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博士计提减值超过57亿,这家曾经的“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光环不再

鹏博士计提减值超过57亿,这家曾经的“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光环不再

2020年05月23日 15:29:34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2019年鹏博士净利润为-57.5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610.74%。这次业绩变脸,主要系宽带业务失速,至 商誉减值所致。鹏博士如今已经决定从宽带业务中抽身,但却又将其最有价值的数据中心甩卖了,这是为何?

5月19日,鹏博士的财务数据显示,其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60.5亿元,同比下降11.81%;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57.5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610.74%。在去年同期,鹏博士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81亿元。从多年盈利到巨额亏损,鹏博士的“异常”着实令一众投资者措手不及。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鹏博士表示,2019年度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9.99亿元,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30.7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等4.17亿元。而互联网接入业务收入下滑,是至其商誉减值的主要原因。我们知道,鹏博士是国内“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曾经凭借收购长城宽带股权,成功转型为互联网接入服务、数据中心业务以及相关的互联网增值服务,且使其盈利能力突飞猛进。

可惜,鹏博士虽然抓住了宽带运营的风口,却没能站稳,如今已然被移动、联通、电信挤下台。实际上,鹏博士的公司经营或早就存在问题,以数据中心为代表的新基建已成为新风口的背景下,鹏博士却在此当口转让了旗下数据中心的全部资产(数据可能是他未来最有价值的资产)。

曾在收购长城宽带中尝到甜头的鹏博士,此后多年一直热衷于并购,而且是现金车轮并购,埋下了风险的种子。自鹏博士展开并购战略以来,其持续“买买买”让公司的商誉资产出现了急速攀升,随着此前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不达标,商誉出现大幅减值不可避免,而长城宽带只是其中之一。——甩卖数据中心核心资产或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期的约50亿的巨额债务。

//

计提减值后,抽离宽带业务

//

鹏博士业绩暴雷并非没有迹象。

今年3月10日,鹏博士抛出一份大额募资方案。公司拟向4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3亿股公司股份,募集资金总计24.62亿元,将用于偿债。根据鹏博士过往公告来看,公司控股方股权质押高企,似乎有一定的资金压力。

鹏博士的资金压力和此前收购的长城宽带业绩跳水,以及公司还大手笔投资基金有关。年报显示,2016年—2019年,鹏博士的营收从88亿元缩水至60.5亿元,净利润从7.59亿元降至-57.78亿元。鹏博士的主营宽带业务无法带来足够的现金流,但却仍要面对巨额的投资支出和固定成本,公司只有举债前行。

2019年8月,鹏博士突然宣布与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将公司在北京地区的家庭宽带用户约125万,政企宽带移机互联网专线用户约2.2万户归属权转让给北京联通,北京联通以上述用户5年收益权微基础,在合作期间拟以20亿元分期向公司支付转让费用——这意味着鹏博士准备从宽带业务中抽身。

曾经“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光环傍身的鹏博士,何以至此?

//

曾经的光环

//

鹏博士的前身是工益股份,主营业务是特钢冶炼,后在2002年经历重组后更名为鹏博士。2007年5月,鹏博士收购北京电信通电信工程有限公司后,业务切换至互联网增值服务领域。2010年4月,鹏博士宣布竞购长城宽带50%的股权和转让方对长宽2.8亿元的债权,但由于原股东中信网络突然出手,行使了优先购买权,鹏博士功败垂成。

但鹏博士并未忘却长城宽带,2011年11月17日,中信网络委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50%股权及48405.41595 万元债权交易公告,虽然50%股权对价6亿元,比一年多之前翻了近一倍,但也算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长城宽带。此后2012年4月,鹏博士再次以7.5亿元的对价从中信网络手中拿下了长城宽带剩余的50%股权。至此,鹏博士主营业务转为互联网接入服务、数据中心业务以及相关的互联网增值服务。

这笔收购令鹏博士光环傍身—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第三大宽带运营商(当时前两名是电信和联通,彼时移动还未进军宽带市场)、全国最早的IDC(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营厂商之一,拥有当时亚洲最大IDC机房。宽带业务在当时是一个现金牛,彼时宽带业务是刚需,1-2年的宽带预付款直接可计入当年营收。在2013年-2017年,通过低价策略,长城宽带抢占了不少市场,一度成为全网最大的民营运营商。

2012年—2016年,上市公司互联网接入的营收规模从16亿增至74.67亿元。这四年,长城宽带的净利润分别为2.91亿元、4.15亿元、3.25亿元和2.85亿元,占当期公司整体净利润的67.3%、77.78%、45.2%和38.47%。这四年是鹏博士业绩最靓丽的阶段。

//

宽带业务失速

//

但危机在慢慢逼近,2015年起,政策层面不断强调提速降费,牌照的放开导致增值电信业企业迅速增加。而鹏博士纵然经历了数年的黄金发展期,但却仍无法撼动宽带的市场根据,电信运营商占据着市场主导地位。

从2017年开始,长城宽带开始走下坡路。尤其是2018年以来,因一级运营商响应“提速降费”的要求掀起了价格战,中移动也加入了争夺宽带市场。中移动的强大资金支持(免费送策略)和执行力(到县一级的渠道队伍),电信、联通都没法挡住持续客户流失的局面,更何况一个民企。

本身电信领域是个重资产、高投资和折旧快的行业,后期的维护成本也很高,这使得二级运营商鹏博士在经营上压力骤增。在提速降费之下,长城宽带的低价优势不复存在,网速更是常年被用户吐槽。不过,鹏博士曾于2017年推出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48亿元,用于基础网络投资——宽带网络提速升级项目,或是深知无法与其他一线运营商竞争存量宽带用户,该预案却在证监会通过后被股东大会否决了。实际上,鹏博士心已不在宽带业务了。

//

投资带来大额商誉

//

自此,鹏博士的业绩出现明显下滑,由2017年7.4亿元净利润直线下滑至2018年的3.77亿元,接近腰斩。

鹏博士并非没有二手准备,自长城宽带后鹏博士近几年尤为热衷投资,开展了一系列现金并购,包括大麦盒子(机顶盒)、摄像头、电视、云会议、云教育、安全领域、人工智能、海外市场、区块链等等。但大量的投资,难言成功,在公司的并购战略下,鹏博士的商誉急剧攀升,由2012年末的4.73亿元上升至2017年末的21.6亿元,成为一颗暗雷。长城宽带原是鹏博士的现金奶牛,在互联网接入收入好的时候还可以维持其投资业务。

但在宽带业务急剧下降后,鹏博士便需要举债维持投资战略。

(来源:choice)

其中,2017年,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2000万元与关联方共同设立北京基石创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还以不超过1.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5亿元)自筹资金认购EXIMIOUS CAPITAL LP的有限合伙人份额。

近年来,鹏博士开始拓展海外光纤、宽带市场。2017年11月,鹏博士香港子公司以现金9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0亿元)收购了PLD Holdings Limited(下称“PLD”)93%的股权。当时预计于2018年年底建成投产,预计2018年可实现销售收入约1.15亿美元,2019年及以后每年新增收入约7000万美元。但这条与美国谷歌合建了从美国洛杉矶到香港的海底光缆股权,但至今迟迟未开通。

面对市场的变化,鹏博士曾表示要开展“走出去战略”,建成世界一流的全球数据中心集群。为了配合海外业务,当时还推出了百亿元融资方案,以支持其海外扩张计划。其中,包括定增募资60亿元和通过鹏博士香港投资控股发海外债5亿美元。不过,定增被证监会否决,而鹏博士提供担保的5亿元债券,将于今年6年到期。

//

甩卖核心资产

//

新战略下,2018年鹏博士开启了数据中心业务,该部分业务虽然体量当年仅为13.54亿元,但毛利率却高达49.03%。鹏博士显然想要尝试转型数据。但其业务如数据中心的运营受到公司重资产的拖累,受互联网接入业务的影响,鹏博士的大额固定资产折旧成为制约鹏博士转型的因素之一。

重压之下,鹏博士决定从宽带业务抽身。不过,颇令人不解的是,鹏博士将旗下几乎最有价值的数据中心卖了。2020年4月,鹏博士发布公告称,拟作价23亿元,转让旗下数据中心的全部资产,并与受让方签订数据中心委托运营协议,继续负责运营数据中心的运营工作。

上至国家战略,中至巨头企业动作,下至客户的广泛应用,数据中心的绝对市场价值已经是明牌,鹏博士此举无异于断臂求生。其背后债务压顶下,鹏博士显然无法投入足够的资金来运营。

近几年鹏博士负债一直处于高位水平。

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85%、69.53%和94.84%,主要是因为公司所属行业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较大,公司银行贷款、公司债券等借款规模较高所致。

而据披露的信息,鹏博士目前有17鹏博债、18鹏博债两只债券在存续期内,总余额20亿元,近期相继将进入回售。据发行人公告,18鹏博债的回售金额接近10亿元,即几乎全部持有人都发起回售。而股权质押问题也是压在鹏博士头顶上的另一根要命“稻草”。根据choice,目前上市公司大股东深圳鹏博实业集团几乎全部股权已质押。