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退出 陕国投A再加码 永安财险股权大腾挪

平安银行退出 陕国投A再加码 永安财险股权大腾挪

2020年05月20日 12:45:05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曾因高层内斗备受关注的永安财险,再度迎来股权变动。

5月18日,永安财险发布公告称,股东平安银行拟将所持2.52%股权系数转让给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国投A”)。转让后,平安银行将不再持有永安财险股份,陕国投A持有永安财险14464万股股份,占总股份数4.81%。

想要退出永安财险的小股东并不止平安银行一家,早在2018年,凯撒旅游就欲将其持有的0.75%永安财险股权转让给陕国投A,但至今仍未获批。另一小股东西飞集团在2018年更是两度挂牌,九折“甩卖”其所持有的0.38%永安财险股权,但至今无人问津。

业内人士称,这与永安财险内部的股东争斗和业绩均有关系。永安财险大股东的话语权争夺早已不是新鲜事,如今平安银行与陕国投A的“一退一进”,将对永安财险股东排位产生直接影响,股权变更后,将使永安财险话语权进一步向国资集中。

话语权进一步向国资集中

事实上,平安银行的退出早有端倪。早在2018年7月,陕国投A公告称,“根据战略发展规划,为持续加强金融股权投资布局,提升股权投资收益,受让永安财险的股权。”陕国投A受让凯撒旅游持有的永安财险2260万股股份,占永安财险总股本的0.75%,增持后,持股比例增至5.56%。

但当时,陕国投A仅持有永安财险2.29%股权,加上凯撒旅游0.75%股权,仍有2.52%股权的缺口。从永安财险的股权结构来看,持有2.52%股权的,正是平安银行。

永安财险成立于1996年,注册地为陕西西安,该公司目前有22家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为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20%,亚东杉控实业、复兴工业技术分别持股19.83%、16.18%,为第二、第三大股东,其余19家股东所持股权占比则均低于6%,从0.23%到5.96%不等。

值得一提的是,复星集团通过旗下杉控投资、复星工业、复星产业、翼航船舶等四家企业共计持有永安财险40.68%股份。而陕西延长石油等国资股东共计持有永安财险49.23%股权。

上述两笔股权受让一旦获批,即意味着永安财险的股权将进一步向国资靠拢,国资占比将达到52.5%,话语权也将进一步集中。

股权变动的背后,是永安财险股东之间的话语权争夺,而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2017年12月6日,永安财险召开临时董事会,决定解聘蒋明的总裁事务,蒋明来自第二大股东,曾任复星集团副总裁。

同日,复星系多位高管联名提议罢免董事长陶光强。陶光强则来自第一大股东,曾任陕西延长石油副总经理、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同年12月20日,永安财险官网公告,将蒋明原来的四项职务变更归为陶光强。翌日,复星集团官网发布声明,力挺蒋明,称解聘系年龄原因,并返聘其为集团副总裁。

但当时,业内猜测蒋明被解聘还有其他两种原因:由于经营管理问题需要有人来担责;经营权之争导致核心高管层震动。

根据永安财险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陶光强仍为永安财险董事长,总裁一职则空缺,由该公司副总裁刘雄主持工作。据了解,刘雄曾先后在人保、中再、大地财险任职,其成为临时负责人,是由陶光强举荐。

“永安财险股东内斗,管理层治理较为混乱,这一现象也是导致中小股东拟离队的原因,这些不稳定因素,也给永安财险经营管理、及长期发展造成难题。”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股权争夺往事

本报记者注意到,已有24年经营历史的永安财险,在最初的十年里,股权就错综复杂。1997年,注册资本6.8亿元的永安财险,股东出资额却不足亿元,远未达到《保险法》规定的最低限额。因此宣布被当时的监管部门央行接管。而此次被接管也直接导致监管机构放缓保险牌照的审批。

1998年,在陕西省政府的主导下,数家国企重组了永安财险。但新旧股东之间的利益纠葛也为日后股权之争埋下隐患。2006年,永安财险的三家原始股东,以“过半股权存在较大争议,以及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问题”等理由,要求当时的保监会行政接管永安财险。

2007年,张东武到任该公司董事长时,曾向媒体直言面临诸多挑战,“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偿付能力不足,股权纠纷情况复杂,管理方式粗放,累计亏损严重等。同时,由于资本金严重不足,公司受到监管部门的严厉制裁,对公司各级高管任职资格、业务开展、新机构设立都停止了审批,公司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后,在张东武的带领下,永安财险引入了陕西延长石油等国有企业,以及上海复星集团等民营资本。

在两大实力雄厚的股东加持之下,永安财险的发展进入“快车道”。2007年底,即完成了第一轮增资,注册资本达到16.632亿元。2009年,永安财险即实现了盈利,净利润0.97亿元。2010年,第二轮增资完成,注册资本达到26.632亿元,当年净利润达到2.90亿元。2011年净利润为2.84亿元。

2012年9月,蒋明接任永安财险总裁,其任职期间,即2012-2015年,永安财险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0.80亿元、6.34亿元、8.33亿元。

但2015年是个分水岭。2015年1月,张东武被选举为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然而仅一年后,在2016年2月的一次董事会上,来自第一大股东陕西延长石油的陶光强被选举为董事长。2016年9月,永安财险注册资本变更为30.09亿元。

2017年12月,未到换届的总裁蒋明又突遭解职,永安财险的内斗被推向了前台。“保险公司股东争夺主导权,会影响公司战略定位,影响高管团队稳定性,对公司业绩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可以看到,目前市场上发展稳健的公司,多数是股东稳定、高管团队稳定的公司。”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

的确,高层内斗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2016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开始逐年下滑,分别为6.03亿元、3.01亿元、1.81亿元。不过,2019年该公司净利润有所上升,为2.88亿元。

打击股东违法违规行为将成监管工作重点

因为高层内斗,2019年1月,永安财险收到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罚单披露,永安财险拒绝或妨碍依法监督检查,在已知检查组进场情况下,永安财险依然决定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解聘蒋明的永安财险总裁职务的议案,因此董事长陶光强和蒋明皆缺席了检查会议,影响了检查工作的正常进行。永安财险因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遭罚款30万元,陶光强被处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

控制权争夺对永安财险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据该公司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20年3月26日,永安财险又收到银保监会的《现场检查意见书》,检查发现问题共涉及四个方面:一是股东股权及公司章程方面;二是关联交易方面;三是“三会一层”运作方面;四是治理评估整改及专项自查方面。

对于整改措施以及执行情况,永安财险在报告中披露,一是高度重视公司治理检查问题整改工作,切实提高依法合规意识;二是及时告知相关股东和公司董事、监事;三是成立2019年公司治理检查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四是召开相关会议,研究整改方案;五是落实整改责任部门,明确整改责任人和整改时限;六是制定切实有效的整改措施,确保高质量整改;七是加强责任追究;八是健全相关制度,建立长效机制。

日前,为了解当前机构股东、股权管理存在的问题,银保监会又开展了保险机构股东股权管理情况调研,排查新形势下股东股权风险苗头和隐患。

5月18日,银保监会表示,加强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建设仍然任重道远。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研究制定大股东行为监管指引等制度规范,加快建立股权集中托管、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公开等监管机制。坚持将打击股东违法违规行为作为监管工作重点,持续开展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开展公司治理评估,强化“三会一层”履职监督和问责,进一步严格股东资质审核,优化股东结构,规范股东行为。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