进基础研究和成果转化的关键支撑,为构建产业生态圈创新生态链聚势赋能。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仅打通创新链、产业链、价值链,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而且还将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行科技创新合作,加快建设“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合作区和国际技术转移中心。

公园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和路径

公园城市,它绝不仅是简单的概念,而是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发展高级形态。这是城市建设模式、城市管理方式、市民生活方式、社会治理方式的全方位变革,依靠创新形成生产、生活、生态的立体格局。

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先行区,内中含义不仅是称呼和文字意义,更是城市理念和格局的先行,打造未来城市样板。

“到2035年,建成具有世界知名度的公园城市,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万亿元,综合实力进入国家级新区前列,成为新时代公园城市典范和国家级新区高质量发展样板”。这是天府新区的目标。

毛力说:“天府新区的公园城市就像硅谷,打造好的环境吸引高科技企业。这是公园城市带动科技的现代城市理念。”

以山水本底的城市组团化布局,城市最核心区域和最生态区域互相交融在一起。500亩水面的兴隆湖,境内11公里锦江生态带,鹿溪河生态区的天然空间……

根据《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公园城市——全域森林化空间布局规划(2019~2035年)》,到2035年,天府新区森林覆盖率达到40%,全面塑造“国际知名、天府特色”的天府森林,形成高品质的公园城市森林生态系统。

天府总部商务区、天府文创城、天府海创园、独角兽岛和川港设计创意产业园等徜徉在森林之中,构成类硅谷似的田园牧歌生活。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互相牵引,智慧城市轮廓已然显现。

这是科技从业者的日常生活,一杯咖啡,一台电脑,兴隆湖边,白鹭飞翔……最终,商业创意和科技创意涌现。

“特别是到成都来出差的员工,他们对天府新区公园城市赞不绝口。科技企业需要创新、创意,大家都愿意到天府新区,到我们四川公司来出差。在这里能够感受到良好优美的山水风光,也能感受到天府新区科技创新蓬勃发展的气息,特别能够激发年轻科创研发人员的活力与创意。”王仲勋说。

这一段亲历者说,它更具象化地说明了天府新区的公园城市理念,这是对生活价值的又一种理解。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所言,唯有劳动与闲暇的有机结合,才能让人“吸取到生命的精髓”,体验到完满人生。

“为引进的研发团队在工作和生活上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能够让人才安心做科研。”刘毅副院长表示。

这也就不难解释天府新区对人才的吸引力。天府新区对人本身以及人才价值的理解,具有超越性的眼光和视野。

“全球国际巨头的总部基地基本上是环境优美、绿树成荫,一般国际知名企业不可能把总部设在市中心和写字楼扎堆地方。”毛力说,天府新区是把公园城市的生态价值考虑在最前面的。

把最优质的生产要素和空间资源安排给科技创新产业,将最优美的公园城市环境提供给科技创新人才。

天府新区是“打造高品质生活宜居地”的“代表作”,成为具备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方能更好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营商环境“硅谷”地带的潜在增长动能

科技企业的成长需要时间,在弱小的孵化期,它对成本弹性高度敏感。除开必要的生产性成本之外,企业还需要承担土地租赁、资本利息、税收等非生产性成本。非生产性成本越低,就越对企业有吸引力,这离不开政府的作用。

“天府新区对于企业的帮助非常大,协助企业对接、完善企业保障,让我们感受到天府新区对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助力作用。天府新区的数字化政务服务非常高效,企业能高质量、高效率地办理各类业务。”王仲勋对此深有感受。

给政策,给资金,这也是毛力的总结。这实际是天府新区朝服务型政务理念的转变,要用最优惠灵活的资源配置政策服务科技创新企业。

天府新区正在实施营商环境建设2.0版,开展国际化营商环境专项整治。比如:税务局打通与人民银行国库专线系统“信息孤岛”,在全省率先实现全域全税种电子退税等;优化完善联系服务重点企业(项目)机制,进一步建立健全对口服务、台账管理、定期调度、协调联动等涉企服务机制;“天府成长贷”“天府惠农贷”“创业担保贷”等专项产品,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

“天府新区支持我们研究院去做国际的技术转移转化和知识产权运营,提供了很好的服务和支持。”刘毅说。

良好的营商环境才能吸引更多优质企业入驻,这才能促成区域经济的开放。毕竟对于天府新区来讲,开放是重要课题。如此方能加快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不断提升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建设内外联动的包容城市。

营商环境改善是为降低企业外部性成本,这已包含共享的价值取向。共享,可统筹好政府、社会、市民三大主体,共同建设活力社区、美丽社区、人文社区,全面提升城市宜业宜商宜居宜游功能品质,建设共建共享的幸福城市。

新经济浪潮席卷市场,天府新区蕴含的潜力巨大,尚有未挖掘的潜在增长力。

“天府新区可以建设创新基础设施,结合先天优势和国家级新区的定位,对开展创新基础设施建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其次是天府新区在规划理念上可以更超前一点,把融合基础设施的思路贯彻到建设中,充分体现融合基础设施的特征。”刘毅说。

“除了给平台、给资金、给政策以外,天府新区还可以给更好的一个成长空间。”毛力表示。

“我理解的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全球化、24小时全天候的一个网络。我觉得把可以天府新区作为一个全球化节点,凝聚起来。”欧科云链行政总裁任煜男表示,成都和天府新区可在全球区块链产业布局拓宽知名度,也有利于打造标志IP。

市政协委员、四川大学城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牛津大学圣艾德蒙学院院士胡昂则表示,以天府新区为引领示范,打造中国内陆“开放新高地”。他建议,积极争取设立(天府)自由贸易港,依托双流机场和天府国际机场的双国际空港以及蓉欧铁路的国际陆港优势,进一步放宽外资准入条件,优化外资营商环境,以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天府新区还可强化利用土地成本优势大量地引进国内优势产业(新一代通信技术、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等)的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形成科技新兴产业的“大脑”;同时积极对接跨国公司和外国政府机构,争取成为中国与国际交流的另一个桥梁和“大本营”。

实际上,天府新区将进一步提升开放高度,打造多维联动的合作场景,聚焦强化与两江新区、成都东部新区及省内市州全方位合作,系统谋划开放平台的梯次共建、开放通道的整合共用、开放资源的互利共享,为全面提升城市开放发展水平聚势赋能,打造内陆开放门户。 文/徐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