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边”的绿地控股:去年20多亿委贷逾期、反复出现不合理预付

“悬崖边”的绿地控股:去年20多亿委贷逾期、反复出现不合理预付

2020年05月22日 14:45:34
来源:中访网财经

绿地控股(600606)没有想到,今年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圈”。

近日,绿地京津冀事业部营销负责人陈军因涉嫌经济问题与不正当男女关系,在被举报之后“红透”网络,一时之间成为热议的焦点。

尽管不久之后,绿地就发布声明称已与陈军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并对举报中所提及的经济问题进行核查,但围绕这家龙头房企的话题仍在发酵——只不过这一次,公众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绿地突破万亿的负债、下滑的一季度业绩与越做越差的金融业务……

业绩出现下滑

成立于1992年的绿地集团是上海老牌国资房产企业,也因在多个城市建造的地标性建筑而被公众熟知。

客观来说,绿地控股的业绩绝对算得上是国内房企的第一梯队。2019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278.23亿元,同比增长22.79%;归属净利润147.4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9.61%——在这样的体量下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成绩相当不错。

但是细看年报,可以发现在这一业绩中,公司的投资收益与公允价值变动贡献了相当大的比例。

年报披露,2019年度绿地控股实现投资收益高达88.64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2.36亿元,两者合计110.99亿元,占到了当年度归属净利润的75%。而在2018年度,公司的投资收益仅为29.83亿元,与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合占归属净利润的比例仅为24%。

除此之外,绿地控股在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一季报显示,绿地控股今年前三个月实现营业收入795.94亿元,同比下降11.94%;净利润36.64亿元,同比下降16.88%。

同时,公司的经营性活动现金流也大幅恶化,从去年同期21.53亿元的净流入变为了79.91亿元的净流出,降幅471.13%。

委贷大量逾期

在公开信息对绿地集团的介绍中,可以发现公司一度是首家以单房地产主业跻身《财富》世界500强的企业集团。但现在,绿地却做起了金融生意,只是在对风险的把控上远远没有达到该有的水平。

“大金融”是绿地近年来重点布局的产业板块之一,并逐步形成了债权业务、股权业务、资产管理和资本运作齐头并进的业务格局,金融产业也在全年实现了35亿元的利润总额,同比增长40%。

金融产业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飞鱼财经却更关注这其中呈现出的两个特点——一个是金融业务对主业地产的依赖,一个是风险的累计在加速。

以公司发放的贷款及垫款为例,2019年度,绿地大幅压降了个人贷款的占比,余额从9.38亿元降至4.7亿元,与此同时房地产业的贷款余额却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占比从21.89%提升到了31.08%。与此同时,公司次级、可疑、损失三类不良贷款的比重从2018年度的1.42%一跃至4.2%。

此外,绿地控股在近几年还进行了大量的银行委托贷款,收益率普遍在15%左右。但是到了2019年度,这些委托贷款却出现了大量的预期,截止2019年末逾期金额已经达到了20.56亿元。

虽然绿地控股在年报中表示,上述委托贷款大部分设有适当的抵押或担保,如物业抵押、股权质押、实际控制人连带责任担保等,但公司仍旧为此计提了高达4.51亿元的减值准备金额。

“不合理”的预付

在翻阅年报时,飞鱼财经还发现了两个值得关注的地方。

一个是,在绿地控股2019年度预付款项额度前五大客户中,排名第一的路群(上海)实业有限公司居然只是一家注册资本金仅100万元的小微企业。作为“强势”一方的绿地控股,向这家企业预付了高达4.38亿元的款项。

同时,预付款项排名第二的湖北盛房中六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路群(上海)实业拥有同一个法定代表人。也就是说,绿地控股在2019年度向这同一个法定代表人旗下的企业合计预付了5.98亿元。

另一个则是绿地控股在2019年度未办妥产权证书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从上一年度的2.18亿元暴增至65.35亿元。

根据年报披露的信息,这些大额固定资产主要为浦东三甲港上海文化总会项目里三家酒店的商业与娱乐,以及千玺酒店、滨江绿地缤纷城项目。

文|飞鱼资本市场团队

流程编辑|丁之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